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15节 深夜强行拷问

第115节 深夜强行拷问

白洛因一个人在阳台上站了很长时间,直到全身上下都凉透了,心里的温度也下降成为正常值,他才拖着疲倦的步子回了客厅。

顾海依旧横在地上,看样子睡得很沉。平日里白洛因有一点小动静,他都会非常警觉,今天手机铃声响了那么久,白洛因又打了那么久的电话,他都稳如泰山,可见昨晚确实喝了不少。白洛因静静地看着顾海,想着怎么把他拖回床上,看着看着就有些失神了。

顾海很少这么安静,这么老实,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只沉睡的野豹,薄衫长裤,身体在地毯上惬意地舒展着,结实的手臂和长腿虽然都处于放松状态,却充满了刚劲的力量,好像下一秒钟就会突然跃起,张牙舞爪朝你扑过来。

白洛因觉得,顾海是个多面体,很难摸到他的准脾气。他冷厉起来的时候,一个眼神就会让你不寒而栗;温柔起来的时候,又像是一个随便可以揉捏的软柿子;严肃起来的时候,从头到脚就像一杆枪,再煽情的氛围都能让他雷打不动;坏起来的时候,骨缝里都透着一股轻浮,让你瞬间骤起鸡皮疙瘩……

这样的人,看起来复杂,却又无比单纯。

白洛因也是如此,他是个性情中人,虽然看起来比较稳重,其实心里飘忽得厉害。他可以在上一秒对顾海鄙视得要死,下一秒就看到了他过人的长处,可能昨天还想抽顾海一个大耳刮子,今天就想对他温柔呵护。

好比现在,白洛因注视了顾海良久,都没忍心叫醒他。

最后,白洛因决定,就这么把顾海抱到卧室。

听起来好像挺荒唐的,白洛因确实这么做了,他把顾海拦腰抱起,虽然有点儿沉,但是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一步一步很慢很稳地往卧室里面送,到了床边,轻轻放下,开始给他脱鞋脱衣服。

顾海似乎哼了一声,白洛因的手顿了顿,朝顾海的脸上看去。

眼睛闭着,睫毛很短但是很密,鼻梁很高,让这张脸都变得很立体,唇部的线条很硬朗,暗红色的,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男人的薄唇。

白洛因的手指突然插入顾海浓密的发梢中,脸募得垂下,嘴唇封住了顾海的呼吸。

薄唇相贴的那一刻,白洛因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冲动,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很乱。

撬开顾海的牙关,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鼻而来,白洛因像是瞬间迷醉了,舌头闯了进去,粗暴地开始在顾海的口腔里横行霸道,甚至连牙齿硌到舌头都没有察觉,血腥味刺鼻,津液中夹杂着血丝,顺着唇角流下。

顾海醒了,手臂抬起,扼住了白洛因的脖颈。

白洛因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即使他和顾海四目相接,也没有任何羞怯和顾虑。他粗暴地撕开了顾海的薄衫,又去扯拽顾海腰上的皮带,像是一只急切的豺狼,没有任何耐心,褪下裤子的那一瞬间顾海的胯骨被皮带硌得生疼。

顾海的眼睛里充斥着烈红色的火焰,当白洛因的手在他身上制造出一股股电流和刺激的时候,这种暴虐达到了顶点。

他一把将白洛因摔到身下,粗暴地分开他的腿,身下肿胀的野兽冲着狭窄的密口猛地顶撞过去。

白洛因企图扭过身体,却被顾海的胸膛压得动弹不得。

“让不让操?”顾海低俗的问话充斥在白洛因的耳边。

白洛因的手死死攥拳,脸像是嵌进了床单里,声音沉闷痛苦。

“不让。”

顾海又一次冲撞了一下,这一次比上次还狠,白洛因的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

“为什么不让?”

顾海问得霸道,心也在那一刻和白洛因叫起劲儿来,因为他感觉到白洛因今天不正常,虽然他被压得死死的,可心却在四处乱窜,顾海可以很明显感受到他的慌张和不安。

手机铃声赫然响起,白洛因的身体跟着抖了一下。

“这个时候谁来的电话?”

顾海嘟哝了一句,手伸过去想要拿过手机,却被白洛因抢了个先,直接关机。

“骚扰电话。”白洛因说。

顾海没有在意,他将身体下移,速度非常快,快到白洛因还没有察觉,臀瓣就被某个人的利齿密密地攻击了。白洛因的腿猛地抬起又被按下去,手臂伸到后面再次被按住,他像一个被五花大绑的螃蟹,完全无法动弹,被迫接受爱的凌辱。

顾海的牙齿在臀瓣四围啃了一阵,突然开始往内侧转移。

白洛因的身体在疯狂地较劲,和顾海较劲,也和自己较劲。

顾海的舌头舔在了白洛因无法启齿的部位。

他的脖子猛地后仰,下巴硌在床单上,嘶吼了一声。

“顾海,你混蛋!”

