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16节 顾大少抽疯了

第116节 顾大少抽疯了

“喂?”

对方沉默了半晌,开口问:“白洛因呢?”

一个好听的女声,标准的普通话发音,字正腔圆,音色柔美,光是听声音,就能想象到对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假如这个声音是来找顾海的,顾海的小心肝儿一定会扑通两下,但她却是来找白洛因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是谁?”顾海问。

对方很客气,“对不起,我找白洛因,麻烦你把手机给他好么?”

顾海幽幽地回了句,“你不说你是谁,我就不给他。”

对方停顿了两秒钟,说:“我是他女朋友。”

顾海冷笑一声,异常霸气地朝手机里面说:“你是他女朋友,我还是他男朋友呢!”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无聊,幻想狂……顾海起初是这么想的,可是后来他发觉不对劲了,对方直呼白洛因大名,也就是这个电话没打错,确实是打给白洛因的。

这回可得说的说的了。

白洛因正在柜子里翻东西,翻着翻着,突然翻到了一块手表,虽然在柜子里面压了很长时间,表壳依旧光亮如新,底盖上刻着一个“慧”字,不用说,石慧那里也有一块,底盖上刻的是“因”字,这是一款情侣定制手表,价格不菲。

顾海就站在白洛因的后面,白洛因都没有察觉。

突然,手里的表被人抢走了。

顾海用拇指抚了一下手表的镜面,笑道:“不错嘛,还称这么一块名表呢?”

白洛因没说话,似乎很不愿意提起这件事。

顾海又把手表翻了个,瞅见了底盖的logo。

原本温热的双眸,此刻降低了好几个度。

“怎么着?我刚一离眼,你丫就偷偷摸摸躲在屋子里怀念旧人?”顾海用膝盖顶了白洛因的臀部一下。

白洛因沉着脸抢过那块表,又丢进了柜子里,一副懒得解释的表情。

顾海依旧不依不饶,“触景生情了?心绪难平了?又回忆起你那风花雪月的浪漫小日子了?”

白洛因翻起眼皮看着顾海,声音里夹杂着几分负面情绪。

“顾海你有劲么?我是恰好从柜子里翻出来,多看了两眼而已,你瞧你这不依不饶劲儿的,娘们儿唧唧的。”

“你说谁娘们儿呢?”顾海黑着脸拧过白洛因的下巴,“和你开个玩笑不行啊?咱俩谁当真了?你要是不心虚你干嘛跟我急?”

白洛因的眸子里闪动着暗红色的火焰。

手机又在这个时候响了。

顾海低头瞅了两眼,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给你,你女朋友打来的。”

白洛因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掩饰都掩饰不住。

“还真是你女朋友啊?”

顾海问得轻松,心里一点儿都不轻松。

白洛因没说话,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顾海一个人在屋子里拼命咬牙,气得脑袋都快冒烟了,从白洛因表情发生变化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猜到打电话的人是谁了。随即一连串的问题都涌了上来,他们联系多久了?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有没有偷偷给她′打过电话?他们不是分手了么?她怎么还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人就喜欢幻想,尤其是恋爱中的人,把这种天赋发挥到了极致。白洛因背朝着顾海接电话,顾海看不清他的表情,脑子里却已经开始模拟他们的对话了。慧儿,想我了么?因子,我好想你,刚才有个臭男人说他是你男朋友;甭听他胡扯,他就是我弟而已;真的么?因子,其实我还爱着你;嘘,小点儿声,别让那个混蛋听到,其实我也爱你……

草草草草草!顾海用自虐的想法在脑子里把自己屠杀了千百次。

真实的对话却是这样的。

“石慧,别闹了好么?该说的话我都和你说了,我不想再重复一遍了。”

“分手了我们还是朋友啊,难道聊聊天都不可以么?”

“在我这里,分手了就是陌生人。”

“白洛因,你心里若是真的不在乎了,又何必介意和我通个电话呢?”

