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 > 第一章

第一章

凤九裹了件毛大氅坐在东厢的窗跟前,一边哈着气取暖,一边第七遍抄写宗学里夫子罚下来的《大日经疏》。

她小的时候念学调皮,他们青丘的先生也常罚她抄一些经书,但那时她的同窗们的老爹老娘大多在她的老爹老娘手底下当差,因这个缘故,他们每天都哭着抢着来巴结她,先生让她认的罚总是早早地被这些懂事的同窗私下代领了。她念学念了那么多年,学塾里正儿八经的或文或武罚一次也没有受过。不料如今世事变迁,她自认自己三万多岁也算得上有一些年纪,堂堂一个青丘的女君,此时却要在区区一个比翼鸟的宗学里头抄经受罚,也算是十分可叹的一件事。

她由此得出两个结论,一.可见强龙不压地头蛇,老祖宗诚不欺她;二.可见一个猪一样的队友抵过是个狼一样的敌人,老祖宗再次诚不欺她。地头蛇是比翼鸟一族那个严厉的宗学父子,而猪一样的队友,自然唯有燕池悟才配得上这个响亮名头。

事情是如何走到了这一步天地,半年来凤九也时常考虑,考虑了再考虑,只能归结于是命。

半年前,她不幸同小燕壮士落难掉至梵音谷一处突出的崖壁,两人和和气气讲了一两刻的古时候,又不幸从崖壁上掉落至谷底,最后不幸砸中了长居此谷中的比翼鸟一族的二星子,就一路不幸到如今。

那位二星子星姓相里,单名一个萌字,全名相里萌,人称萌少。

比翼鸟一族历来有未成婚男子不得单独出谷的定则,萌少虽未成婚,却一心向往谷外的花花世界,蓄了许久时力,挑了一个黄道吉日打算离家出走,没想到刚走出城门口就被从天而降的凤九砸晕了。

燕池悟在凤九与萌少的中间,其实也很晕,凤九则更云,待清醒时,二人已被拘拿往比翼鸟的窝里了,万不可亮出身份,给小燕使了个眼色。神经比铁杵粗的小燕盯了她半响,未曾领教她目中真意,不过幸而原本他就不晓得她乃青丘的帝姬。

砸晕星子之事可大可小,星子若长久醒不来这事就算大,星子若及时醒来,一旁再有个讲情的,此事亦好说。

凤九运气很好,萌少醒得很及时,浇熄了座上女军作为慈母的一腔熊熊怒火。原本判二人发落至死牢,中途改往水牢押着。但这厢水牢的牢门还没拧开,又传来令旨说是不关了,速将二人恭敬地请回上殿。

凤九一派懵懂地被簇拥至此前受审的大殿,听说方才有人急切地赶至殿中替他二人讲了情。说验明他二人原是一河相隔的夜枭族的小王子并他妹妹,因仰慕邻族宗学的风俗,一路游学至此地,才不幸砸晕星子,纯属一个误会。

凤九私心里觉得这才是个误会,但女军竟然信了,可见是老天帮衬他们,不可辜负了老天爷。

一番折腾后的二次上殿,点上的女军一改片刻前金刚佛母般的怒容,和蔼又慈悲地瞧着他们,亲切又谦顾得颁下赦令;二人既是同盟友邻的友客,又是这样热爱学习,特赐二人入住王族的宗学,一全他们拳拳的好学之心,二来也方便两足幼小一辈间相互切磋。

比翼鸟的朝堂上,凤九原本举得,自己虽然一向最讨厌学塾,但好歹念了万八年学,拘出来一些恬淡星子,再重返学塾念一念书不是什么大事,忍一忍便过了,但小燕壮士如此狂放不羁之人相比是受不得宗学的束缚,怕忍不了那一忍,搞不好宁愿蹲水牢也不愿对着书本卷子受罪。

