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14节 一个陌生来电

第114节 一个陌生来电

中午回家吃了一顿饭,和阿郎亲热了好一阵,然后狂睡了一下午,傍晚又急匆匆地赶了回去,因为李烁和周似虎要来一起过圣诞节。本来说好了要出去吃,结果顾海偏要和人家吹嘘自个的厨艺多么高超,那俩货一听就惊了,二话不说直奔家里。

路上,顾海有点儿发愁,“晚上吃点儿什么呢?”

“吃火锅吧,涮羊肉。”

“你想吃了?”

白洛因哼笑一声,“只有吃这个不会出卖你的厨艺。”

顾海的脸儿顿时有些挂不住,沉着眸子问:“你的意思,我做的饭不好吃了?”

“好吃不好吃,你自己心里还没数么?”

顾海顿时噎住,大手掐住白洛因的脖颈子,怒道:“我煮的鸡蛋不好吃?”

“你怎么不问问你烧的开水好喝不?”

“你丫……”

顾海恨恨地把手从白洛因的脖子上拿下来,黑着脸和白洛因保持一米开外的距离。

哟?还闹脾气了?

白洛因轻咳一声,顾海没有半点儿反应,表情倍儿严肃,唇缝抿成一条绷直的线,眼睛直视着前方,暗黑的眸子深不见底,看不到里面真切的情绪。

“还真生气了啊?”白洛因忍不住开口,“小皮脸儿。”

顾海本来就余怒未消,白洛因又一句“小皮脸儿”,让他的男儿尊严大打折扣。这一次不光保持一米开外的距离了,直接大步朝前走,冷峻的背影在白洛因的视线里越来越远。

这人……白洛因无奈了,加紧脚步追了上去。

“行了,你做的饭也没那么难吃,还有提升的空间。”

顾海依旧不发一言。

“别没完没了的,我给你提出意见,不是想让你进步么!”

顾海黑着脸继续往前走。

白洛因一脚踹在顾海的屁股上。

“你是不是找操啊?”

顾海的脸有点儿绷不住了。

白洛因继续威吓,“你丫再这么拧巴,信不信我把你那独创的锅肉味的鸡巴告诉李烁他们?”

顾海嘴角一扯,猛地将白洛因搂到怀里,指着他的鼻尖,带着笑骂道:“小丫挺的,你太坏了。”

果然,对付这种人就得用点儿黄词儿,不然掀不开他那老厚的脸皮。

两个人去了超市,买了好几斤的鲜切羊肉片,又买了火锅底料蘸料,然后随意挑了一些青菜,就提着大包小包回了住处。

李烁和周似虎来的时候,锅里的水都煮沸了,香味从餐厅偷偷钻出来,弥漫了所有房间。李烁和周似虎在家都是小少爷,别说做饭了,连厨具都没摸过,这会儿一进来就闻到香味儿,顿时拍着顾海的肩膀大赞道:“大海,你太棒了,你太能个了,你让我对你的敬仰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周似虎也在一旁附和,“是啊,要放在前两年,谁能想到大海会做饭啊?”

“是是是,太尼玛意外了,我早上和中午都没吃饭,就等着这一顿呢!”

“我连摄像机都带来了。”

看着李烁和周似虎那一脸钦佩和吹捧的表情,白洛因禁不住汗颜了一把,怪不得顾海有底气在他俩那吹嘘,一个个全是没见过大天儿的。

四个人一边吃一边喝,冬天喝啤酒不过瘾,李烁特意从家里带了两瓶茅台,一瓶酒下肚,四个人的脸都是红扑扑的,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不会吧!你就是……就是……那个姜……姜什么来的……她儿子?”李烁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火锅里的汤都洒了出来。

周似虎也是一副惊骇的表情,“闹了半天你俩是兄弟啊?”

白洛因没说话,顾海问他,“要不要再加点作料?”