“我不介意,有人会介意。”

“……白洛因,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这样吧。”

白洛因按了关机,刚要回屋,听到邹婶说:“因子,吃饭了,快把大海叫出来。”

顾海那厮还在屋子里运气呢。

白洛因敲了敲窗户,冷冷说了句,“出来吃饭。”

顾海掩饰得很好,一顿饭吃得乐呵呵的,期间还不停地给这个、那个夹菜,和白洛因也是有说有笑的。但是白洛因知道,这小子指不定想什么呢,弄不好又在整幺蛾子,最好提防着他点儿,免得点燃了这颗定时炸弹。

下午,顾海接个电话就走了,白洛因一直陪着爷爷奶奶,一直到天黑,才接到顾海的电话。听他的口气,也没什么不正常,就是催促着白洛因赶紧回去。

白洛因隐隐感觉,顾海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打开房门,顾海就在沙发上正襟危坐。

瞧这架势,是要开审了?

白洛因走了过去。

“打开看看。”顾海脸色平静地说。

白洛因愣怔了一下,这才发现茶几上摆放着一个大盒子。

什么东西?白洛因满腹疑惑地打开了。

差点儿被晃瞎了眼!

白金项链,黄金手链,钻石戒指,奢华名表……

“你干嘛?”白洛因瞧傻了。

顾海扬扬下巴,“送你的。”

“送我?”

白洛因又看了一眼,里面所有的物件都是配对的,也就是通通都是两个。

顾海从沙发上起身,坐到白洛因身边。

“来,我帮你戴上。”

白洛因猛地拦住顾海。

“你脑抽了吧?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戴这么多首饰干什么?”

顾海挺认真地说:“不光你戴,我也戴。”

“你一个下午没露面,就去买这些东西了?”

“还有呢。”说话又从旁边拉过来一个大箱子,从里面开始往外拿:绣了两个人名字的护腕、加了logo的皮带、印着人脸的书包、写着彼此尺寸的内裤……一直到箱子见了底,顾海把箱子倒过来,还听见清脆的两个响儿,白洛因拿起来一看,是写着彼此座右铭的指甲刀……

白洛因瞬间石化了。

没有顾海买不到的,只有白洛因想不到的,但凡能穿戴在身上,拿在手里的,这里通通都有两套。

“你哪来这么多钱啊?”白洛因急赤白脸地追问。

顾海双手插兜,嘴角叼烟,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我哥临走前,给我留了二十万。”

“你不是说要拿那钱当生活费么?”

顾海斜坐在沙发扶手上,淡淡回道:“还剩了点儿,没都花。”

“还剩多少?”

白洛因回头看看那个首饰盒,心里觉得情况不容乐观。

顾海掏了掏口袋,总共不到二百块钱,全都塞到了白洛因手里。

白洛因恨得牙痒痒,虽说不是他的钱,可他架不住心疼啊!

“顾海,为了两块手表,你至于么?你就算不浪费这个钱,我和她也不可能了。”

顾海静静地听着,眼神突然在这一瞬间发生了逆转,他大跨步走到白洛因的身边,盯着白洛因的眼睛问:“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

顾海狠狠摇了白洛因的肩膀一下,“你怎么不早说?”

白洛因怒道:“你也没让我解释啊!”

顾海扯了扯嘴角,拍着白洛因的肩膀说:“你过来。”

白洛因有种不祥的预感。

两个人一起上了电梯,电梯在地下一层停住了,顾海拿出钥匙,打开了自家车库的大门。

一模一样的两辆汽车摆在白洛因的面前,一新一旧,旧的那辆是顾海平时开的,新的那辆不用说也知道怎么来的,旁边还有两辆崭新的山地自行车作陪衬。

白洛因脸都绿了。

顾海轻咳了一声,“脑子一热,就买了。”

白洛因蹿到顾海的身上,对其脑袋一阵狂捶,捶到最后,自己先没劲儿了,颓然地问了句:“钱哪来的?”

“我把我妈留给我的存折动了。”

白洛因都想哭了,他又问:“你别告诉我,你还买了一套房子?”

顾海语气有些勉强,“你也知道,现在房价这么高,存折里就这么点儿钱,等我以后……”

“啊啊啊……”

白洛因狂吼几声,猛地掐住顾海的脖子,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想骂骂不出口,想说什么都堵在嘴边,最后一气之下放开他,自己蹲到墙角,不说话了。

他觉得,他对不起顾海他亲娘。

心里头酸酸的。

倒不是因为钱,他知道顾海有钱,只是有种感觉,憋闷在胸口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