有这么一层思虑,凤九当日当时极为忐忑,唯恐燕池悟蓦然说出什么话来使二人重陷险境。这种事,她觉得以他的智商是干得出来的。没想到小燕当日居然十分争气,他原本神色确然不耐,上殿后目光盯着某处轻松了一会儿,不耐的火花竟渐次消逝,微垂着头,及倒像是很受用女君的安排。

亏他生得秀气,文文静静立在那里,大家也看不出他是个魔君。彼时凤九沿着燕池悟的目光瞧去,两列杵在殿旁像是看热闹的臣属里头,小燕目光定定,系在一位白衣白纱遮面的姑娘身上。她不由得多看了这位姑娘两眼,因小燕的反常还特地留了心,但恕她眼拙,这个念头穿白衣的姑娘委实太多,以她本人首居,她着实没有从她身上看出什么道道来,遂收了目光。

是夜,二人在比翼鸟的宗学落了脚。

初几日,凤九还时常想着要找空子逃出这一隙深谷,经多番勘察探索,发现着实上天无路,遁地无门。若是法术在还可想一些办法,但此地怪异之处在于,紧王城内能用上法术,一旦踏出王城,即便只有半步,再高妙的术法也难以施展。她曾经自作聪明地在城中使出瞬移术,想着移到谷外是不可能,但移到谷口就算是成功了一般。最后的结果是她同小燕从城西移到了城东某个正在洗澡的寡妇家中,被寡妇的瞎婆婆操着扫帚打出了门。

眼看像是要长久被困在此处的光景,起先的半月,凤九表现得十分焦躁,一日胜一日的焦躁中,难免想起致她被困此处的罪魁祸首——一十三天的东华帝君。虽然她心中决意要痛东华划清界限,但考虑到谷外虽有众生芸芸,但只得东华一个活人晓得她掉进了这个梵音谷,她还很渴望他能来救她。当然,她晓得她坠谷之前曾经得罪了东华,指望他三四日内就来营救不大可能,所以她给了他一个平复缓和情绪的过渡期。她觉得,若他在一个月内出现在她面前捎她回去,他擅自将她拐来符禹之巅致她遇险的罪责,她也就大度地担待了。虽然传说此梵音谷历来是六十年开一次,但她相信东华若愿意救她,总有进来的办法。

但一月、两月、三月过去,她没有等到东华来救自己。

梵音谷入夜多凄清,凤九裹在蓬松的棉被中,偶尔会木然地想,东华这个人未免太记仇,即便只是出于同为仙僚的情谊,难道竟丝毫不担心她这个小辈的安危?可翻个身一转念又觉得这也是说不准的事,从前做狐狸时,她就晓得他一向对什么人什么事情都很难认真,大概这世上,只有姬蘅一人十个例外吧。

她半日里许多时候表现得虽稳重,但毕竟还没到如此看得开的境界,就东华未救她之事短暂地委屈了几日。数日后终于打起精神来脚踏实地地盘算,觉得既然如此,只能等六十年后梵音谷再次开孤了。其实精心瞧一瞧此处,也很不错,比她从前在太晨宫当扫地的婢子强了不知多少倍。家里头大约会找她一找,但也无须忧心,他们晓得她出不了什么大事。她想通这些,精神也好起来。

作为难友,燕池悟瞧着她兴致比前几月高出不知多少,由衷地开心,领着她出去吃了几顿酒,又宽慰了她,将一些人生须随遇而安才能时时开心的道理,将她一颗心真正在梵音谷沉了下去。

此去,不知不觉就过了半年。

雪霁天微晴,凤九合上抄了十遍的经书,小心翼翼将洒金宣上未干的墨迹吹干,捏着四个角儿将它们叠好,盘算着明日要彬彬有礼地交递给夫子。

她有这等觉悟着实难得,这个夫子授他们课业时主授神兵锻造,但本人是个半吊子,只因比翼鸟一族多年不重此道才得滥竽充数。凤九因在锻造神兵上微有造诣,课上时常提了一些颇着调的题目来为难他,从此便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凤九觉得自己命中注定这辈子不会有什么夫子缘,从她老爹为了收敛她的性情第一天将她送进学塾始,她就是各种各样夫子心中的一桩病。她依将此类事看得很开,关于如何当一个合格的眼中钉,肉中刺,更是早就摸出了心得,着实没有觉得有什么,也一向不太搭理宗学中这位留着一把山羊须的夫子。