“我自己来吧。”

白洛因刚要动手,顾海已经把他的碗拿过去了,放了半勺的作料进去,加了一些汤,还尝了尝咸淡,最后一点头。

“成了。”

李烁和周似虎看得眼都直了。

其中一个拍着另一个的肩膀,戏谑道:“这哥哥当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白洛因听见这句话,眼皮子抬起来,慢悠悠地朝对面俩人宣告。

“我是他哥。”

“呃……”

李烁和周似虎愣了一阵,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

顾海知道他们笑的是什么,一双筷子飞了过去,一根打中一个人的头,目光冷厉。

“笑什么笑?”

李烁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大海啊大海,你丫也有今天!被人压在头上了吧?滋味不好受吧?”

“滚一边去!”顾海踢了李烁一脚。

李烁冷哼一声,“你也就跟我横,有本事你骂你哥一句。”

“我骂他怎么了?”顾海凶着脸。

李烁一副挑衅的眼神,“你骂啊!”

周似虎也在旁边起哄,“对啊,你骂啊,有本事你骂啊!”

顾海扭头看向白洛因,后者吃得有滋有味,一副完全置身之外的表情。其实借着酒劲儿骂两句也没啥,平时开玩笑不是还骂来骂去的么?可怎么就开不了这个口呢?瞅他坐得这么老实,吃得这么香,模样这么乖,哪舍得冒然甩一句脏话过去啊?

只能当一回孙子了!顾海第一次在哥们儿面前低下他那尊贵的头颅,任由李烁和周似虎的口水围攻。

周似虎喝得嘴都歪了,拽着白洛因的手说:“我特佩服你,你能把顾海制服了,你不知道他当初说了你多少坏话。”

白洛因也有点儿高了,饶有兴致地看着周似虎,“他都说我什么坏话了?”

顾海犀利的双目瞪着周似虎,“你敢说一个试试。”

“说。”

白洛因就一个字,干脆利落,没有任何语调起伏。

可周似虎就吃白洛因这一套,拉着白洛因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添油加醋地把当初顾海不知情的时候,诋毁污蔑白洛因的那些老底儿全都翻了出来。白洛因就当个笑话听,也没往心里去,听着听着眼睛就睁不开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白洛因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他是被自己的手机吵醒的。醒了之后才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顾海更生猛,直接横在地毯上睡着了,李烁和周似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餐厅、客厅到处一片狼藉。

手机一直在响,白洛因的头还是有点儿晕晕的,他扶着墙壁走到卧室,终于找到了一直在叫唤的手机。

陌生号码……这个时候谁来的电话?

白洛因按了接听,懒懒地喂了一声。

对方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连气息都听不到。

“喂?”

白洛因拧起眉毛。

“白洛因。”

三个字,每个字都像一块千斤巨石,砸在了白洛因的心头。

砸得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石慧?”

手机对面传来轻微的啜泣声,但是很快就压制住了,其后便是长长的一阵沉默。

白洛因的心里乱糟糟的。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对方似乎没有听到白洛因的问话,自顾自地说:“去年的今天,我们两个人是一起过的,今年只有我一个人了。你知道么?街上好热闹,他们身边都有人陪着,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走在陌生的街道上想着你。我说的没错吧?你没有想我吧?说不定你身边早就有人陪了,呵呵……”

白洛因定了定神,淡淡回道:“石慧,你别这样,我们已经结束了。”

“我知道,我已经接受这个现实了,只不过今天有点儿特殊,这里真的太热闹了,我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没想过要和你重新开始,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特别想你,真的特别特别想你,我觉得,我在回忆里面走不出来了。”

白洛因走到阳台上,靠着冰凉的墙面,强迫自己的心一点点镇定下来。

“你越是这样,你越是走不出来,你别再打听我的消息了。你试着删除我的号码,删除有关我的一切信息,删除我这个人。”

“我删除不了。”石慧的声音轻柔哽咽,“你知道么?我之所以能扛到今天,是因为我一直幻想着,我们总有一天会和好的。”

白洛因的指尖泛着一抹凉意,夜风吹得他的呼吸有些不稳。

“没可能了。”

四个字之后,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气,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