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 > 第五章

第五章

凤九是后来听燕池悟说,才晓得姓燕的被东华一掌挑开朝她扑过来时,正遇上地处符禹山颠的梵音谷开谷。他们这一落,正落在梵音谷一个突出来的峭壁上。

梵音谷是符禹山上十分有名的一个山谷,里头居的是四海八荒尤为珍贵的比翼鸟一族。

传说中,比翼鸟族自化生以来,一直十分娇弱,后来更是一代娇弱过一代,稍沾了些许红尘的浊气便要染疾。故此,多年前他们的老祖宗历尽千辛寻着这个梵音谷,领着阖族人遁居此谷中。

为防谷外的红尘浊气污了谷内比翼鸟的清修,梵音谷的妙处在一甲子只开一回,一回只开那么短短的一瞬,小小的一个缝,可容许向谷内办事的九天仙使通行。

天上专司行走梵音谷办事的仙使,接替前任初来,这个山谷时,需历练的第一件本事,便是如何抓住开谷的那个间隙,用那么短短的一瞬,从那么一条缝隙挤进山谷里头。最有慧根的一个仙使练这个本事也足足练了三千年。

凤九觉得,燕池悟早不扑晚不扑,偏梵音谷开谷是扑过来;脚下的歪风不吹东不吹西,偏将他们直直吹进石壁上那个一条缝似的通道里头;那个石缝一份不多一分不少,刚够他们二人并列着被吹进去;综上所述,这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运气……

同是天涯沦落人,凤九四顾了一圈,寻了条干净的长石坐了,见燕池悟正抱着玄铁剑,背对着她蹲在生了青藤的一处山壁旁。

她觉得,他的背影看上去有点愤怒。

方才落下来时,燕池悟正垫在凤九的下头,千丈高崖坠地,地上还全铺排着鹅卵石,痛得他抽了一抽,却使硬撑着一声没吭。凤九稳稳地从他身上爬下来时,他又抽了一抽,额头冒了两滴冷汗,还是硬撑着没有吭声。凤九思量片刻,道了声谢,觉得姓燕的虽然长得是个十足的娘娘腔,到时有担当的真男人,此举虽然算不上救了她的命,却也免了许多皮肉之苦。燕池悟他,是个好人。一旦做了这个念头,眼中瞧着他的形象立刻亲切许多,也不好用“姓燕的”来称呼。

燕池悟弱柳扶风的蹲在山壁前,小风一拂,衣袂飘飘间,瞧着身姿纤软,惹人怜爱。

凤九蔼声唤他:“小燕。”

小燕回头,柳眉倒竖,狠狠地剜她一眼,含愁目里腾起熊熊怒火:“再喊一句小燕,老子把你舌头割下来下酒。”

凤九觉得,对着这样的小燕,自己从前并不觉得的母性也被激发出来,心底变得柔软无比,仍是蔼声地道:“那你让我喊你什么?”

小燕想了一想,蹲着狠狠地道:“凡界的人称那些虎背熊腰的伟男子,都喊得什么,你就喊老子什么。”

凤九瞧着燕池悟一抽一抽的瘦弱肩背,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水笋般的手指头,道:“小燕壮士。”

小燕壮士很受用,眯着眼很有派的点了点头。

凤九前后遥望一番,道:“这个地方前不招村后不近店,不知怎么觉得术法也使不大出,小燕壮士你身上又带了伤需要暂歇歇,不如我们随意说说话。”

小燕壮士被连叫几个“壮士”,很是受用,先前的一丝愤怒跑的山远,难得温和的道:“想说什么,说吧。”

凤九兴致勃勃的凑过去:“其实,我看小燕壮士你是个义薄云天的英雄,有个疑问想请教请教。”话中又凑过去两分,“当年诓东华帝君他入十恶莲花境的事真是你做下的?我从前也一味相信,但今日却觉得 ,这个事儿做得有些卑鄙,不像是你这等义薄云天的英雄使出的手段。”

义薄云天的小燕壮士默了一默,脸上飞起两抹丹赤,瞧着竟似羞惭之意,半响才道:“是、是老子做的又怎的?”