但近来,这位夫子掌了个大权。

梵音谷中比翼鸟的宗学每十年还有一度学子生徒的竞技,优胜者能获得种在解忧泉旁的频婆树,十年一开花,十年一结果,且一树唯结一果,据年成不同,结出的果子各有妙用。说来频婆树往昔也是九重天继无忧、阎浮提、菩提、龙华的第五大妙树,古昔的经书里头还有记载“佛陀唇色丹洁若频婆果”这样的妙喻。但数十万年前,这些频婆树不知为何皆不再结果,如今天地间能结出果子的树也就梵音谷这么一株,万分稀奇。且据一些小道得来的消息,今年天地间能结出的果子于凡人乃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仙者食用则可调理仙泽,增进许多修为,倘若女仙食用还可保容颜更加美丽青春,比九重天天后娘娘园中的蟠桃还强上许多。因为这只果的功用,连最为懒散的一位同窗都突然在一夜间生出上进之心,这场竞技未办先火。

那位山羊须老夫子手握的大权便是此。因今年报名的生徒着实众多,若像往年直接杀进赛场断然行不通,因着实没有如此宽广的赛场。宗学便将此情况呈报给了宫中女君,女君手一挥御笔一点,令宗学的夫子先筛一遍。如此,圣恩之下谁恩呢该杀进决赛,就全仰这位山羊须老夫子的一句话。这位老夫子的风头一时无人能敌。

凤九曾寻着一个时机溜至解忧泉附近遥望过一回那棵频婆树,瞧见传说中的珍果隐在叶间闪闪发亮,丹朱之色果然如西天梵境中佛陀嘴唇的法相。她遥遥立在原处瞧了许多,倘这枚小果果真能生死人肉白骨,有个意辞世多年的故人,她想救上一救。

既然夫子握着她能否得到频婆果的大权,她当然不能再同他对着干。他未图心中痛快罚她经书,她也断不能再像往常一样置于一旁,该抄的还是要抄,要顺他的意,要令他意见她就通体舒坦,心中畅快。此外,她还审慎地考虑了一番,自觉以往得罪这位夫子得罪得略过,此时不仅要顺从他,还得巴结。

但如何来巴结夫子?凤九皱着眉头将叠好的洒金宣又一一摊开来,夫子原本只罚她抄五遍《大日经疏》,她讲它们抄了十遍,这便是对夫子的一种示好、一种巴结吧?转念一想,她又感到有些忧心:这种巴结是否隐晦了一些?要不要在这些书抄的结尾写一句“祭韩君仙福永享仙寿无疆”的话?不,万一夫子根本没有心情将她的书抄看完,不就拜谢了?看来还是应该把这句令人不齿的奉承话题在最前头。她重提起笔,望着窗外的积雪发了半天呆,又辗转思忖了半响,这个老夫子的名字是叫做祭韩,还是韩祭来着?

恰逢风尘仆仆的燕池悟过着半身风雪推门而入。他二人因在此谷中占了夜枭族王子、公主的名头,被人们看做一双兄妹,因而被安置在同一院落中。这个院子名也很有比翼鸟的族风,称作疾风院,就建在宗学的近旁。因燕池悟似乎果真忘怀姬蘅,另看上了当初于肃穆朝堂上惊鸿一瞥的白衣姑娘,下学后多在姑娘处奉承,并没有太多机会碍凤九的眼,二人同住半年,相安无事,相处颇好。

凤九探头向正整理长衫的燕池悟:“你晓得不晓得我们父子叫个肃穆名儿?”

小燕十分惊讶:“不就叫夫子吗?”兴致勃勃地凑过来,“那老匹夫竟还有个什么别的名儿?”

