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92节 小两口买家具

第92节 小两口买家具

自习课上,班里乱糟糟的,互相讲题的讲题,逗贫的逗贫,还有几个在后面偷偷运球的,教室像菜市场一样热闹。

尤其转到后面,小声朝白洛因说:“周五和我一起回家吧!”

“和你一起回家?回天津?”

尤其点头,“是啊,我总和我妈提你,她特想见见你。”

一提见家长,白洛因就有点儿提不起精神来,他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会讨家长欢心的人。一般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都喜欢活泼开朗的,一说话先笑的,特会来事儿的。他在这方面特别不擅长,他基本去了同学的家里,就是冷着脸往那一坐,不知道的还以为讨债的呢!

“还是得了吧!赶明儿你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再考虑去你们那儿玩两天。”

“别介啊!”尤其的俊脸上浮现几丝急迫,“就是我妈想见你,我才让你去的。”

白洛因真是一听“妈”这个字就脑瓜仁儿疼。

“我妈做饭特好吃。”

一听“饭”这个字眼,白洛因又有点儿心活儿了。

顾海又开始在白洛因的后背上弹琴。

“什么事?”白洛因侧过头。

顾大醋包言道:“周六和我一起去看家具吧!”

“看家具?看家具干什么?”白洛因一副纳闷的表情。

顾海挑挑眉,“我那新房还没装修完,很多家具都空着呢,你没看到啊?”

“那你自己去看呗,叫我干什么?”

那房以后不得咱俩一起住啊?……顾海没敢说这句话,他怕说出来,白洛因更不跟他一起去了。

“你的眼光儿好,我乐意让你跟着我。”

顾海霸道的眼神使劲儿剜着白洛因的心窝,里面叫嚣和暗示的意味很明显,你敢去他们家,我绝对让他不好过!

事实上白洛因也想拒绝尤其的,可通过这么一道手,尤其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我上个礼拜回家就和我妈说好了,她都预备好食材了。”

白洛因挺过意不去的,“这样吧,我买一份礼物,你帮我给阿姨带回去!你和她说,我寒假有空再去你们家玩。”

尤其没说话。

下课,杨猛从抽屉里掏出一袋小浣熊干脆面,咔嘣咔嘣嚼得正带劲儿,突然就听见后门口一声闷雷的嘶吼,吓得他手一哆嗦,掉了一身方便面渣儿。

“杨猛,叫得就是你,赶紧给我出来!”

班里又跟炸了窝似的,每次尤其来找杨猛,事后总会招惹一群美女的盘问。你和尤其很熟么?他平时喜欢吃什么啊?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也这么冷这么酷么?……

杨猛特想嘶吼一声,尼玛我和他根本不熟!

这一次尤其没像往常一样,特有气质地站在后门口,等着班上某个女生把杨猛请出来,摆在他面前,然后拽到一个角落里说话。而是毫不顾忌形象地在后门口大吼了一声,等杨猛出来,急赤白脸一通骂。

“你丫的整天窝在教室里干什么?大老爷们儿不能出去溜达溜达啊?你瞅瞅你这副德行!还穿一个带领儿的褂子!你吃饱了撑的啊?你再瞅瞅你嘴角,还尼玛沾了点儿方便面渣子,你丫不知道方便面是油炸食品么?你不知道油炸食品是不健康的么?我告诉你,我从你的眼神里面,就看到了你内心的肮脏,你丫龌龊,你丫忒不是东西了!瞅我干什么?瞅我你就把自己漂白了么?你就是垃圾桶旁边散着臭味儿的趿拉板儿,就是整天吆五喝六的大傻冒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得那些缺德事儿,我心里明镜儿似的,臭不要脸你……”

杨猛傻了,他在屋里老老实实坐着,他招谁惹谁了?

尤其的脸像是被灰色的漆料刷过一样。

杨猛的手在尤其的眼睛前边晃了晃,“嘿,哥们儿,我带你去医务室开点儿药吧,老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尤其猛地按住杨猛的肩膀,把他拽到了实验楼的一个小黑过道儿里,旁边都是档案室,乌七八黑地贴着历届校长生前的照片。

一股浓浓的谋杀气息笼罩在杨猛的周围。

“你要干啥?”杨猛声音颤抖。

尤其扼住杨猛的脖颈,一副威胁的口气,“周六去我们家吃饭!”