凤九含蓄地表示惊讶。

小燕壮士恼羞成怒地道:“那冰块脸不是个好人,你跟了他,也不见得是个好事!”

凤九含蓄地再表示一回惊讶,道:“你且说来。”

据小燕壮士的口述,将东华锁进十恶莲花境纯属一个误会,他大爷当年 ,其实如同今日一般的浩然正气,同人打架,讲的是一个坦荡,是一个光明正大。

当年,他一心仰慕姬蘅公主,听说姬蘅的哥哥要将她另行婚配,心中十分的焦急。他们魔族一向敬重武力,他觉得,倘若他打赢了东华,姬蘅定将他另眼看待,得了姬蘅的青眼,再去向她哥哥提亲,此事就成了七分。

他使了平生才学,写成一副三寸长一寸阔的战帖托有几分交情的斗姆姥姥捎给东华,七日后得了斗姥回音,道东华回说近日太晨宫中的茶园正值采茶时节,事忙不允。

得了这个信,一方面,他觉得东华的理由托得是个正经,应时采茶对于他们这些斯文人来说一向是大事,但另一面,他又很不甘心因这么一件事误了他同东华的决斗。于是,他偷偷地潜进了东华的太晨宫,受累一夜,将待采的几分茶地全帮他采办了,天明时裹了茶包捎去给东华,想着帮他采了茶,照理他该感动,就能腾出几个时辰来同自己打一场了。怎料东华行事不是一般常理可推,心安理得地接了茶包,面无表情道了声谢,又漫不经心道近日得了几棵香花香树需栽种。他以为是东华考验他,一一地接了,去得田头一看,哪里是三四棵,足有三四十捆树苗晾在地头。他受累两日,又将三四十捆香树香苗替东华栽种了,回来复命。绕不过他事多,又说还有两亩荷塘的淤泥需整饬。他整饬了荷塘,又听他道太晨宫久失修缮,上头的旧瓦需翻捡翻捡,翻捡了旧瓦,前院又有半园的杏子熟了需摘下来……

小燕壮士忙里忙外,东华握着佛经坐在紫藤花架地下钓鱼晒太阳,十分悠闲,他宫中的仙使婢子也十分悠闲,阖宫上下都悠闲。小燕壮士为了能同他一战,忍气吞声地将他阖宫上下都收拾齐整,末了提醒他向他邀战,请他兑现诺言。东华却持着佛经头也没抬:“我什么时候许诺给你了?”

小燕回他:“你亲口说的,要是老子帮你做了什么什么,你就考虑同老子决斗的事。”

东华慢悠悠地抬头:“哦,我考虑过了,不打。”

小燕愣了,他终于搞明白,东华是在耍他。临潜入九重天时,他座下的两个魔使殷殷劝谏他,说东华虽在海内担了端严持重的名头,恐性子或许古怪,他们的君主心眼却实,他还觉得两个魔使废话忒多。如今,真个被白白地戏耍了许久。

一阵恼怒上头,他寻思着,一定要给东华个教训。是夜,便闯了七层地宫拿了被东华封在宫中的锁魂玉,逼他到符禹山同他决斗,璧萦锁魂玉,锁的正是集世间诸晦暗于一世界的十恶莲花境,此中关押的是戾气重重不堪教化的恶妖,倘丢失干系到整个四海八荒近百年能不能太平。

东华果真为了这方玉石追他到符禹山顶,符禹山上摆出一场恶战,东华招招凌厉,他一时现了颓败之相,觉得要不是前些日子同他忙里忙外费了些体力,何至于如此,尤其不过,鬼迷心窍就开了那块玉,将东华锁进了玉中的莲花境......

