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36节 因子成功反击

第136节 因子成功反击

开学日期临近,两个人猫在家里正式不出门了,每天对着厚厚的几叠卷子发愁。答案很恶心,只给了一个最终结果,老师扬言一定会看过程的。

两个人分工,一人做一半。

白花花的卷子铺得满床都是,旁边有两个崭新的书桌,自买回来之后拢共没用过三次,大部分作业时间都在床上腻歪。

白洛因趴在床上,手背支着下巴,一边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一边打哈欠,哈喇子都快滴到纸上了。

顾海瞅了他一眼,心疼地说:“你要困了就睡吧,剩下的这几张都归我写。”

白洛因摇了摇头,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趴过来。”

“干嘛?”顾海扭头看向白洛因。

白洛因不耐烦,“让你趴过来你就趴过来。”

顾海带着疑惑的目光,按照白洛因的要求趴了过去。

结果,白洛因把头枕在了顾海的屁股上。

敢情是拿我屁股当枕头,顾海似笑非笑地看了白洛因一眼,瞧见他那一副舒坦的模样,忍不住问:“那不是有枕头么……你怎么不躺枕头上?”

“枕头不是没你的屁股软乎么。”白洛因说着说着自己乐了起来。

“你瞧你那傻样儿……”顾海宠溺地回头看着白洛因,看他躺在自己身上,认真做题的模样,心里痒痒的,还挠不到。

过了一会儿,白洛因感觉到旁边某个人注意力不集中了,凌厉的目光扫过去,警告了一句,“赶紧干正事。”

顾海把头转过去没一会儿,又转了回来,“我这么趴着有点儿累了。”

白洛因很体谅的把自己的脑袋挪开了。

顾海清了清嗓子,厚着脸皮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刚才你在我身上躺了半天,这会儿是不是该轮到我躺你屁股上了?”

“不给躺。”白洛因断然回绝。

“凭啥不给躺?”顾海炸毛了,“我都让你躺了,你凭啥不给我躺?”

“你给我躺那是你乐意的。”

顾海顾自运了两口气,浓黑的眸子里突然冒出两簇暗红色的火焰,一点点地向外蔓延。他的手在床单上轻轻敲了几下,猛地一顿,如同一只野虎朝白洛因扑了过去。

白洛因立刻用防狼的眼神把自己武装了起来,冷语警告道:“顾海,你丫最好安分一点儿,咱俩没多少时间了,你这一闹,指不定又得折腾到几点。”

顾海就三个字,“我乐意。”

说完就亲了上去,舔耳朵,揉捻胸口,解裤子,动作一气呵成……等两条笔直的长腿露出来的时候,那腿间的小裤衩已经撑起个小山丘了。

顾海发现了,白洛因就是典型的闷骚男,嘴硬身子软,每次都装得正经人似的,结果一旦弄几下,感觉来得比谁都快。

一个多月没碰小因子了,顾海着实有点儿想,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耐心温柔地亲吻着,舌头将白色的内裤弄湿,隐隐约约透出来的色泽让顾海喉咙发紧,他用嘴自上而下地勾勒着它的形状,直到翘起的软头已经在内裤边缘若隐若现。

白洛因很舒服也很急迫,总是隔着这么一层布料,终究搔不到里面的痒处。

“想让我直接舔么?”顾海语言粗俗直接,“那你就自个拿出来,放到我嘴边。”

白洛因恶狠狠地瞪着顾海,终究撂不下那个面子,沉闷地回了句,“你赶紧着。”

顾海偏不,就这么用舌头在内裤外边耗着,眼睛色情地盯着裸露在内裤边缘的软头,手指伸到了中间的冠状沟处,轻轻搔刮了两下。

白洛因腰部抖了抖,呼吸粗重急促,脸都憋红了。低头看了顾海一眼,他还在不依不饶地盯着自己,舌头魅惑地在嘴角舔了两下,赤裸裸的勾引。

白洛因受不了了,掏出自己的那活儿,猛地将顾海的脑袋按了下去。

熟悉的温度包裹着白洛因,是他每天夜里都在幻想着的,怀念着的,每每想起就会欲罢不能的……

他突然拽了下顾海的腿,起初顾海没明白什么意思,后来感觉裤子被人扯下来了,心里猛地一阵激荡,白洛因这是主动要……那个么?第一次,第一次感觉自己被他如此渴求着!!

