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 > 第六章

第六章

疾风院院门大敞,凤九在院门口对着一涧清清溪流略整衣袍,水流中瞧见自己双眼眼角微有泛红,又在溪边刨了两个雪团闭眼冰敷了片刻,再对着溪流临照半日,确保没有一丝不妥帖方转身投入院中。院中静极,水塘中依稀浮有几片残荷,往常这个时候东华要么在后院养神要么在荷塘边垂钓。她深吸一口气正打算迈步向后院,却瞧见一袭墨蓝色的衣袍自月亮门中翩翩而出。小燕随手撩开月亮门上垂落的一束绿藤,看向她有些惊讶,但未及说话她已先问道:“帝君在里头吗?”

“帝君不在里头,”小燕皱眉瓮声瓮气道:“你回来慢了三四步,冰块脸刚抱着一只受伤的灵狐回九重天找药真君了。”皱眉道,“据说自青梅坞回来的半途,冰块脸捡到这只灵狐,已经伤得奄奄一息。冰块脸输了点仙力先将它一条命保着,又喂了颗仙丹便抱着它去九重天了。依老子看,冰块脸并不像是个这么有善心的,可能觉得同他当年走失的那只狐长得像,所以突然激发了一点儿慈悲吧。”恨恨道,“这么微末的一点儿慈悲倒是将姬蘅诓得十分感动,若不是她修为不到境界不能随着他出谷,怕早跟了上去。”郁闷道:“姬蘅去送他了,老子不是很想看到冰块脸所以没去,在这里等你回来带你吃酒。”又道,“依老子看,冰块脸没有三四日大约回不来,你找他有急事吗?”话说到此突然一惊道,“冰块脸似乎······在这里的事情已办完了,说不定他就此不回来了?”他絮絮叨叨如此一长段,凤九像是没有听到他后头的疑问,怔怔问道:“你是说,帝君即便回来,也还要三四日吗?”

三四日,委实长了些。她曾听萌少提起过宫中摘取频婆果的规矩,因此树可说是天生天养的神树,如东海瀛洲的神芝草当年有混沌穷奇饕餮等凶兽守护一般,此树亦有华表中的巨蟒日夜相护。摘果前须君王以指血滴入华表中的蛇腹,待一日一夜后巨蟒沉睡,方能近树摘果。正因如此,一向来说宗学的竞技赛后女君当夜会以指血滴入蛇腹中,待第二夜同一时辰再前来取果。

明天夜里或者至多后天,这枚果子就会被送到姬蘅手中。

求东华的这条路,似乎也是走不通。

还有什么办法?或者应该试着去求一求姬蘅?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发怔,连这样自取其辱的想法都冒出来,看来果真已走投无路。求一求东华,也许东华觉得她可怜愿意将果子分她一些,她感觉他其实也不讨厌她。但求姬蘅,无论如何哀求她定然不会给她,自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她已说得非常明白。若她只是只单纯的小狐狸,存个万一的侥幸丢丢这种脸面也没有什么,但她是青丘的帝姬,东荒的女君,将青丘的脸面送上门去给人辱没,这种事情她还是做不出来。与其这样,不如拼一拼趁着频婆果还未被摘取,闯入解忧泉中碰碰运气。这个念头蹦入脑海,她一瞬豁然,万不得已时,这,其实也是一条明路,而此时已到了万不得已时。

闯解忧泉,这里头的凶险她比谁都更加清楚明白,如果能不犯险,她也不愿犯这个险,但她欠叶青缇一个大恩,这么多年没有找到可报他此恩的方法,顶着无以为报的恩情在肩头,她时常觉得沉重辛苦,好不容易坠入梵音谷中得到可解救他的机缘,她不想就这么白白错过。她不是没有考虑过用更加安全的方法来获得频婆果,她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有时候天意的深浅补课揣摩。也许当然叶青缇为她舍命,老天觉得不能让她轻轻松松偿还,必定要以身试验以酬此恩方才公平,老天从来是个将就公道的老天。恩及此,她也没有什么补课释怀了,遥望一眼天色,要盗那枚珍果,唯有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