第二日凤九赶了个大早前往学塾,想打听打听夫子究竟叫什么名讳。她着实未料到巴结人乃如此困难的一桩事,且这位夫子的名号捂得竟比姑娘们的闺名还严实,宗学中除了燕池悟,这半年她独与二皇子相里萌交好,结果去萌少处一番打探,连萌少亦无从得知夫子他老人家的尊讳。

卯正十分,天上一轮孤月吐清辉,往事此时只有几个宫门薄寒的子弟在宗学中用功,今日却远远听到学中有些吵嚷,声儿虽不大,但能发出这么一派响声儿也不是一人两人。凤九隐隐感到竟是有热闹可看,原本还有些瞌睡,顿醒了大半,加快脚下步伐,心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今日少睡一个时辰不亏。

学塾中不知谁供出几颗夜明珠,照得斗室敞亮。凤九悄然闪进后门,抬眼见大半同窗竟都到了场,且各自往来忙碌,似乎是在往学堂的周围布置什么暗道陷阱。面朝课堂叉腰拎着张破图纸指挥的是萌少堂妹洁绿郡主。

凤九在一旁站了一时半刻,其间同窗三两入席,有几个同洁绿交好的上前打探,凤九听个大概。

原来今日本该九重天某位仙君莅宗学授茶席课,昨日下晚学时却听闻夫子言那位仙君仙务缠身此行不便,差了他身旁一位仙伯来替他,今日正好这位仙伯前来授课。洁绿他们的计划是,用这些暗道陷阱喝退那仙伯,如此她们的茶席课无人授讲,兴许天上那位仙者晓得她们待他此情深笃,会下来亲自将这门课补予她们。凤九觉得她们有这等想法,实属很傻很天真。

其实凤九来宗学着实日浅,关于这位仙者的传闻只听过些许。传闻中,大家出去恭敬都不提他的名号,似乎是位很尊贵的仙者。这位尊贵的仙者据说在九重天地位极高,佛缘也极深,但从未收过什么弟子,传言当年天君有意将太子夜华送与他做关门,亦被拒之门外。总之,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这样了不得的大人物如此看得起他们区区一族比翼鸟,愿在他们族中讲学,虽十年才来一回且一回不过逗留一月半月,也是让阖族都觉得有面子的一件事。唯一的遗憾是他们族向来不同外族通往,以至这份大面被捂在谷中,炫耀无门,令人扼腕。

凤九初听闻这位仙者的传说时,将九重天识得的神仙从头到尾过滤一遍,得出两个人,一是东华,一是三清四御中的太清道德天尊,又称太上老君。将年幼的夜华拒之门外的确像是东华干得出来的事,但凤九琢磨,东华不是个性喜给自己找麻烦之人,来此处讲学,此处有如此多烦人的女弟子,他从前不正是因为怕了纠缠他的魔族女子才弃置魔道吗?及倒兜率宫的太上老君他老人家,瞧着像是个很有情致的老头子,不过,老君他老人家竟在梵音谷有如此多拥趸,倒是凤九未曾料到的一件事。

天色渐明,可见窗格子外山似削成,颓岚峭绿,风雪中显出几许生气。

诸学子将陷阱暗道铺设完毕,喘气暂歇时,正逢相里萌幽幽晃进学堂,见此景愣了一愣。凤九瞧他的模样像是要开口劝说他堂妹什么,竖着耳朵朝他们处凑了一两步。

萌少果然向着洁绿叹了口气:“本少晓得你对那位用情至深,但他知几何,可曾上心?他年纪已够做你老祖宗的老祖宗的老祖宗,你如此兴许还惹得他心烦,从此再不来我族讲学。”续叹一口长气又道:“其实他不来我族讲学于本少倒没什么,但母君届时若治你一项大罪,你兴许又会怪本少不为你说情。再则,本少前几日听说他在九重天已觅得一位良配,虽未行祭天礼,俨然已做夫人待,传他对那名女子极珍重极荣宠,甚至有同寝共浴之事……喂喂喂喂,你哭什么,你别哭啊……”

