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27节 彻底让你死心!

第127节 彻底让你死心!

从大年初二到初五,姜圆一直忙着走亲访友,白洛因出国的事儿暂时被搁置了。初六这一天难得有了个闲工夫,结果又在路上碰到个刚回国的老同学,热情难却又去陪着吃了一顿饭。听着老同学讲她在国外的各种好待遇,姜圆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一定要让白洛因出国,最好让他在那边定居下来,等老了就过去陪儿子。

姜圆把一切都幻想得很美好,她不觉得这是一件难事,她认为凡事只要努力,没有做不到的。就像她当初放弃白汉旗,打算嫁个有钱有势的男人,身边人都觉得她痴心妄想,结果现实还不是偏袒了她这一边。

没有命苦的女人,只有不求上进的女人。

姜圆常常这样对自己说。

回到军区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姜圆匆匆忙忙做了些饭,等顾威霆和顾海坐上桌,姜圆却拿着自己的包去门口换鞋,一边换一边说:“我有事要忙,你们爷俩慢慢吃。”

顾威霆不动声色地看了姜圆一眼,“这么晚了要去哪?”

“洛因的出国手续该办了,我得去那边瞅一眼。”

“这么快?”顾威霆微敛双目。

姜圆笑:“还快啊?我都嫌慢了。”

“明天再去不成么?这么晚了人家会接待你么?”

“我怕明天又有事耽搁了,放心,我已经提前打好招呼了。”

姜圆穿好鞋,正准备开门。

顾威霆说:“这种事找个人帮你打理就行了。”

“那我也得去看看啊,不然我不放心。”

说罢笑笑地朝顾威霆和顾海打了声招呼,美滋滋地出了门。

事实上,她现在还没和白汉旗打招呼,白洛因那边也完全没个信儿,但是姜圆觉得这都是小事儿,等她把硬性条件都备齐了,有大把的时间来对付这爷俩。

这一天,顾海在他母亲的房间坐了整整一夜。

白汉旗一大早就起来了,推开白洛因房间的门,和他说:“今儿我得出门儿,去通天他老姨那,午饭已经做好了,就在碗橱里放着呢,中午热热就能吃。”

说完,带着邹婶、孟通天,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出门了。

已经初七了,白洛因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又有石慧发来的短信。

白洛因看都没看,直接回复了一句。

“今儿有事找你。”

没一会儿,石慧又回过来了。

“什么时候?”

白洛因已经去了洗漱间,对着镜子刷牙,每抬一次头都能看到镜子里的那件校服背心,就挂在他的身后。大年三十晚上,白洛因料定顾海不会待在他的住处,就回去了一趟,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想去看一眼,毕竟那也曾经是他的半个家。

一切都如他离开时的模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衣柜被打开了,脚底下有一件被踩得脏烂的校服背心。

白洛因还是捡起来了,拿回家,又洗了洗。

一直到今天还没干。

……

白洛因开始洗脸,感觉门被人推开了,因为脸上有泡沫,不敢睁开眼,就加快动作往脸上掸水。结果,突然一股大力袭向他的头,他被人直接按在水池里,呛了好几口水,等他的头抬起来的时候,还没睁开眼,就被人蒙上了。

其后的流程,亦如第一次被绑到顾海那里完全相同,只不过这次是某人亲自操刀。

白洛因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坐到车上的时候,他反复朝身侧的人问:“是顾海么?”

旁边的人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冷着脸开车。

“说话!”白洛因语气生硬。

如果真是顾海,白洛因觉得根本没这个必要,他现在完全可以平心静气地和顾海聊一聊,可就怕不是顾海。

“你到底是不是顾海?”

“顾海,是你么?”

这句话从白洛因上车一直到下车,问了不下几十次,语气焦急迫切。好几次顾海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看到他的表情,都忍不住想开口了,但最后都咬着牙挺住了。

白洛因被人扛上了楼,这一刻,他已经对这个人的身份确信无疑了。

可就是因为这人是顾海,白洛因的心口突然阵阵发凉。

屋子里的温度很高,白洛因刚一进屋就满头大汗,衣服一件一件被扒下来,有的甚至是直接撕的。尽管他的身上都是汗,可当身体直接接触空气的时候,还是感觉凉飕飕的。

裤子被扒下来了,内裤被扒下来了,白洛因终于开口。

“顾海,我知道是你,你没必要这样!”