这一番才是这桩事真正的始终。

话末,小燕壮士叹了一声,叹这桩事后头传出去添在自己身上的一笔污名,气馁地拿了一句读书人常说的酸话总结点评:“一切,其实只是天意。”

凤九憋了许久没忍住,扑哧笑出声,瞧着小燕壮士面色不善,忙正了神色道:“他真是太对不住你了,你继续,继续。”

燕池悟抱剑埋头生了会闷气,复又抬头冷笑两声,哼哼道:“其实老子如今也不怎么记恨他了,他也遭了报应,听人说激怒仇人的最好办法是怜悯他,老子现在,其实真的很怜悯他。”

凤九宠辱不惊的表示,愿洗耳恭听。话毕,面色淡然地朝着燕池悟挪了几分,微不可查的倾了倾身。

小燕壮士一双柳眉足要飞到天上去:“四海八荒都传闻东华是无欲无求的神仙,老子却晓得他对一个人动过真情,你想不想晓得这个人是谁?”

凤九面无表情地道:“姬蘅。”

小燕唬了一跳:“你怎的晓得?”

凤九在心里咬住小手指:“他爷爷的,真的是姬蘅。”面上仍不动声色:“你请说,我看跟我晓得的是不是同一回事。”

小燕说的,同凤九从前猜的差不了几分,东华他果然是因姬蘅在十恶莲花境的照拂,红线一牵对她动了情,这桩事的前半截她其实比燕池悟还清楚些,因十恶莲花境里头姬蘅照拂东华时,她就歪在一旁瞅着。只不过,那时她是一头不会说话的小狐狸。

她的本心并不想在此等关键的时刻变作狐狸,但她同人立了死约,这个事说来有些话长。

那时,东华提剑前去符禹山同人打架传入她的耳中,她正捏了笤帚在太晨宫前院扫地,立时丢了笤帚急急地奔往南荒,赶着去瞧一瞧到底是怎么个动静,奔出天门才想起不辨方向,幸亏路过的司命肯帮忙,借了她能引路又能驮人的宝贝速行毡,匆匆将她带到战事的上空。

她赶到时,符禹山上已鸣金收兵,只见得一派劫后余生的沧桑,千里焦土间嵌了个海枯石烂的小泽,正中几团稀泥,稀泥中矗了座丈把高的玉山。原应在此对打的二人杳然不知去向,唯有个大热天披着件缂丝貂毛大氅的不明男子浮立在云头,炎炎烈日下,手中还捧了个暖炉,朝凤九道:“你是来救人的?”凤九看着他,觉得很热。

稀泥中的玉山正是变化后的锁魂玉。东华被关在里头。燕池悟拿不走收了神仙的玉石,将它胡乱一丢喜气洋洋地打道回府了。穿着缂丝貂毛大氅的不明男子是玄之魔君聂初寅,他路过此处,正碰上此事,隐身留在此境,原本想讨些便宜。

锁魂玉这个东西,进去很容易,出来何其艰难,东华造它原本又留了些参差,例如收了神仙后再难移动半分。聂初寅讨不着什么便宜正欲撒手离去,时来运转碰上匆匆赶来的凤九,有着九条尾巴的红狐狸——白家凤九。

聂初寅生平没什么别的兴趣,只爱收集一些油光水滑的毛皮,他家中姬妾成群,全是圆毛没有个扁毛,也足见他兴趣的专一。寻常神仙相见,都没有启开法眼去瞧别人原身的道理,但在他这里这个礼不作数的。透过凤九虽然还没有长得十分开但已很是绝代的面容,他一双法眼首先瞧见的是隐在她皮相下的原身,和身后的九条赤红且富丽的长尾。

他抬手向凤九:“你是个神仙?同东华是一伙的?你是来救他的?”得她点头,他由衷地笑了:“他已被燕池悟锁入了你脚下的十恶莲花境,要进去,凭你身上的修为是不够的。”说到此处,略顿了顿,更加由衷地笑道:“你愿意不愿意同本君做个交易,将你身上的毛皮和身后的九条尾巴借本君赏玩三年,本君将自己的力量借你五分来救他,你意下如何?”