斜前方洁绿郡主说哭就哭,一点儿不给她堂兄面子。可惜萌少长得一副风流相,偏偏不大会应付女人眼中的几颗水珠子,全无章法的杵在那里。

凤九转个身抬手合住方才惊落的下巴,扶一处果子缓坐下给自己倒了杯凉茶压惊:天上风流者原应首推天君三皇子连宋,但就连连宋君也未传出与什么女子未行祭天礼便同寝共浴之事,退一万步,这种事即便做了也该捂得严严实实,倒是小觑了太君他老人家。乖乖,他老人家原来并非一个吃素的,太帅之,太有本事,太了不得了。

凤九正在心中钦佩地咬住小手指感叹,耳中却听得洁绿郡主此时亦抽抽噎噎地放出一篇话:“你存心的,你死心恋慕着青丘的帝姬思而不得,才望天下人都同你一样一世孤鸾一人独守白头,尊上他那样的高洁,怎会被俗世传闻缠身,你说他如何如何,我一个字也不信。”说罢跺脚甩出了门。

凤九抬眼见萌少,他脸色似有泛白,方才洁绿一番话中青丘帝姬四个字她听得很真切,有些讶然,随即恍然。心道姑姑她老人家即便嫁了人依然芳帜高悬,盛名不减当年,如此偏远之地尚有少年人为她落魄神伤,真是为他们白家争光,但萌少他,同姑父比起来还是嫩了些,即便他有机缘到了姑姑的眼前,姑姑也定然看不上他吧。凤九遥遥望向愣神的萌少,无限感慨且同情地摇了摇头,正碰见他转头向她瞟过来,视线碰在一起。

两人相视一瞬,萌少拎着前一刻还被洁绿郡主拽在手中的破图纸朝她招了招手:“九歌你过来,布置暗道陷阱之类你最熟。我看洁绿这个图有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她既然作了打算做此机关,最好是来替课的仙伯掉进陷阱中三两日也出不了再无法替课方为好。你过来看看如何重设一下?”

这一声“九歌”凤九晓得是在唤她,她在梵音谷中借了夜枭族九公主的身份,九公主的闺名正是九歌。萌少这个堂兄做得挺不错,被堂妹如此一通编排,却依然很为她着想,胸襟挺宽广。凤九捧着凉茶挨过去探头敲了敲他手中的图纸,不过是些粗糙把戏,可能害届时来授课的那位倒霉仙伯淋些水摔几跤吃些石灰,依她多年同夫子们斗智斗狠斗出来的经验之谈,上不得什么台面。

她手指伸过去独点了点讲堂那处:“别的都撤了吧,此处施法打口深井同城外的思行河相连,再做个障眼法儿。我担保那位一旦踩上去嗖的一声落下,必定十天半月不会再出现在你我面前。”

萌少略思忖回她:“是否有些狠了?若仙伯回去后怪罪……”

凤九喝了口茶:“或者也可以考虑此处挖一个深井,下面遍插注满神力的尖刀,待他掉落时红刀子进白刀子出就地将他做了,此乃一了百了之法,当然比之前那个法子,抛尸是要稍麻烦些。”

萌少拎着图纸半响:“……那还是之前那法子本少觉得要好些。”

符禹山头石磊磊木森森,虽入冬却未染枯色,浓树远阴,参差只见碎天,半空掠过一声仙鹤的清啸,和一阵羽翼拍浪之声,一看就是座有来头的仙山。

太晨宫的掌案仙者重霖立在梵音谷的石壁跟前,万分纠结的叹了口长气。自两百多年前妙义慧明境震荡不安始,帝君每十年借讲学之名入梵音谷一次,将境中逸散的三毒浊息化净。帝君避着众仙来此谷,每一趟皆是他随扈接应,今次没有他跟着,也不晓得帝君他老人家在谷中住得惯否。