白洛因侧过身,调整了下姿势,近距离地欣赏顾海的私处,雄壮的,恐怖的,曾给他带来噩梦般疼痛的,专属于他的男人象征物。

他的目光灼视就给顾海带来了非同反响的刺激,顾海含含吐吐的频率蓦地加快,白洛因闷哼了一声,意识的狂热让他暂且忘记了自身的恐惧和排斥,试着用嘴含住了顾海的分身,轻轻抽动了两下,就感觉到了顾海腿根的颤抖。

“爽……”顾海毫不忌讳把自己所有的感受都说出来,“宝贝儿……真爽……”

白洛因送了顾海三个字,“你真骚。”

顾海还了白洛因一连串的刺激,先是大力吮吸下面的两个小球,一声一声嘬出响儿来,又一路向下,顺着密口四周舔,感觉到白洛因臀部的肌肉连着整条腿都在颤动,鼻腔里发出哼哼声,心里反问了句,咱俩谁更骚?

白洛因感觉到,很多时候刺激不是来自于直接的感官接触,而是来自于彼此的回应。顾海一每哼一声,他心里都有股热浪在翻滚,恨不得现在就把顾海压在身下,搞得他嗷嗷爽叫。

顾海何尝不这么想,嘴馋地在密口周围徘徊半天了,看着那紧窒的密口一缩一缩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罪恶心理又一次侵上心头。忽略掉那件事所带来的所有负面影响,单纯地谈身体感受,真的是绝顶的快感,简直不敢想,一想就恨不得捅进去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

白洛因先下手了,手指戳了戳顾海的密口,惹得顾海呼吸一紧。

“我记得某个人还欠我一笔呢。”

顾海尴尬地笑了笑,“来日方长。”

白洛因却趴到了顾海的身上,嘴贴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儿吧。”

顾海的眼神四处逃窜,最后落在地上那些白花花的卷子上,做着困兽般的挣扎。

“你瞧,咱们还那么多作业没做呢。”

白洛因狠狠朝顾海的腿间顶了一下,目露精光,“老子宁可回去罚站,今儿也得把这仇报了!”

顾海的脊背挺了一阵,想到躺了五天的白洛因,瞬间泄了气,不动弹了。

白洛因比顾海仁慈多了,还知道抹点儿油,鼓捣了好久才进去,然后猛地吸了一口气,连呼吸都带着颤栗的快感。

太紧了,爽翻了……

白洛因迫不及待地动了起来。

屋子里立刻响起顾海宰猪一样的嚎叫声。

“我草……疼死我了……你丫太狠了吧?……”

白洛因用手朝顾海的屁股上拍了两下,豪无怜惜之意,“你丫给我消停点儿!都没出血你喊什么?那天我疼成那样也没照你这么喊啊!”

顾海继续哀嚎,疼是一方面,心里面隔应才是最主要的。想他顾海一个人能单挑三个壮汉,如今却被媳妇儿压在下面,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他这张老脸往哪搁啊?

白洛因却已经爽得忘乎所以了,甚至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吟声,两侧的头发随着律动摇摆着,汗珠被潇洒地甩开,那张英俊的脸颊,比平日还多几分性感和魅惑。

从没在白洛因的脸上看到过如此鲜明的情绪表达,整个人像是被注入了强大的活力,青春昂扬,潇洒不羁……顾海把头扭了过去,咬着牙忍着,疼也忍着,窝囊也忍着,只要想到白洛因这副激动的表情,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终于,白洛因吼了一声,一股灼热的激流喷射在顾海的臀瓣上。

倒在床上,呼吸还未平息,白洛因的胸口以上全是红的,隐隐透着一股喜悦。

顾海黑幽幽的目光盯着白洛因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轻咳了一声,示意白洛因看自己的身下。

原本斗志昂扬的小海子,这会儿又蔫了。

白洛因挺不好意思的,刚才光顾着自个爽了,把这厮给忘了,想罢把手伸了过去。

顾海却拦住了他,露出半张脸,嘴角带着淫邪的笑容。

“现在咱俩谁也不欠谁了吧?”

白洛因很快明白了顾海的意思,但他也很理智地提醒顾海,“大夫说了,尽量别有第二次。”

顾海一惊,“大夫说这话的时候,你不是昏迷着么?”

“你忘了,我睡觉的时候都能听讲。”

顾海,“……”

欢迎关注 【www.YueDu88.cOm】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www.YueDu88.cOm】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