“滚蛋?”顾海笑得狂肆,“还有更混蛋的呢。”

“大海……大海……”

白洛因突然叫了起来,声音里夹杂着几分哀求,这是顾海以前从未听到过的。他的心纵是一块灼热的烙铁,此刻也软了下来。

顾海抱住了白洛因,胸膛抵着他的后背,下巴抵着他的脖颈。

“因子,你在怕什么?”

白洛因脱力一般地闭上眼,拼命压抑着自己急窜的心跳。

顾海的手指又对着那个遍布着神经,褶皱交错的地方戳刺了上去,不留任何情面的,不考虑任何后果的,继续迫问:“为什么不让操?”

白洛因闷闷地说了句,“我怕疼。”

事实上,这个理由,在白洛因的心里占得比例最小,微乎其微,可是对于顾海却是奏效最大的。白洛因完全可以说出实情,可他心里突然没来由的怕,恐慌感让他的血都跟着凉了,像是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就算窝囊也认了,只要……别冲破他心里最后的承受底线。

顾海突然笑了,释然的笑,然后一巴掌拍在了白洛因的臀瓣上。

“原来你小子也有怕的啊?”

白洛因把情绪掩饰得很好,怒目反驳顾海,“要不我操你一个试试?”

顾海故意试探白洛因,“来啊,我没意见。”

白洛因像是死鱼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顾海笑了,笑得挺复杂的。

然后他贴在白洛因耳边,小声说:“宝贝儿,一会儿可能有点儿难受,你忍忍。”

白洛因身体一僵,他以为顾海要强来,结果顾海只是按住了他的腿,把烙铁一样灼热粗壮的怪物插到了他的腿缝中间。腿根处最敏感脆弱的皮肤遭到了强烈的摩擦,热度烧灼着白洛因的每一根神经,尽管不是真枪实弹,却也让白洛因够羞辱的了。他几次想把腿松开,却遭到了顾海的暴虐阻止,只能咬着牙硬忍着。

身后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地传过来,白洛因慢慢受到了感染,开始用手抚慰自己前面的小东西,后来仍觉得不够,竟然翻个身把顾海压在下面,用同样的方式在他身上攫取快乐。顾海任由他弄,甚至鼓励刺激他弄,即便他心里也有点儿抵触,可让白洛因在他身上找到任何刺激的方式,他都甘心去尝试。

夜,终于在两人的痉挛颤抖中结束了它的喧嚣。

其后的几天一直很平静,白洛因没再接到石慧的电话,心里渐渐踏实了。也许她真是那天触景生情了,情绪有些失控,才打了这么个电话。谁在失恋过后没有一段疯癫期呢?也许,慢慢的就过去了。

一转眼到了元旦,白洛因和顾海回到小院过节。

邹婶和白汉旗在厨房忙乎着,白洛因在屋子里鼓捣着自己的东西,顾海则在院子里逗小孩玩。

邹婶的儿子叫孟通天,人小鬼大,刚七岁就满脸的忧郁。

“你刚这么点儿大就发愁,有什么可愁的啊?”顾海问。

孟通天叹了口气,小嘴蠕动一阵,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顾海坏笑着拉过他的手,问:“有女朋友了么?”

孟通天苦笑了片刻,“有,还是没有呢?”

“这个可以有。”

顾海大手掐住孟通天的小细腿,一阵狂乐,这孩子太好玩了。

孟通天丝毫没被顾海的情绪带动,还是一脸的茫然,久久之后,幽幽地说了句,“她都快把我折磨死了。”

“谁啊?”

孟通天缩着肩膀,脚丫子在地上划圈。

“你说谁啊,她啊。”

顾海心领神会,继续逗他,“她怎么折磨你了?”

“也没说行,也没说不行,这不是存心拿着我么?”

顾海哈哈大笑,拍着孟通天的头说:“你真是我的好弟弟,咱俩一块努力吧!”

正说着,白洛因的手机响了。

白洛因的手机放在书包里,书包就撇在门口的小板凳上,他在卧室里听不见,顾海就直接把他的手机拿过来接。

欢迎关注 【www.YueDu88.cOm】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www.YueDu88.cOm】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