情势有几分危急,凤九乍一听东华被锁进了十恶莲花境,魂都飞了一半,待飞了一半的小魂魄悠悠飘回来时,只听见聂初寅说要将自己的力量借她五分助她营救东华。天下竟还有这等好人,她想,虽然这一身打扮着实让人肉紧。

她的意下当然甚和,非常感激地点了头,连点了十几个头。照魔族的规矩,这一点头,契约就算成了。一道白光一闪,莫名其妙间毛皮和尾巴已被聂初寅夺了去,她才晓得方才的话自己漏听了极重要的一半。失了九条尾巴其实没怎的,顶多是秃尾巴不够漂亮,但失了毛皮,也就失了容貌,失了变化之能,亏得姓聂的还有几分良心,换了她一顶极普通的红狐狸皮,让她暂时穿在身上。其实也容不得理论,先救东华要紧些。

无论什么时候回忆,凤九都觉得,她当年在十恶莲花境中的那个出场,出的很有派头。

当时,她头顶一团宝光,脚压两朵祥云,承了聂初寅的力,身子见风长得数百倍大,转入十恶莲花境中,扬脖就刮起一阵狂风,张口就吐出一串火球,打个喷嚏都是一通电闪,整一个会移动的人间凶器。

她觉得这样很是气派,很是风流。但,那时东华有没有注意到她这么又气派又风流的一面,多年来并没有求证过。

彼时莲花镜中的无边世界已被东华搭出一道无边结界,结界彼端妖影重重,见得万妖之行。此端不知东华在使何法术。苍何剑立在他身边两丈远,化作七十二道剑影罗成两列,罗列的剑影又不知何故化作娑罗树,盘根错节的长出丛丛菩提往生花,于弹指间盛开凋零,幻化出漫天飘舞的花雨。飘零的花瓣在半空中结成一座八柱银莲法轮,奕奕而动。法轮长转,佛法永生,衍生永生佛法的法轮中乍然吐出万道金光,穿过接天的结界在彼端狰狞发怒的妖物身上一照,隔得近些的要受金光的临照度化,立刻匍匐皈依,瞧着挺漫长的一个术,实则只是一念,连一粒沙自指尖抛落坠地花费的时间都不到。

多年以后,凤九才晓得这个花里胡哨的法术,乃是发自西天梵境的佛印轮之术,意在大行普度之力,以佛光加持普照众生,世间仅三人习得。她当时并不知它这么稀罕,只是激动的觉得,这个法术使起来如此的有派,如果她的陶铸剑也能这么一变,变出七十二把扫帚来,扫院子时该有多么的快。

习得此术的三人,一为西天梵境的佛陀,一为昆仑虚的墨渊,一为她眼前的东华。前两位倒确然一颗菩提心,使这个时一般为的真普度;东华此时使这个,却纯属逼于无奈。要走出十恶莲花境,只有将以锁魂玉圈出的这个世界毁了,倘若不将关在此处的妖物先行处理,毁掉这个世界冲出去时必然也将妖物带出去;但倘若以他一贯的风格将他们一剑灭了,成千上万被灭的妖物集成的怨念又要溢往四海八荒,被有心的一利用,搞不好将天地都搅一个翻覆。总的计论下来,他活蹦乱跳的只有费许多的心思,将这些妖物能度化的先度化了,不能度化的再灭不迟,届时有怨念也不至于那么多,成不了什么大器。岂知度化人实在是个力气活,妖物万万千千又甚众,佛光照完一圈,已费了他八成的仙力,一时体力回复不及,结界外却还有几个不堪度化的活蹦乱跳的恶妖头头。

