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42节 小因子耍赖皮

第142节 小因子耍赖皮

第二天一早,刚四点半,邹婶就出门了。

白洛因这一宿都睡得不踏实,大门一响,他立刻就醒了,两只脚露在外面,被窝里也不暖和,索性就起床了。

白洛因到小吃店的时候,邹婶已经忙乎上了,店里只有零星几个顾客,几乎都是学生。

“因子,这么早就起床了?”

白洛因点点头,要了两份早餐,要打包带走。

邹婶笑呵呵的,“今儿换你来买了?”

“我昨天不是在家住的么,离这近,就势给顾海带一份,省得他再往这跑了。”

邹婶微微一愣,“对了,我都给忘了,你怎么大半夜的跑回来了?”

白洛因接过早点,尴尬地笑了笑,“有点儿想家了。”

“你啊……”邹婶笑笑着没再多问。

白洛因看了下表,才五点十分,这会儿赶回去,顾海应该还没出门呢。

顾海依旧是那个点儿醒过来的,已经形成习惯了,虽然白洛因不在,顾海还是得早点儿出门,给白洛因买一份早餐,直接给他带到学校去。

结果,顾海还没来得及换鞋,门铃就响了。

这么早会是谁呢?

打开门一看,竟然是白洛因,站在门口,提着两份早餐,风尘仆仆的。

“你……”顾海一时愣怔住。

白洛因没说什么,直接进了屋,还是这个小窝更暖和啊!

这是白洛因第一次给顾海买早餐,顾海心里的感动自然不用说,看着白洛因一个劲地在那搓手,忍不住上前搂住了他,温热的大手覆盖上白洛因的脸颊,心疼的目光灼视着他,“昨晚上是不是一宿没睡啊?”

白洛因都不敢和顾海对视,人果然不能说瞎话,心虚的滋味不好受啊!

“没有,睡了一会儿。”

“你肯定没睡。”顾海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关切,“你要是睡了,肯定不会这么早起。”

我求求你了,你骂我两句得了……白洛因脸上平静如水,内心波涛汹涌。

顾海还在顾自抒发着感情,“委屈你了。”

白洛因心里这叫一个纠结啊,为了尽快结束顾海这没完没了的心疼和关爱,他只好说自己饿了,想快点儿吃早饭。

路上,顾海问:“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白洛因知道顾海肯定会问,所以昨天晚上已经想好了一个理由。

“我二伯有一个闺女一个儿子,昨天呢,他闺女和男朋友分手了,自个躲在屋里不出来,怎么叫门都叫不开。后来我二伯把门踹开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堂姐喝耗子药自杀了,脸都紫了,我二伯赶紧把我爸给叫过去了,我爸打电话和我说了这事,让我也过去,怕万一真有啥事,我就见不到我堂姐最后一面了。”

顾海浓眉拧起,又问:“那现在呢,情况怎么样了?”

“救是救过来了,还在那寻死觅活的呢!我二伯觉得这事特丢人,要不是当时怕我堂姐没命了,他说什么都不会给我爸打电话的。他这人特好面子,我堂姐住院,他都不乐意进病房瞅一眼,就一个人蹲在外面抽烟。”

顾海暂时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你姐也够想不开的,为了一个男的,至于么?”

“我也这么觉得,我二伯当时就说了,让她死,她不是不想活了么?那就让她死吧,就当没这个闺女,后来是我爸强行把我姐送到医院去的。”白洛因说的和真的似的。

顾海拍拍白洛因的肩膀,“甭往心里去,反正你们两家平时交往也不多,你对这堂姐也没多深的感情。”

白洛因叹了口气,“我是怕我爷爷奶奶着急,我姐好歹也是他们孙女啊!”

“那你今天不用回去了吧?”这才是顾海最关心的。

白洛因迟疑了一下,挺发愁地说:“这个……还得看情况吧。”

下午上自习课,顾海一边写作业一边走神,昨天晚上本来准备得挺充分了,结果没做成,觉得挺可惜的。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再把之前看过的内容复习一遍,以免有什么地方疏漏了,到时候弄得不愉快。

白洛因的耳朵异常敏锐,顾海拿起手机,他的那根神经瞬间就绷紧了。

放学,白洛因转过身看着顾海,“我还得回家一趟。”

“不是都脱离危险了么?”

