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00节 引荐堂哥认识

第100节 引荐堂哥认识

白洛因刚坐进车里,顾海就问:“上午出去干什么了?”

“哦,就去了邹婶那。”白洛因淡淡的。

顾海能够敏锐地觉察出白洛因的情绪,出门前还好好的,怎么回来就蔫头耷脑了?是谁委屈了我媳妇儿?顾海想着就把手伸了过去,拨弄了一下白洛因眼前的几缕头发,柔声问道:“怎么了?”

“没事,开车吧。”

顾海启动车子,顺带给白洛因递过去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白洛因问。

顾海费劲地在胡同里倒车,也没回答白洛因的话,白洛因自己看了包装盒,是一款手机。

“给我买手机干什么?”白洛因又给顾海扔了回去,“没用,你给别人吧。”

“怎么没用?上午我找你都找不到。”

白洛因仰靠在座椅上,眼睛闭着,声音里透着一股疲倦。

“你又有钱了是吧?”

“没钱。”

白洛因把眼睁开了,“没钱你还买?”

“我的大财神爷不是回来了么?”顾海指的是他堂哥。

白洛因鄙视性的看了顾海一眼,“你就整天混吃混喝吧!”

顾海唇角咧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他给我钱,那是应该的。”

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包厢里,有个男人沉默地坐在窗前。

黑色西装搭配素雅的领带,棱角分明的侧脸被灯光勾勒出清晰的轮廓,眉宇间透着隐隐的阴冷之气,脸上仿佛罩了一层冰霜,即便听到了门响,他的脸上也未有一丝表情变化。

“哥,这就是白洛因。”

男人连眼皮都没抬,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

“这是我哥,顾洋。”

白洛因在心里面回了顾海一句,你们一家人都是在水里生的么?

三个人坐好之后,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都是清一色的西餐,白洛因本来也没有什么胃口,动都没动盘子里的东西,沉默地想着邹婶的事情。

顾海朝白洛因问了句,“不合胃口么?”

白洛因这才拿起刀叉,“没。”

一旁的顾洋突然开口了,声音里透着冷硬的质感。

“海洛因。”

白洛因这才抬起头正视顾洋的这张脸,瞬间有些恍惚,和顾海长得太像了,只不过气质完全相反。这两个人一个像火,一个像冰,而且从穿着打扮来看,两个人不在一个年龄层次。

顾海听了顾洋的话,停下来想了想,似乎才注意到这个细节。

“确实,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合起来是毒品。”

命中注定,我们沾染了彼此,这一辈子都别想戒掉。

这一顿饭吃得很沉默,顾海似乎只是想把白洛因介绍给顾洋,并没有要拉拢两个人关系的意思。毕竟,顾洋和白洛因的脾气太相似,很难合得来,假如没有顾海,就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吃饭,能活活把对方给冻死。

顾洋时不时看一眼顾海,每次看顾海的时候,他的目光都飘在白洛因的身上。

整个吃饭的过程,顾洋没有看白洛因一眼,也没有和白洛因说一句话,可白洛因却觉得他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冷锐而刻薄,隐隐透着一股压迫力。

回去的路上,白洛因一直沉默着。

顾海看出白洛因的情绪很不好,比来之前更差了,不知道是不是顾洋的原因。

“我哥就那个德行,其实他对你印象挺好的。”

白洛因没说话。

顾海瞧见白洛因还是绷着一张小俊脸,忍不住伸手过去揉了一把,哄道:“他惹你不高兴了?回去我帮你骂丫的。”

白洛因靠在座椅上,眼睛又闭上了,心乱如麻。

车子在路上平稳地行驶,突然,顾海一个急刹车,白洛因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眼睛猛地睁开了。

“怎么了?”

顾海指着不远处两个身影,说:“我怎么觉得那个妇女像邹婶啊!”

