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29节 逃避不如面对

第129节 逃避不如面对

其后的三天,顾海真的是什么东西都没吃,更确切的说他压根没有离开过这间屋子。白洛因输营养液的时候,顾海也在旁边跟着输液,医生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埋怨了两句:“小伙子你怎么懒到这份上了?下去吃个东西能多大会儿的工夫啊?”

顾海不发一言,直接伸出胳膊,朝医生扬扬下巴,让你扎你就扎,又不是不给钱。

经过三天的治疗,白洛因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行动还有些不便。体力一旦恢复,食欲就随之而来了,所以他很明白饿着肚子的感觉。像他这种天天躺在床上的还好一些,每天饿了就睡,时间也就慢慢熬过去了。对于顾海这种健健康康的大活人,每天还伺候着一个病号,饿着肚子简直就是活受罪。

“你去吃东西吧。”白洛因开口说。

顾海摇摇头,后背靠在床头上,眼睛微微眯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了这份上,苦肉计也没用了,该吃就吃吧,你就算饿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顾海的侧脸有些蜡黄,大概是这几天熬的。

“我没用苦肉计,就是没胃口。”

白洛因不再说什么,闭上眼睛,感觉有一双手在自己的腰侧活动着。

医生要给他上药了。

最开始的几次上药过程,对于白洛因而言是最煎熬的时段,毕竟医生是个男人,被一个男人摆弄屁股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尤其他这伤还受得那么屈辱窝囊。所以每次医生过来,他就用枕头把脑袋蒙起来,医生问他话他都不开口。

好在这位医生有良好的医德和态度,不仅没有嘲讽白洛因,还说了很多情事中的注意事项,告诉他们怎样才能健康、和谐地做爱,又说了很多以前遇到过的类似情况。虽然现在说这些有些不合时宜,但确实打消了白洛因的不少顾虑。

现在他已经不用枕头蒙着头了,医生走的时候他还会说两句客气话。

只不过他和顾海之间的交流还是少得可怜。

三天,对话不超过十句。

白洛因若不主动张口,顾海也不会说什么,偶尔会问他想不想去厕所之类的,白洛因若是不回答,就代表不想,若是想了,就直接挪一下身子,顾海自然而然会去另一侧去扶他。

晚上睡觉前,顾海照例打来一盆热水,要给白洛因擦身子。

白洛因开口说道:“今儿不用擦了,反正也快回家了,脏点儿就脏点儿吧,等回家了再好好洗个澡。”

顾海拿着毛巾的手停在半空,犹豫了一下,还是掀开了被子。

“反正也快走了,能擦几回算几回吧,以后想擦也擦不着了。”

白洛因没说话,闭上眼睛,在热毛巾的不断按摩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擦完之后,顾海盯着白洛因的睡脸看了很久,忍不住吻了一口,突然觉得这个时候做这种事情只能让他更难受,于是下了床。

半夜,白洛因醒过来,顾海睡着了,熟睡的面庞近在咫尺,白洛因却睡不着了。

这是自他住到这里来,第一次看到顾海睡觉。以往无论何时醒来,顾海都是睁着眼的。有时候立在窗前,有时候坐在床上,大部分时间都躺在他旁边,睁着一双乌七八黑的眼睛盯着他看。

有天半夜,白洛因问了顾海。

“你为什么不睡觉?”

当时顾海没有回答,后来白洛因都睡着了,顾海才告诉他。

“我想延长和你在一起的时间。”

今天,他大概真是熬不住了,几天几宿了,又没吃东西,能撑住才怪!

第二天一早,医生过来看了看,很高兴地拍了白洛因的屁股一下。

“小伙子的身体素质就是棒!我以为照你这种伤势,怎么也得趴几天,现在我瞅没啥问题了。回去多注意休息,记得按时抹药。”

白洛因第一次站起身,直面医生,问了一个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我能吃东西么?”

