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94节 俩坏小子赚钱

第94节 俩坏小子赚钱

“我的钱都快花光了。”

顾海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白洛因也没觉得意外。

“照你这种花法,给你多少钱你都得秃噜没了。”

“我哪糟践了?”顾海叫屈,“那房子总要装修吧?装修就得花钱,我的日常生活不需要花钱啊?我现在没有一点儿经济来源,光是往外掏钱了,那点儿存款都花没了。”

白洛因瞅了顾海一眼,“你爸不给你钱么?”

“他给,我没要。”

“你为什么不要啊?”白洛因纳闷,“他是你爸,你花他的钱不是应该的么?”

“这事也赖我,我当初离家的时候就和我爸表过态,以后不要他的一分钱。现在我俩关系虽然缓和了一点儿,可我当初的话已经放出去了,我也确实两个月没和他要一分钱,这样生活惯了,又不好意思伸手要钱了。”

“你和你爸还至于这么客套啊?”

顾海没说话。

白洛因侧过身看着顾海,“你是不是心里还挺记恨你爸的?”

顾海眼神冷了下来,“我记他一辈子。”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只是一个误会,或许*离世就是一个意外呢?我不是为某个人开脱,我只是劝你把事情调查清楚好一点儿。这么不明不白的一段仇,真的挺折腾人的,你妈走了,你就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

顾海安静了半晌,侧过身拉着白洛因的手,淡淡说道:“咱不说这个了,说说怎么解决我的经济困难。”

“你……手里还有多少钱?”白洛因问。

顾海掐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大概明儿早上的早点钱都够呛了。”

白洛因噗嗤一声乐了。

“你丫怎么把钱花得这么干净?”

顾海的手摆弄着白洛因的头发,慢条斯理地说:“我以前花钱大手大脚惯了,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样吧,你就在我家过吧,啥时候有脸和你爸要钱了,你再回去!”

“那我没脸要了。”顾海贼笑着把脸贴向床单。

白洛因的大手猛地朝顾海的后脑勺给了两下子,特无奈地看着顾海在被窝里偷着乐。

“行了,就这样吧。”白洛因准备睡觉了。

顾海这才把脸从被窝里拔出来,手搭上白洛因的肩膀,紧跟着半拉身子也凑了过去。

“别介!我哪能老在你家白吃白喝啊,再说了,我手头没钱,干什么都不方便,你帮我想个辄吧,怎么能赚点儿钱?”

白洛因的身体转了过来,顾海俯视着白洛因这张俊脸,心思又不知道飙到哪去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是在我家白吃白喝了将近两个月么?再多几个月又能怎么样呢?何况我爸现在的好工作、好待遇都是你给创造的,他正愁怎么报答你呢!你给他解决了这么大一个经济难题,别说在我家住几个月了,就是住几年,他也乐意养着你啊!”

“你就帮我想个辙吧。”顾海苦着一张脸,头贴向白洛因的胸口,“我能在你家白吃白喝,我不能张口和叔要钱吧,万一我有个什么事要去做,手里没点儿零花钱怎么成呢?”

“你可以和他要钱啊!你不好意思要我给你要。”

顾海的头在白洛因的胸口上一阵磨蹭,其实哀求是第二位,他的本意就是蹭蹭白洛因的胸口。

白洛因被顾海的糙皮老脸噌的头皮发麻,赶紧用手控制住了他的脑袋。

“成,我给你想辙,你不就是想挣钱么?”

顾海笑着抬起头,魅惑的眼神对着白洛因,里面透着几分无赖。

“你帮邹婶,帮我爸都这么容易,你怎么不能帮帮自个呢?照理来说,你要是想挣钱,应该比谁都容易吧?”

“那些途径你就别想了。”顾海把玩着白洛因的手指,“那等于伸手要钱,我要凭自己的本事赚点儿钱。”

白洛因说了句特实在的话,“你要是想凭自己的本事,你就赚不到钱了。”

这句话可算伤了我们顾海的自尊心了,顾海听后一甩白洛因的手,后脑勺立刻对上来了。我赚不到钱?我顾海要是真想干事,我现在就能退学,白手起家,五年之内绝对给你干出点儿样子来!