一听邹婶的名字,白洛因的脸色立刻变了,他透过车窗朝外望,不远处有三个晃动的人影,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孩子。孩子起初在男人的怀里,后来又被妇女给抢走了,紧接着男人踹了妇女一个跟头,把孩子抱走了,妇女趔趄着站起身,继续追孩子。

白洛因猛地打开车门冲了出去,顾海跟在后面。

“孟建志,你不是人,你把孩子还我。”

白洛因赶到的时候,邹婶正在和孟建志撕扯着,孩子嚎啕大哭,邹婶的脸上混杂着眼泪和尘土,嘴角还有血痕。

“这是我儿子,我凭什么给你?”孟建志死死拖拽着挣扎的孩子。

顾海面色铁青,一把将孩子抢过来,猛地一脚踹在了孟建志的面门上。

孟建志被踹飞了两米多远,倒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邹婶赶紧把儿子搂在怀里,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孟建志,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顾海大步上前,又拽起孟建志的衣领,猛地一拳扫在他的心口窝,孟建志顿时吐了两口血水。

“因子!”邹婶大喊,“把大海拦住,别让他打了。”

白洛因去拽顾海,劝道:“够了,他是邹婶的前夫。”

“我看出来了。”顾海冷着脸,“就因为他是孩子他爸,我才想揍他。”

孟建志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扑到顾海的脚底,死死抱住顾海的腿,一抱就不撒手了。任凭顾海怎么踢踹,他就是不松手,身体在地上滚得像泥猴一样,衣服都搓出了两个大口子。

“你还想讹我?那你算是讹对人了,三分钟之内,我绝对给你一个说法。”

说罢,顾海拿起手机。

邹婶抱着孩子冲过来,嘶声朝孟建志喊:“你快走啊!你惹不起人家的!你要是还想留一条命,你就给我滚!”

孟建志还是没松手。

白洛因用眼神示意顾海再等一等。

“你快滚啊!”

邹婶又喊了一声,孩子也跟着哇哇大哭。

孟建志心有不甘地从地上爬起来,目光凶恶地看着顾海一眼,恨恨地骂道:“你丫给我等着,你们全给我等着!”

说完,一瘸一拐地朝东边走了。

到了车上,邹婶惊魂未定地搂着自己的儿子,一次又一次地把脸贴向儿子的心口窝,感受儿子的存在,生怕下一秒钟儿子就被人抢走了。

顾海透过后视镜看着,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离世的母亲。

他也曾被人疼过、宠过、被人如此珍视过,也曾有过母子二人相依为命的日子,他能感受到一个孩子对于邹婶的重要性,就好像他的母亲曾经对他的重要性一样。

这件事终究没能瞒过白汉旗。

顾海直接开车把邹婶和孩子送到了白洛因的家。

这个男人的出现,让邹婶和儿子没法再单独住在自己的房子里,稍微有个闪失,可能孩子就不见了。现在能依靠的人只有白汉旗了,邹婶迫于无奈和白汉旗讲出了实情,白汉旗二话不说,关上大门就不让邹婶走了。

“大海,这两天先让因子去你那住几天,你也知道,家里就这几个屋,他们娘俩儿一来……”白汉旗挺不好意思的。

邹婶红肿着眼睛在一旁插口,“我和孩子住在厢房就成。”

“哪能让你们住厢房呢?”白汉旗拧着眉毛,“我和孩子住,你住在因子那个屋,有什么事你随时叫我。”

孩子抱住邹婶的脖子,“我要和妈妈住。”

顾海拧了孩子的脸颊一下,“多大了还和你妈睡一个被窝,害不害臊?”

这孩子猴精猴精的,顾海拧了他一下,他却报复性地踩了白洛因一脚。

然后一副挑衅的表情看着顾海。

顾海惊了,这孩子的智商得有吧?

“行了,就这么说定了,大海啊……”白汉旗拍着顾海的肩膀,“委屈你了。”

这哪是委屈啊?顾海心里都乐坏了。

白洛因忧虑地看了白汉旗一眼,“要不着我也留在家吧,我和您睡一屋,他们娘俩儿睡一屋,万一真有个意外,还能有个照应。”

顾海脸色一变,立马反对,“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你还不相信叔的实力么?何况我今天给了他一脚,够他缓两天的,你就甭跟着添乱了,和我回去吧!”

白洛因瞟了顾海一眼,里面内涵丰富。

顾海摆出一副刚正不阿,铁骨铮铮,浩然正气的军人风范,腰背挺直、目光专注地等着白汉旗的指示。

“成了,因子,你就跟大海走吧。”

顾海的手立刻搭上白洛因的肩膀,出门前露齿一笑,笑得白洛因脊背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