东华落一回难,着实很不容易,凤九分外珍惜这个机会,欢天喜地的登上了历史的舞台。站在历史的大舞台,她豪情满怀。一来,今日不同往日,她承了聂初寅五分的力,已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威武红狐;二来,下头东华在看着,她难得在他眼前风光,不风光实在对不起聂初寅诈骗她一回。

她迎风勇猛的一跃腾出东华铺设的结界,妖物们方才被佛光照的有些迟钝,还没反应过来,头顶已经迎来好一串火球天闪,或劈或滚,一劈一滚都是一个准,倒不虚发。你来我往几十回合,素来为非作歹纵横妖道的几个大恶妖,居然,就这么被她顺顺利利的,一气呵成的给灭了。

当然,她也受了些伤,皆是意外,一是喷火时,因这个技艺掌握的不是那么熟练,将肚子上的毛燎了一些,鼓起几个水泡;二是打电闪时,也不是特别的熟练,电闪已经劈出去了抬起的爪子却忘了收回去,将爪子劈了个皮焦肉烂。

她神经有些粗,当时不觉如何疼痛,妖物一灭心一宽,突然觉得疼痛入骨,顺着骨髓转入肺腑,一抽,直直地从云头上摔下来,半道疼晕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掉下来时,正砸在抬头仰望她的东华怀中。

时隔这么多年,凤九还记得那个时候她其实并没有马上醒转过来。

她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的主题如同佛祖舍身伺虎一般,极有道义。

梦里头烈日炎炎,烟尘裹天,碧海苍灵干涸成九九八十一倾桑田。

田间裸出一张石床来,东华就躺在那上头,似乎有些日子没吃饭了,饿的气息奄奄的。

她瞧着他,心疼得不得了,不知道为什么就能说话了,伸手递给他:“要不你先啃啃我的爪子打个尖罢,已经烤好了的,还在冒油,你看。”

东华接过她的爪子,端详半天,果然从善如流地咬了一口,她觉得有点疼,又有点甜蜜,问东华:“我特地烤得外焦里嫩的,肉质是不是很鲜美可口呢?”

他伸手不知拿了一个什么,“我觉得还要再加点盐”话落地,好一把雪白的盐巴从天而降······

她疼得嗷了一声,汗流浃背地一个激灵,疼醒了。

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底之人果然就是东华,但握着她那只负伤累累的小爪子的,却是个白裳白裙,没有见过的美人。她的爪子上被糊了什么黑糊糊的膏药,美人正撕开自己的一道裙边,用一道指头宽的白绫罗,芊芊十指舞动,给她一根一根地包她方才威风作战时被烤伤了的手指头。

凤九后来晓得,这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就是传说中的姬蘅,因听说自己做了红颜祸水,引得燕池悟跑来符禹山找东华决斗,抱着劝架的心匆匆赶来阻止他二人的厮杀,半路上却走岔了道不幸错过收尾,又不知怎么一脚踏进这个十恶莲花境,就遇到被困的东华。

多年以后,往事俱已作古,凤九已能凭着本心客观一想,才觉得,姬蘅委实要比她和东华有些许缘分,她从前,却没有深虑过这个问题,那时她窝在姬蘅的怀抱里,眼底现出两三步外东华靠坐的身影,心中早已激动非常,哪里还有什么空闲考虑旁人之事。

其时,距东华在琴尧山救下她已过了两千多年。

两千多年来,他们离得比较近的一回是东华在前院的鱼塘钓鱼,她在鱼塘的对面扫地;一回是东华在后院的荷塘同人下棋,她在荷塘的对面扫地;还有一回东华提了个瓷水壶在茶地里悠闲地给茶苗浇水,她在田埂的对面扫地······虽然她其实许多年不曾近前瞧过东华,但是他的模样在她心中翻覆地熨帖了多年,比幼时先生教导,一日三诵的启蒙读物《往世经》还记得牢固。