白洛因挺为难的表情,“我爸中午打电话过来,说我姐已经被接回家了,可到家还接着闹,身边不能没有人。”

顾海有点儿不耐烦了,“他们家的事,你跟着操什么心?她闹就让她闹去呗,她有爸有妈有弟弟,怎么也轮不到你去看着吧?”

“我二伯和我姐置气呢,嘴上说不管,心里头指不定怎么着急呢,不然他不会总打电话过来。婶每天早出晚归的,还得伺候一个小的,我爸也得上班啊,他老是不回来,我奶奶也得怀疑啊…”

“那你不用上学啊?”顾海反问。

白洛因垮着脸,故意装可怜。

“我也不是总去啊,我和我爸,我二妈轮班倒,今儿头一天,我还是去看看吧。”

顾海沉着脸没说话。

白洛因提着一包,一副着急的表情,“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一溜烟没影了。

能躲一天是一天吧!

回到家,白洛因把孟通天叫了过来。

“记住,这几天乖一点儿,听见没?”

“怎么了?”孟通天绷着一张小脸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蹲下身,一脸正色地朝孟通天说:“咱家出事了,你妈和我爸这两天正着急呢,你别给他们添乱,表现好点儿听见没?”

孟通天一副不解的表情,“我妈挺高兴的啊!今儿她还答应我,我这次考试要是考好了,就带我去欢乐谷玩呢。”

“就知道玩!”白洛因拍了孟通天的脑袋一下,“你妈那是装的,她能在你面前叫苦么?跟你说你也不懂啊!”

孟通天撇撇嘴没说话。

白洛因又警告了一句,“总之你给我记住了,咱家出事了,最近老实点儿!”

站起身,白洛因长出了一口气,撒谎真是个力气活儿,从他骗顾海第一句开始,就注定万劫不复了,祈祷在这个招数被拆穿之前,能想出下一步该怎么走。

晚上睡觉,白洛因特意多盖了一床被子,可被窝还是凉的,无论怎么翻滚,脚丫子都像冰一样。这个时候,他突然有点儿想顾海了,想他那条温热的大不停地在被窝里蹭啊蹭的,虽然有点儿烦人,可毕竟能让他暖和啊!

正想着,顾海的短信发过来了。

“因子宝贝儿啊,好想抱着你睡啊,好想亲亲摸摸啊。”

一身鸡皮疙瘩……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条。

“我真后悔啊,要知道你这几天都不回家,前阵子说什么都和你一起睡了。”

“因子,是不是因为我前段时间冷落了你,你才故意想出这么一个招儿来整我啊?”

“宝贝儿,我睡了,你也早点儿睡,记得多盖点儿。”

白洛因放下手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真是有得必有失啊!

第三天,白洛因实在受不了那个凉被窝儿,跟着顾海回家了。

吃过晚饭,白洛因一直坐在书桌前写作业,本来一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作业,他故意拖了三个小时。做完作业洗了澡,已经十点多了,正好可以上床睡觉了。

刚钻进被窝,就被一股暖意包裹,白洛因舒服得眯起眼睛。

顾海微微扬起一个嘴角,手伸到白洛因的腰上,缓缓地向前摸索着前进。很快,小腹被一阵阵的摩擦蹭出异样的热度,他的手转而下移,嘴里发出温热而短促的喘息声。

“因子。”亲昵而魅惑的声音缭绕在白洛因的耳畔。

一股危险信号直逼白洛因的大脑,熟悉的痛楚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他猛地拽住顾海的手,尽管头脑异常清醒,声音仍要伪装得模糊不清。

“前两天真是把我累死了,特想好好睡一觉。”

顾海用舌头去蹭白洛因的耳垂,“那就让我给你放松放松吧。”

白洛因突然翻过身,猛地抱住顾海,手臂箍得紧紧的,像是捆活猪一样的把顾海绑在怀里,丝毫不能动弹,然后在用疲倦慵懒的声音蛊惑他,“大海,我真的特困,你让我好好睡一觉成么?”

然后眼睛就闭上了,脑袋垂到顾海的肩窝。

顾海滞楞了片刻,较着劲的手只好松弛下来,放到白洛因的肩膀上,抱着他一起睡。

其后的几天,白洛因真像那么回事似的,轮到他的“班”,他就回家睡一宿,故意把自己折腾得很累,第二天回到顾海那,扎进被窝就睡。若是顾海有什么表示,肯定会发生如上的一幕:我太困了,我太累了,你体谅体谅我吧……

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