妙义慧明境的存在,除上古创世的神袛外没有几人晓得,它虽担着一个佛名,其实不是什么好地方。洪荒之始,天地如破壳的鸡子化开后,始有众仙魔居住的四海六合八荒,而后在漫长的游息中,繁育出数十亿众大十凡世。凡世中居住的是凡人,但凡人因凡情而种孽根,不过百年,为数众多的凡世各自便积了不少以贪爱、嗔怪、愚痴三毒凝成的浊息。受这些厚重的浊息所扰,各凡世礼崩乐坏、战火频发、生灵涂炭,几欲崩塌。为保凡世的无碍,东华闭关七夜在天地中另造出一个世界,以吸纳各世不堪承受的三毒浊息,就是后来的妙义慧明境。几十万年如白驹过隙,因慧明境似个大罐子承受了世间一应不堪承受的三毒,天地间始能是一派宁和无事之相。

有朝一日若妙义慧明境崩塌,将是诸人神的万劫。

重霖窃以为,不幸的是,这个有朝一日其实三百年前就来了;幸的是,帝君他老人家花了些时日将其补缀调伏,使一干神众在不知不觉中避过了一个劫;更深一层的不幸是,帝君他老人家的调伏其实只是将崩溃之期延续了时日,究竟能延到几时无从可考。且这两百多年来,慧明境中的三毒浊息竟开始一点点的朝外扩散,幸而有梵音谷这处不受红尘污染的洁净地特别吸引逸散的浊息,才使得帝君不用费多少工夫先将它们收齐便能一次性净化;也幸而比翼鸟的体质特殊,这些三毒浊息不为红尘浊气那样对他们有害。

重霖扶着石头再叹一记,许多人误以为帝君他老人家避世太晨宫是在享着清福,当然,大部分时间他老人家的确是在享着清福,但这等关键时刻,帝君还是很中用很靠得住的。

今日重霖在此叹息,并不只为这些天地的大事,帝君今日有个地方令他十分疑惑。因昨日西天梵境的佛陀大骂,明里同帝君论经,暗中实则在讨论着慧明境一事。他作为一个忠心且细心的仙仆感觉这等涉及天地存亡的大事,两位尊神必然要切磋许久,那么今日原定去梵音谷讲学兴许会耽搁。从前也出现过原定之日帝君另有安排的情况,皆是以其他仙伯在这日代劳,于是他忠心且细心地传了个话至梵音谷中,临时替换一位仙伯代帝君讲学。今日他同宫中擅茶事的仙伯二人齐驾云来的符禹山巅,却瞧见帝君他老人家仙姿玉立,已站在符禹山头上,正抬手劈开一道玄光,顺着那玄光隐入梵音谷中。

重霖觉得,虽然这梵音谷着实古怪,唯有每年冬至起的两月间,一个法力高强的仙者以外力强开此谷才不会致其为红尘浊气所污,而今日为冬至,是安全启开此谷的第一日,但也不必着急。再说帝君向来不是一个着急之人,今日后的两月他皆可自由出此谷。但他老人家竟抛开尚做客太晨宫中的佛祖,不远万里地跑来符禹山,难道就为了能第一时间遁入谷中给比翼鸟一族那窝小比翼鸟讲一讲学吗?他老人家的情操有这样高洁吗?

重霖纠结地思虑半日不知因果,掉头心道,权当帝君这两年的情操越发高尚了吧,同齐来的仙伯驾云回了太晨宫。

比翼鸟的宗学建成迄今为止已有万八十年余,据说造这个书院的是位有品位的仙者,不仅址选得好,学中的小景亦布置得上心。譬如,以书斋十数余合袍的这个敝院,院中就很有的情趣地添了一泓清溪。溪水因地势的高低从院东流向院西,高低不平的地势间修砌出青石铺就的小台阶,台阶或上或下都种了青槐老松,夏日里映照在水中时,颇有几分禅意在里头。像冬日里,譬如此时,被积雪一裹,一派银装,瞧着又是一种清旷枯寂的趣味。

凤九原本很看得上这一处的景,常来此小逛,今日却提不起什么兴致,徒带了昨夜誊抄的几卷经书,蹙眉沿溪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