他并没有什么变化,俊美威仪自古及今。但失了一些仙力,看上去像刚睡醒的模样,面容中透露出些许慵懒。他懒懒地坐在一旁,撑头瞧着姬蘅水葱样的手指在她火红的狐狸皮间来来往往,默然的神色里,隐约含着几分认真。

姬蘅的手法确实熟练,但魔族单凡美女都爱留个尖尖长长的手指甲,凤九的肉嫩,禁不住姬蘅的长指甲不经意地一戳又一戳,痛得呜呜了两声又哼哼两声。东华虽然打架打得多,战事历了不少,仙根尚幼时负伤也是时有,但包扎伤势这等细致的事倒还从来没沾过,随手挑了几根白绫罗,拿无根水浸了浸又往手上比了比,言简意赅地开口道:“我来吧。”

凤九不晓得他没有什么经验,眼泪汪汪地朝他挪了挪,还委屈地抽了抽鼻子。

莲花境正是入夜之时,有一些和暖的雾气升腾上来,在结界中一撩,云蒸霞蔚间,虚示了几分轻浮。

白绫罗裹着雾气缠上她受伤的爪子和肚皮。东华的面容瞧着还是一番与己无关的冷静淡泊,指法却比姬蘅要温柔许多,她没有怎么觉得痛,已经包完了。他给她包伤口的模样有一些细致认真,她从前远远地瞧过他在院子里给烧好的酒具上釉,就是这么一副淡漠又有点专注的派头,她觉得很好看。

东华打好最后一个结,姬蘅凑上去:“帝君。你……把她包成这样,她怎么走路啊?”

凤九举起包得小南瓜一样的小爪子,眨巴眨巴眼睛,无根水浸过的东西没有十天半月是干不了的,她觉得自己的爪子凉悠悠湿漉漉,没有了方才的痛楚。但是三只腿立久了自然不稳当,眼看一歪就要摔倒在地,万幸被东华轻飘飘一捞拎到怀中,捉住她被包好的爪子放在她的身前:“再吐一个火球试试。”

凤九不甚明白他的用意,还是从善如流地吐了一个,火球碰到爪子上的绫罗,哧一声,灭了。东华讲绫罗上几个没有立时熄彻底的火星拨开,道:“包厚点,不容易烧穿。”

姬蘅愣了愣,有瞧了瞧凤九,悟过来 他话中的意思,笑道:“依奴的浅见,此前作战,小狐狸受这个伤,乃是情势相逼,平素它并不至于喷出火球来自己伤着自己,帝君怕是多虑。”瞧着凤九也反应过来羞怒地睁大眼睛的样子,怜爱地又补了一句:“你瞧她这一副聪明相,也不像是个笨到这种境地的。”

凤九听姬蘅夸自己一脸的聪明相,顿时对她徒增几分好感。

东华的手搭在她头顶的绒毛上,缓缓梳理,闻言瞟了她一眼:“难说。”

凤九觉得,东华对自己产生了很大的误会,她一向就晓得东华其实喜欢一脸聪明相的,他从前的几头坐骑一头比过一头的聪明,这就是例证。前后一思索,她觉得为今之计,只有喷一个有力道的,且对外物有杀伤力而对自己完全没有杀伤力的火球才能解除他对自己的误会了。于是她撑起身子,竭尽全力地一开口----火球倒是从肚子里酝酿了出来,却因用力过猛喉咙口灌了风,痒得一阵咳嗽,呛在嘴里被咳嗽引出口,遇风即着,正落在她没受伤的那只爪子上,刺啦,爪子上的绒毛被点着了....

