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38节 首长前来慰问

第138节 首长前来慰问

到底谁去开?

两个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全没动。

白洛因刚抹完药,裤子还没穿上,顾海负伤在身,走路像是在受刑。

最后,顾海咬牙挺起上身,“我去吧。”

白洛因按住顾海,“我去,你好好躺着,别动弹。”

“你丫是不是存心要让他们看我笑话?”顾海竖起眉毛,眼神中满是戒备。

白洛因无奈了,“现在我和你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我要是和他们说了实话,岂不是把自个也搭进去了?用你那残破的菊花好好想一想!”

“你……”顾海恨恨地用被子把自己武装了起来。

白洛因扶着腰,表情隐忍地朝门口挪,一小步一小步的,门铃不知道响了多少遍,他才走到门口。深吸了两口气,猛地挺直了腰板,一脸轻松的表情开了门。

“来了?”

周似虎挺惊讶,猛地拍了白洛因的肩膀一下,差点儿把他拍到地上。

“哈哈哈……因子,你在这啊?”

李烁也挺纳闷,前几天顾大少还不允许他们提起这个人呢,怎么这么快又住到一块了?

“大海呢?”李烁问。

白洛因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卧室呢。”

“不会还没起床呢吧?”

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卧室走,白洛因故意走在后面,等他们把目光转过去,就赶紧弓下腰,呲牙咧嘴好不痛苦。等他们侧头或者回头,白洛因又立刻把腰板挺直,装作一副若无事情的样子。

“大海,你丫够懒的,都几点了还不起?”

李烁说说笑笑的,猛地朝顾海的屁股上给了一下子。

顾海脖子上青筋爆出,嘴里发出艰难的呼吸声,幸好有被子挡着,不然想装都装不下去。

白洛因在一旁笑得特痛苦。

过了好一阵,顾海都没反应,周似虎朝白洛因问:“大海这是怎么了?”

白洛因只能胡扯,“他有一只脚崴了。”

“脚崴了?”李烁一副轻描淡写的表情,“不至于吧?大海以前手臂骨折了都没反应,还和我们一块打球呢,脚崴了还用躺着?”

“就是啊!”周似虎走上前,掀开被窝,拽起顾海的一条腿,大声问:“是这只脚么?”

这么一拽,两条腿之间的最大间隙起码有二尺来长,可以想象顾海所遭受的痛苦。

“不是这只脚?那是这只?”

说罢又抻起另一条腿。

撕裂般的疼痛让顾海忍不住怒吼出声,“你丫的别拽了!”

白洛因在一旁站着,既心疼又想笑,但又觉得这会儿笑太没良心了,于是干脆忍着,忍到最后牙根儿都酸了。

李烁和周似虎见顾海不像是装的,立刻开始蹲在旁边嘘寒问暖。

“大海啊,你平时挺皮实的,怎么崴个脚还闹得这么血活啊?”

“是啊,前阵子不是还冬泳呢么?锻炼那么长时间,怎么越锻炼越怂了?”

“你到底哪只脚崴了啊?我刚才捏了半天,没发现哪个脚腕肿了啊!”

“大海啊,你能不能转过来啊?你脚崴了,也不至于趴着和我们说话吧?”

“对对对,你坐起来,趴着待着不累疼么?”

顾海阴森的面孔转向旁边聒噪的两个人,幽幽地回了一个字,“滚!”

李烁压根没把顾海这话放在心里,推推周似虎,“你扶大海一把,让他坐起来,他脚丫子疼,吃不上劲儿。”

周似虎作势就要上前。

顾海怒喝一声,“都给我滚远点儿,谁敢碰我一下试试!”

这俩人僵了僵,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顾海好像真发火了,难道他膈应咱俩碰他?

“要不这样吧……”李烁一副体谅的表情,“因子,你把大海扶起来。”

白洛因正在旁边瞧热闹呢,听到这话,整个人都石化了。

“怎么了?”周似虎推了白洛因一把,“麻利儿的啊!他就乐意让你碰。”

这一推,差点儿把白洛因推一个跟头。

“非要让他坐起来啊?”白洛因表情窘迫。

“那当然了,我们瞅他这么趴着忒费劲!”