“你真的这么想赚钱啊?”白洛因轻轻踢了顾海一脚。

顾海倔着个身板,不吭声。

“我倒是有个主意,来钱特快。”

顾海依旧硬撑着自己的脊梁骨。

“你不听算了。”

翻身的声音响起,顾海一把搂住白洛因,舌尖勾了勾他的耳垂,“快说,不说掐你大根儿。”

周末,顾海的新房。

“幺鸡!”李烁出子儿。

“碰!”白洛因把麻将子儿拿到自己这边。

周似虎惊了,“你又碰啊?”

白洛因笑了笑,没说什么。

顾海看了看自己的牌,手指在几个麻将子儿上来回转悠,最后挑出一张。

“三筒。”

“杠。”白洛因又拿到了自己眼部前儿。

李烁发狠地挠了挠自己头皮,暗骂道:“怎么没完没了的碰、吃、杠的?奶奶的,我再出一张,我看你还吃不吃……”

“七条!”

白洛因直接推倒牌,“胡了!”

李烁和周似虎一阵惊诧,又胡了?从坐着开始玩到现在,白洛因已经是七连胜了,每局都赢,从无失手。

“不信这个邪了。”

李烁嘴角叼着一颗烟,拧着眉洗牌。

这一次周似虎的牌明显不错,刚一摆开眉眼间就溢满了喜悦,他给李烁一个眼神,哥哥这次要赢牌了,你丫最好配合一点儿。

顾海打得很沉默,不是技术不过关,也不是牌臭,主要是人家心甘情愿当白洛因的贡献者。白洛因那边需要什么,他这边就悉数奉上。

“五条。”白洛因扔出去。

“吃!”

“碰!”

周似虎笑着朝李烁晃了晃麻将子儿,“得了,哥哥抢了先,对不住了。”

李烁黑了周似虎一眼。

这一局麻将打了好几圈,都没人吱声,周似虎瞧见自己的牌,离胡牌还有一步之遥,缺个六万或者九万,周似虎在麻将桌下面给李烁比划。

李烁瞅了瞅自己的麻将子儿,还别说,真有一个九万。

那就等吧,等转到哥哥这,就让你胡一次。

白洛因估摸着那张牌也快到了,用手抓起那个子儿,放在手心里使劲地摸了一把,然后嘴角扬起一个冷惑的笑容,迷煞了旁边那位。

“胡了。”白洛因推倒牌,“自摸一条龙。”

李烁和周似虎齐齐趴到桌子上,一脸的愁苦相儿,这牌没法玩了。这是来搓麻将,还是来抢劫啊?要不要这么厉害啊?

四个人从中午一直玩到晚上,白洛因将大把大把的钞票卷入了自己的口袋。

吃饭的时候,李烁忍不住问白洛因,“你玩麻将怎么这么强啊?”

周似虎也问,“你确定你没抽老千么?”

“他根本不用抽老千。”顾海笑,“我猜他肯定能记住牌。”

果然知因子者大海也。

李烁又是一阵惊诧,“记牌?怎么记牌?你不会是码牌的时候特意按自己的想法码好的吧?你能记住自己面前这么多牌么?再说了,这牌也不是你一个人抓啊?四个人轮流抓,你知道自己能抓到哪一个啊?”

顾海特自豪地显摆他的媳妇儿,“我告诉你们,他不仅能记住他眼前的这两溜牌,就是你们码的牌,他也几乎都能记住,所以咱们摸牌的时候看运气,人家摸牌的时候心里早就有数了,我说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你们信么?”

李烁和周似虎两个人一脸钦佩的目光看着白洛因,这就是传说中的大神么?

白洛因笑笑,“甭听他扯,这事还得看运气,今儿正赶我点儿顺。”

“你的点儿也太顺了吧?”李烁喝了一口酒,“以后再也不敢和你一块玩牌了。”

顾海和白洛因相视一笑,奸诈阴恶全在其中。

李烁和周似虎走后,两个坏小子猫在卧室数钱,顾海输的,折合白洛因赢的,其实全都是周似虎和李烁的那点儿钱。

“一共一万二。”顾海扬唇一笑,“你果然是我的好媳妇儿。”

白洛因本来是笑着的,听见这话又炸毛了,“你丫再说这个词儿,信不信我直接把你阉了?”

“阉了我?”顾海邪肆一笑,“那你得找个大点儿的盆,不然阉不下。”

白洛因顶着一张羞愤交加的脸离开了顾海的眼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