东华见势急忙伸手握住她的小爪子,指尖的仙泽笼着寒气一绕,立时将火球冻成了冰珠。他将她抱起来,像是对姬蘅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果然这么笨。”凤九抬起眼皮瞧一瞧被燎掉一点毛的右爪子,又瞧一瞧目不转睛看着她的东华,惭愧得将头默默扭向一旁,在心里郁闷地、痛苦地、丢脸地翻了个跟头。

在凤九如同一张旧宣纸的泛黄记忆中,十恶莲花里头,她同东华,还有姬蘅共处了七日,盖因要摧毁此间的世界供他三人走出去,需东华用这些时日蓄养精神,已恢复以往的仙力。有一句话,说的是心所安处,即是吾乡,凤九待在东华的身板极是心安,看着这个一片荒芜的十恶莲花境也觉得百般的可爱,可怜前爪坏了一只,走路不利索,才勉强压抑住这愉快的心情,没有撒泼打滚地庆祝。

东华日日打坐,姬蘅则到处找吃的,找了一圈发现此地只产地瓜。其实以她的修为,一年半载不进食也无妨,东华更不用提,但凤九却是刚历了场大战,仙力折损极大,第一天没吃东西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站都站不稳,姬蘅才专为她辛苦地寻找吃食,拿来给她吃。凤九觉得,姬蘅她这么为着自己,她是个好人。头三四天,她还能自己吐出火球来将地瓜烤一烤,哪里晓得聂初寅算盘打得忒精,渡给她的法力不过能撑三天,三天后化得连烟都没了。姬蘅习的是水系术法,也变不出什么火苗来帮她烤地瓜。她很发愁。她有点挑食,没有烤过的地瓜,她吃不下去。

其时,一旁打座的东华正修回第一层仙力,似涅槃之凤,周身腾起巨大的白色火焰,急是壮观美丽。因他化生的碧海苍灵虽是仙乡福地,纳的却是八荒极阴之气,一向需天火的调和。每修回一层仙力,势必以天火淬烧后才能为已身所用,正是他修行的一个法门。姬蘅看得很吃惊,凤九比姬蘅还没见过世面,更加吃惊,惊了片刻,眼中一亮,忍着左前爪的痛楚撑在地上,右前爪抓起一个地瓜铆足劲儿地往火中一扔——见扔成功了很振奋,开心地一鼓作气又扔了七八个。扔完了两眼放光地静静等候在一旁 ,果然,不一会儿天火渐渐熄灭,结跏跌坐在东华身旁,七零八 落地散着好几只烤熟的地瓜,飘着幽幽的香气,他怀中还落了两 只。

姬蘅目瞪口呆地垂头去瞧凤九,凤九没有感受到她的目光,正 颠颠地瘸着一个爪子歪歪倒倒地朝熟地瓜们奔跑过去,先将两个落在东华怀里的用右爪子小心刨出来,再将散落一旁的堆成一个 小堆。

还没堆完已经被东华领着后颈子提了起来,姬蘅惊恐地闭上了 眼。凤九怀里头两只小爪子还抱着一个地瓜,有点烫肚子,但东华将她提得那么高,放手的话,这个地瓜摔下去一定会摔坏,多么可惜。

东华瞥了她一眼,将地瓜从她怀里头抽走:“你一次吃得完这么多?”

凤九眼巴巴的点头,她正值将养身体,其实食量很大。但瞧见东华微不可查的扬了扬眉,她不晓得他要做什么,见他将她放下来,若无其事的把手中的地瓜掰开分成两份,一大一小,只递给她尤其小的一份:“今天,只能吃这么多。”

她不可置信,爪子在地上刨圈圈,这么小的一份,她根本吃不饱,听到东华慢悠悠的道:“要么贴着那个石头罚站半个时辰,就把剩下的给你。”

凤九委委屈屈地抱着那一小份地瓜去石头旁罚站,站了一刻,姬蘅背着东华过来看她,蹲在她身前:“你晓不晓得方才你丢那几个地瓜进去的时候,有两个直直砸在了帝君的脑门上,我都替你捏把冷汗。”凤九转过身背对着不理她,觉得她刚才没有帮自己求情,没有义气。姬蘅将她转过来,笑道:“帝君是逗着你玩儿, 你猜我方才看到什么?其实天火烤的那几个地瓜烤得并不好,烤地瓜是要用小火慢慢地烤才好吃,否则外头烤得焦了,里头还是生的,吃了非拉肚子不可。帝君正在那边用小火帮你慢慢烘烤剩下的几只。你罚站完了就吃得上了。”