顾海完全听不到,顾自摆弄着自己的东西,直到他变大变热变粗,变得可以侵略一切。

然后,猛地将白洛因的上半身按倒,腰部抬高。

“顾海,我告诉你……唔……”

顾海用毛巾堵住了白洛因的嘴,解开他的眼罩,让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其后的一切。

没有润滑,没有前戏,甚至连声招呼都不打,长刺而入,狠到极致。

撕裂般的巨大痛楚让白洛因一瞬间全身痉挛,他的双手被铐在身后,顾海看到了手背上的青筋,一条一条的,每一条都在叫嚣着痛苦。

疼吧,今天就是要你疼,要你记一辈子。

顾海放肆地在动,每抽出来一次,都是见红的。他临来之前顺走了白洛因的手机,现在给石慧回了条短信,把地址告诉她,然后让她十分钟之内赶来。

顾海放缓了动作,强度却丝毫未减。

疼!疼!疼!撕心裂肺地疼,疼得白洛因的牙齿响,疼得双腿都在颤抖,疼得头晕目眩。从小到大,他吃了不少苦,受了很多次伤,可和现在的疼痛相比,简直如同牛毛。

顾海在肉体的极大刺激和内心的极度煎熬中挣扎轮回着,感觉自己一会儿去天堂转了一圈,一会儿又被踹下了地狱,滋味很爽又极度不好受。

白洛因的后背浮起一层冷汗,顾海隐隐约约听到,白洛因咬着毛巾在说疼。

他用手轻柔地擦拭着白洛因额头的汗水,小声低语:“宝贝儿,一会儿就不疼了。”

说完这句话,猛地往前一顶,完全不留任何间隙地与白洛因贴合到一起。

白洛因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要爆炸了。

顾海开始加快速度,手腕般粗细的家伙在白洛因狭窄的甬道横冲直撞,每一下都要了人命。白洛因头顶的天花板都在旋转,太尼玛疼了,疼得浑身上下的筋都拧成了一根麻绳,疼得五官都扭曲了,疼得他想一棍子把自己打死。

“啊……”

终于,一声尖叫打断了顾海的动作。

门口有个人,她已经站了快两分钟了,一直在剧烈地发抖。她亲眼目睹过很多恐怖的场面,但都没有眼前的这个令她胆寒。那些恐怖场面给她′带来的都是视觉上的冲击,这个是纯粹精神层面的,完完全全摧残了她所有的意志力。

石慧拔腿想跑,却被两个男人架住。

“把她带进来!”

石慧哭喊着挣扎着被强行押了进来。

顾海狠戾的笑容里透着丝丝寒气,“好好看着,美女。”

石慧挣扎扭动着哭号,“不……我不……”

顾海动了,就在石慧的眼皮底下,凶猛而激烈地侵略占有着她爱的人。

“看到了么?他是我的,我顾海一个人!”

白洛因的毛巾被拿下来了,但是他没有挣扎也没有叫喊,紧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下,他把脸转向了另一边。

顾海又把白洛因的头扭了回来。

其后的场景,成了石慧后几年的噩梦,每每想起,都会一声冷汗。

她是被人抬出去的,脸上没有半点儿血色,眼睛失焦,身体不停地抽搐,被丢在楼下的一条小过道儿里,好长时间才被一个大哥送去了医院。

顾海疯狂抽动了一阵,猛地拔出来,撸动几下,射了。

白洛因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过了很久之后,顾海开口,刚才的霸气通通不见了,剩下的只有苦楚。

“我知道,我这么做,你会恨我一辈子。”

“但我宁愿让你恨我,我也得那么做,那丫头心术不正,你不能和她在一起。我必须这么治她,我不这么治她,她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祸害你!我宁愿让你疼这么一次,也不愿意让你后悔那么多年。”

“我知道,我们走到头了,我顾海没有别的奢求,你只要不和她在一起,和谁在一起,我都不再干涉你。”

顾海慢慢解开白洛因的手铐,看着上面勒出来的血痕,眼圈红了。

“白洛因,我顾海没少为你掉眼泪了,我承认在你面前,我就是个孙子!我说话不算话,说信任你却找人盯着你,说和你断绝关系却又把你绑来了,说尊重你却把你强了……我不是人!可我是真的真的特心疼你。”

白洛因没有任何回应,甚至都没有转过头。

“白洛因,这么长时间了,你就没想过我么?”

白洛因依旧静静的。

顾海颤抖着手去抚白洛因的头发,沙哑着嗓子问:“刚才疼坏你了吧?”

白洛因的眼皮都没有跳一下。

顾海的动作突然僵了僵,他猛地将白洛因的身体正过来,发觉他没有任何反应。又捧着他的脸叫了好几声,“因子,因子,醒一醒。”

白洛因的头都垂下去了。

顾海大声吼了句,“还不快点儿给我找个医生来!!”

旁边站着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抽腿就朝外面跑。

顾海赶紧给白洛因盖上被子,紧紧搂着他,心痛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