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40节 脸皮厚的顾某

第140节 脸皮厚的顾某

俩人禁欲三天,小黄瓜和小菊花都恢复了正常使用功能,与此同时假期也宣布结束,好日子没了,又加入到了起早贪黑的队伍中去。

一大早,顾海开车出门,买好早点回来,白洛因还在被窝里扎着。

“我说,宝贝儿,醒醒了,醒醒了。”

顾海用手拍了拍白洛因的脸。

白洛因嗯了数声,就是睁不开眼,任凭顾海怎么甜言蜜语地召唤,脑袋都无力地垂着,只要顾海的手一松开,身体马上就倒回床上。

这可怎么办?顾海有点儿发愁了。

硬是把他折腾醒,实在下不去手……

就在他想辙的工夫,白洛因又睡着了,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顾海心里不由得咒骂,万恶的教育制度,摧残身体、扼杀灵魂的玩意儿,瞅瞅你们把我媳妇儿给困的!想罢轻轻扶起白洛因,把衣服一件一件地往他身上套,等穿到袜子的时候,却被白洛因踢了一脚。

顾海恼了,“我给你买早饭、伺候你穿衣服,你丫还踢我?真是把你惯坏了!”

说完这句话,用拳头狠狠顶了白洛因的脚踝一下,白洛因直接给疼醒了。

烦闷地穿上鞋,烦闷地洗脸刷牙,烦闷地吃着早餐、烦闷地出了门……

两个人是跑着去学校的,一路上白洛因一句话都不说,一直耷拉个脸。

顾海忍不住问了句,“我给你买早餐,给你穿衣服,挨了你一脚,你还委屈了是吧?”

“没有。”

“那你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呢?”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我烦不是因为你,我就是不想上学。”

小孩儿似的……顾海笑着捏了白洛因的脸一下。

刚到学校门口,白洛因就瞧见了尤其,尤其是住校生,昨天下午就返校了,这会儿正从宿舍往教室走。虽然天还没亮,学生成群结队地从眼前走过,白洛因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尤其,没办法,太熟悉他走路的姿势和造作的气质了。

“尤其!”白洛因喊了一声。

尤其停住了脚步,朝校门口这边看了一眼。

白洛因加紧脚步走了过去。

顾海跟在后面,心里冷哼一声,天这么黑都能认出来,眼神儿够好的啊!

尤其看到白洛因,冷酷的脸上终于露出几分笑意。

“好长时间没见了啊,想我了没?”

白洛因用胳膊肘戳了尤其的肚子一下,很哥们儿的语气回道:“想了,能不想么?”

“别扯了,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条短信,你一条都没回。”

白洛因干笑两声,“你知道,我最烦发短信了。”

尤其盯着白洛因看了好一会儿,挺纳闷地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瘦了?人家过年不都是长肉么?你怎么越过越瘦啊?”

“有么?”白洛因自己没感觉到。

尤其捏了捏白洛因的胳膊,好像又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下巴是尖了。

两个人在前面你一言我一语地寒暄着,完全忽视了后面这位,其实尤其也想和顾海聊几句,关键是每次还没开口,就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敌对气场。

早自习,各科课代表就开始收作业。

白洛因和顾海就把班主任罗晓瑜的英语作业写完了,其余的都是半不的交上去了。

下了第一节课,尤其又转过头,继续和白洛因聊之前没聊完的话题。

顾海把白洛因的书包拿过来,掏出他的手机,无聊地翻看着他的短信息。

除了石慧的信息,其余的几乎都没删,但是也很少打开,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这么懒,你说你不乐意回复也就算了,你总要打开看两眼吧,他偏不,心情好的时候直接看个名字,心情不好的时候手机就是个摆设。

在这一点上,顾海很有自豪感,他给白洛因发的信息,白洛因几乎每条都看,每条都回。咱不指望他整天腻着你,对你百依百顺,只要能有一点儿区别对待,顾海就很满足了。

终于翻到了尤其给白洛因发的那些信息。

其实无非就是些祝福短信,过年的那段时间发的,还有一些闲聊的问候语,每条短信不超过十个字,内容都很正常。

只有一条短信,带着那么点儿温情。

“因子,有点儿想你了呢!”