“这……”医生犹豫了一下,“应该没事了,尽量少吃,多吃流质食物,蔬菜水果的可以多吃,易上火的东西少碰。”

白洛因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

医生拍拍白洛因的肩膀,“那我就回去了,以后有事打我电话就成。”

白洛因把医生送到门口,“您慢走。”

“行,不用送了,回去吧。”

回到屋子里,顾海就站在墙边,纹丝未动。从医生进来一直到离开,他都没换过一个姿势,也没开口说一句话。

白洛因正要收拾东西,顾海指着床头柜上的一个包说:“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白洛因背着包去门口换鞋,能离开这张床,离开这个房间的感觉真好。

顾海也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这是他表姐的一套房子,他借用过来的。现在白洛因要走了,他也就没必要留在这了。

两个人一起走到楼下,谁也没开口说话,前面就是一条马路,每隔几秒钟就会开过一辆出租车,想拦车只要招手就可以。

白洛因又往前走了几步,胳膊刚要抬起来,就被顾海拽住了。

“你真的要走?”

白洛因扭头看向顾海,眼神刻着几分坚定。

“既然在做这件事之前,你已经预料到了后果,那就心甘情愿地接受吧。”

顾海迟疑了几秒钟,果断把手松开了。

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掏出一些零钱塞给白洛因。

“忘了往书包里装钱了,留着坐车用。”

说完,自己转身先走了。

白洛因望着顾海的背影,坚毅、落寞,又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憔悴,就这么从自己的视线里渐渐模糊了。

上了出租车,白洛因打开书包。

里面有药,药盒和药瓶全都给替换了,可能是怕白洛因的家人看到;还有几件衣服,全都洗干净了;再下面热乎乎的,白洛因掏出来一看,是几个餐盒,被一层又一层包裹得很严实。打开瞧了一眼,正如医生所要求的,都是些清粥小菜,但是对于白洛因这种三天未进食的人来说,已经是极品美味了……

吃饱喝足后,白洛因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找了一个人。

那天的事情发生后,石慧一直走不出那个阴影,整个人变得异常消沉,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就只是自己默默地发呆。他的父母看到宝贝女儿这样,心急得不得了,找了很多个心理医生来疏导,结果还是没有一点儿起色。

直到家里的保姆跑过来对石慧说,外面有个人找你,他说他叫白洛因。

石慧苍白了几天的面孔,终于浮现了几分血色。

她迅速换了鞋,跑了出去。

白洛因看到石慧,看到那天目睹了自己被男人X的前任女朋友,并没有想象中的慌张和羞愧,相反,他很淡定。

反倒是石慧,情绪一时收不住,看到白洛因就哭了。

“你告诉我,那天我看到的都是假的。”

白洛因沉默了半晌,静静说道:“你看到的都是真的。”

石慧疯了一般地朝白洛因的胸口打去,一拳又一拳发泄着心中的愤懑。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我不相信,我死都不相信。”

白洛因拽住了石慧的胳膊,再也没了那种怜香惜玉的表情,说话毫不留情面。

“你不相信也得相信,事实就是如此,我喜欢的人就是顾海。”

石慧颤抖着双肩,溢满泪水的双眼直直地看着白洛因。

“你不觉得你这样做特别残忍么?”

白洛因淡淡一笑,“我觉得,你有足够强大的心理来承受这件事,毕竟,你也曾导演过一场当街被人羞辱的戏码。”

石慧的脸一下变得惨白,她不敢直视白洛因的双眸,所有的幻念都被吞噬殆尽。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没人告诉我,我是自己想明白的,你比顾海聪明,顾海撒了谎,从来都不会圆。”

石慧的声音有些发抖,“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拆穿我?”

“我不想拆穿你,我知道女孩儿脸皮薄,我不想让你在我面前下不来台。我本来想把这事一直藏在心里,就装作不知道,然后把话和你说清楚,让你死了这条心。结果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就发生了这种事,可能他比我更心急……”白洛因苦笑了一下。

石慧丢了魂儿一般,愣愣地坐到旁边的石凳上,身下的感觉冰凉刺骨。

“石慧,你不用这样,我不是侮辱你,我尊重每个女孩,特别是喜欢我的女孩。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做,也可以理解你让我出国的动机,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希望你同样尊重我,尊重我的选择,如果你能做到,我心里会对你多一份感激的。”

“白洛因,你变了,你的理智都哪去了?你的原则呢?”

“现在,我更相信自己的心。”

如果前几天目睹的场面对于石慧是致命打击的话,现在对她而言就是世界末日。

白洛因最后以朋友的口吻奉劝了一句。

“善待自己,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你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