“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尤其厉声大喝,用手指使劲儿戳着杨猛的脑门。

杨猛一阵愕然,这小子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啊?!

“答不答应?”尤其又问。

“你敢不答应!”尤其又戳了杨猛的脑门一下。

整个过程,杨猛没说一句话,尤其连珠炮似的轰炸了好几次。他的身后是第一任校长的照片,清末秀才,此刻正直勾勾地瞪着眼前的两个人,我创办学校,就是为了让你俩来这讨论这些事来了么?

尤其终于把心里憋屈的那点儿火全都发完了,他已经压抑了两个多月了,今天终于找到发泄的对象了。你不是冷落我么?你不是没空搭理我么?成!那我就天天来骚扰你的朋友,天天来找茬,直到他受不了了去找你,然后借他之手打击报复顾海!

尤其为自己这个愚蠢又窝囊的想法沾沾自喜着。

杨猛瞧见尤其不说话了,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因子又没来学校?”

“来了!”尤其竖竖衣领,表情恢复正常,“他就在教室里坐着呢!”

“那你来骚扰我干什么?”

“什么叫骚扰啊?”尤其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发现你这个人思想有问题。”

从实验楼走出来,终于见到阳光了。

“你思想没问题,你思想没问题你把秋衣穿翻了!还有脸埋汰我呢!我穿带领儿的褂子怎么了?我又没把领儿穿到后边!”

呃……尤其猛地低下头,这才看到前胸露出的线头子,尴尬了几秒钟,又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这叫个性。”

杨猛嘴都撇到德胜门外了,“照你这么活着,三十不到就得累死了。”

尤其,“……”

杨猛一边往教室走,一边暗自咒骂道:“真操蛋,平白无故让人家给呲呲了一顿。”

周末,家具城。

顾海在一套沙发前站定,手托着下巴看了好一阵,朝白洛因问:“这款怎么样?”

白洛因微敛双目,“凑合吧,我觉得有点儿大。”

“大么?我觉得正合适啊!”

白洛因坐到上面感受了一下,“你看我这种个头坐在上面都有这么宽的富余,完全可以当床了。你那客厅虽然够大,可里面的装修风格是比较内敛简约的,你放这么一个大沙发,显得有点儿豪放了。”

“沙发大可以在上面随便滚啊!”

白洛因一脸黑线,“谁买沙发不是用来坐的啊?你要想滚,何必不买一张大点儿的床呢?”

顾海无视售货小姐关注的目光,暧昧地朝白洛因一笑。

“床是床的滋味,沙发是沙发的滋味。”

白洛因沉默了几秒钟,假装没听见一样地朝另一个展厅走。

“我觉得你应该多买几张床。”白洛因建议。

顾海表示不解,“要那么多床干嘛?”

“你朋友多,偶尔来个家庭聚会,可以直接留他们过夜啊!”

顾海随口回道,“我从来都不留人在家过夜,尤其是男的。”

白洛因颇有内涵的目光扫向顾海的脸。

顾海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你是个例外,谁让你是我媳妇儿呢……”

“你说啥?”白洛因立刻炸毛了,差点儿在商场里就施行家暴,“顾海,你妈最大的败笔就是给你生出来一张嘴!”

顾海发现,白洛因的耳根子都红了。

心里美滋滋的,挨骂也没皮没脸地乐,心想这不是早晚的事儿么?媳妇儿你害羞个啥?!

“这个书桌怎么样?”顾海又问。

白洛因摇摇头,“我不喜欢,太花俏了,南边那个呢?”

“太单薄了吧?”顾海皱眉。

“那你就买这个吧。”白洛因说,“反正也是你的房,你最好按照自个的喜好来。”

顾海心忖:那可不成,我装修这个房子就是为了把你招进来,这里面的每样家具,每件摆设都得让你称心如意,你要是不喜欢,我还买它干什么?

“就要南边的那个吧。”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