有点儿想他了?……顾海咂摸着这句话,别有深意地瞟了尤其一眼。

语文老师长着一张三角脸,圆鼓鼓的腮帮子对着讲台下的每个学生。

“我只留了一篇作文,结果还有两名同学没有完成作业。”

底下的学生东张西望,都在猜测这两个人是谁。

语文老师又发话了,“别让我念出你们的名字,如果你们有点儿自觉性,就拿着课本,主动去教室外面站着。”

白洛因和顾海双双起立,甚有默契地走到了教室外面。

楼道里空无一人,可以听到很多个班老师的讲课声音,混杂在一起,有男有女,有高有低,抑扬顿挫,断断续续……

很多年以后,那些在记忆里刻板教条的声音,突然变得如此美好。

顾海就那么看着白洛因,定定地看着,时间不知不觉就溜走了,好像比待在教室里更容易熬过去。白洛因即使眼睛看着前面,也能感受到顾海在盯着自己,心里毛毛的,扭头黑了顾海一眼,把头转过去,过了一会儿还能感觉到顾海的注视,又给了一记警告性的眼神。

顾海暗忖,你这哪是瞪我呢,分明就是勾搭我呢!

白洛因往旁边挪了一大步,顾海也跟着挪了过去,寸步不离。

快到下课的时候,白洛因忍不住问了句,“你老看我干嘛?”

“你长得好看。”

白洛因一副“你很无聊”的表情把头转了过去。

没想到,顾海又把手伸过来了,直接摸到了小因子。

“这还疼么?”

白洛因的脸噌的烧了起来,猛地打掉顾海的手,怒道:“疼你大爷!”

这一声,估计整个楼层所有上课的班都听见了,白洛因自个都意识到声儿有点儿大了,说完了恨不得把嘴缝上,可惜收不回来了。

语文老师慢悠悠地走出来,脸上盖了一层冰霜。

“这楼道里还容不下你们俩是吧?去,旗杆底下站着去,麻利儿的!”

两个悲催的家伙,身体刚恢复,就去瑟瑟的寒风中感受乍暖还寒的折磨去了。顾海怕白洛因被吹感冒了,把外套脱了要给白洛因披上,白洛因死活不要。顾海往白洛因身边挪了挪,和他贴得特别紧,然后拉住他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没人看得到,也不怕被人看到,只是单纯地觉得,能在这手拉手地罚站都是一件美事儿。

老天爷成全了顾海这一心愿,其后的每节课,老师都要求没完成作业的学生去外面站着,除了罗晓瑜没有这样做,可他们偏偏就完成了她的作业。

下午放学,两个人才带着一身冰碴子回了教室。

收拾完东西,刚要走,被尤其叫住了。

“给你,我妈亲手做的,拿回去过一遍油就能吃了,这也算我们天津的特产呢!”递给白洛因一个纸袋,已经被油浸湿了。

白洛因光是拿着就闻到一股香味儿,顿时面露喜色,拍了尤其的肩膀一下。

“够意思啊!”

顾海在一旁不冷不热地来了句,“你有点儿出息行不行?人家给的东西就那么好吃么?”

“起码比你做的好吃多了。”

顾海牙都绿了。

白洛因转过头,乐呵呵地看着尤其,“代我谢谢阿姨啊!”

“你要是觉得好吃,改天去我们家啊,让我妈给你做现成的。”

白洛因想都没想就回了句,“成!”

回到家,顾海去厨房煮面条,白洛因想起书包里还有尤其给他带来的好吃的,就把那一袋豆香斋牛肉香圈递给顾海,叮嘱他,“记得炸一下。”

说完自己去卧室写作业。

顾海眯缝着眼睛,嫉恶如仇地盯着手里的香圈,恨不得现在就撇到垃圾桶里。

结果他还是没那么做,因为他也饿了,而且他发现这东西确实香。

于是,倒了半桶油放到锅里,油温够了就把牛肉香圈放了进去。

炸着炸着,香味儿飘到鼻子里,顾海忍不住了,自己先捞出来几个尝了尝。

等白洛因被香味儿勾得跑进厨房的时候,已经看不见那些牛肉香圈了。

“诶,尤其给我的那袋好吃的哪去了?”

顾海指指盘子上那些被炸得焦黑又扭曲的东西,说道:“这就是啊!”

“你……你炸过头了吧?”白洛因一脸心疼的表情,“我怎么记得那香圈开始是黄色的啊!”

“别赖我,开始就是黑的。”

白洛因不信,尝了一口,已经有点儿苦了,还带着淡淡的糊味儿,总之吃着不如闻着好。

顾海瞧笑话一样地看着白洛因,问道:“味道怎么样?”

白洛因还是一副无法相信的表情,“我刚才明明闻着特香啊,怎么吃着不是那么回事了呢?”

顾海恬不知耻地回道:“你肯定闻错了,那香味儿是从我煮的面条里飘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