这要是放在平时,白洛因很可能不搭理他这茬,该干嘛干嘛去了,关键是现在他心虚啊!人越是心虚越要强,越怕别人看出猫腻儿来,所以只能打碎的牙往肚子里咽,越是艰难的任务,越要拼尽全力去完成。

老爷们儿就是苦啊!这要是个小丫头,哭哭啼啼也就混过去了。

白洛因走到顾海身边,顾海扭头看着他,白洛因多希望顾海也骂他一句,然后他掉头走人,这屋就没他什么事了。可顾海刚才看见他笑了,这会儿趴得特老实,白洛因要把他扶起来,他没有一丁点儿不乐意,瞧这样还等着白洛因扶呢。

你够狠……白洛因用口型朝顾海比划了一句。

顾海假装没看见,故意放松身子,把全部力量都依附在白洛因的胳膊上。

行,你丫故意整我是吧?那我就把你扶起来,我倒要看看,是我扶你一把难受,还是你坐在床上更难受!

李烁和周似虎在旁边看着,越看越纳闷,扶个人而已,至于这么费劲么?墨迹了好长时间才动手不说,这过程也太艰难了吧?白洛因把两条胳膊插到顾海的臂弯,弓着腰不停地运气,一寸一寸地往上面提,顾海起初是不配合的,但后面发现自己也难受,于是不得不配合。两个人像是两头田间耕作的老黄牛,一个劲地在那呼哧乱喘,到最后脸都憋紫了。

“我觉得,大海病得不轻。”李烁凑到周似虎耳边说。

周似虎表示赞同,“弄不好是粉碎性骨折了。”

“那他怎么不去医院?”

“你忘了,他有病就喜欢扛着,从小就那样。”

顾海终于坐起来了!!

白洛因如释重负地直起腰,偷偷擦了擦额头的汗,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李烁和周似虎。

“那个,我们先走了!”

白洛因,“……”

顾海瞪着猩红的双眼看着李烁和周似虎,“不是要我坐起来和你们聊天么?”

“我们瞅你也不太方便,改天吧。”

顾海要不是行动不便,这会儿早就窜下床,一个人狂扇二百个大耳刮子了,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

中午,白洛因叫了两份外卖。

一份特素,看着就寡淡;一份特荤,看着就大补。

顾海闻着旁边飘过来的肉香味儿,再看看自个碗里的菠菜粥,忍不住开口问道:“我就吃这些了?”

白洛因嘴边沾着油光回了句,“你别吃油腻的,容易上火。”

那你就别在我面前吃啊,这不是故意馋我么!顾海心里挺不平衡的,“你当初有伤在身的时候,我可是陪着你输了四天的液,什么都没沾。”

“我不能学你。”白洛因用牙齿撕下一大块肉,大口大口嚼着,“你已经垮了,我不能再把自己整垮了,到时候谁来照顾你啊!”

多么美丽的一个借口。

顾海都快笑哭了。

白洛因看到顾海碗里的东西一点儿都没动,问:“你不想吃啊?”

顾海没说话。

白洛因把顾海手里的碗抢了过来,又拿起一旁的勺子,盛了一勺,送到顾海的嘴边。

顾海目光带笑地看着白洛因,故意问:“您这是要干什么?”

白洛因冷冷地瞥了顾海一眼,淡淡说道:“张嘴。”

顾海乖乖地张嘴,入口的清粥立刻变成了珍馐美味。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喂得正起劲儿,突然传来一阵叩门声。

白洛因转过头,看到两道魁梧的身影立在门口。

一边是顾威霆那张不怒自威的面孔,另一边是身着正装、不苟言笑的警卫员。

手里的粥差点儿扣在床单上。

刚才去门口取外卖的时候,忘了关门了……

四个人僵持了一下,最后还是警卫员笑着先开口,“可以进来么?”

顾海淡淡说道:“进来吧。”

顾威霆先走了进来,表情严肃,但是目光是关切的,警卫员走在后面,脸上一直带着柔和的微笑。

“小海,首长听说你病了,专门赶回来看你的。”

顾海,白洛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