那天下午,凤九吃上了三万多年以来最好吃的一顿烤地瓜。

以凤九的经验,倘若记忆在脑子里,很容易混乱,尤其像他们这等活得长久的神仙。但记忆若在舌头上,便能烙成一种本能, 譬如孩提时阿娘给她的一口家常菜,许多年之后仍能记得它的味道,也譬如东华烤给她的这顿地瓜。

其实那个时候,凤九瞧着姬蘅那堪描入画的一张脸,听着她可以和东华说说话,有时也有点羡慕,但每当莲花入夜之时,她又很庆幸自己此时是头小红狐。像此时姬蘅就须远远睡在巨石的另一侧来避嫌,但她就能睡在东华的身旁,而且东华果然对毛茸茸的,油亮亮的物种很喜爱,夜里寒气腾上来,她觉得受冻的时候,他也时常将她拎到怀中来帮她取一取暖。

头几天的夜里,她乖乖地依偎在东华身旁,还有点不好意思,不敢轻举妄动,后头几天,她已经不晓得不好意思几个字该怎么写,时常拿爪子去蹭东华的手,入睡时还假装没有知觉地把身体粘在东华的胸口,假如东华退后一寸,她就粘上去两寸,假如东华打算挪个地方睡,她就无耻地在睡梦中嘤嘤嘤地假哭,这一套都是她小时候未断奶时对她阿娘使的招数,她无耻地将它们全使到东华的身上,竟然也很管用。

十恶莲花境最后的一夜,天上渐渐沥沥飘了一场雨,东华用仙术化出一个透明的罩子,凤九贴在罩子上仰视雨夜,觉得很好奇,雨珠从遥遥无尽的天顶坠下,竟是翠蓝色的,蒙蒙的天幕上还有星光闪烁,衬着莹莹水光,像洪荒时从混沌中升起照亮大地的天灯。她很有感觉地看了一会儿,想着明日从这个地方走出去,万一东华并不想带她回天上,说不得就有终须的一别。就算她想在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太晨宫,也须得三年后。她伤感地摇头晃脑了一会儿,听着叮咚的雨声,越加感到一点孤寂,颓废地打算踱回来睡觉,一抬头却见东华已经睡熟了,银色的长发似山巅之雪,又似银月之辉,他平日里脸上有表情的时候,因偶尔闲散,故显得脸廓柔和一些,闭眼熟睡的时候,眉眼间却像是冰雕而成。

凤九眼睛一亮,顿时将那微末的伤感都忘到九霄之外,蹑手蹑脚地匍匐着爬过去,趴在东华的面前,默默地,又有点紧张地看了一小会儿,她觉得东华是真的睡着了,闭着眼睛凑上去就要亲一亲他。她早就想趁他睡着的时候对他做这样的事,只是前几夜东华在入睡之前总还要屏息打坐个一时半刻,她等不及先睡了。今夜可能是老天爷怜悯她的虔诚用心,给她掉下来这个便宜,老天爷这么向着她,她很欣喜。

但此时她是个小狐狸,要嘴唇相贴地亲一亲东华,其实有些难度。她为难地伸出舌头,比了半天,在东华的嘴唇旁快速地舔了一口,添完迅猛地趴下装睡,眼睛却从爪子缝里往外瞟。东华没有醒过来,她候了片刻,蹭得近两分,又分别在东华的下巴和脸颊旁舔了两口,见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她心满意足,胆子也大起来,干脆将两只前爪都撑在他的肩上,又在他的眼睫、鼻子上各舔了好几口。但是一直有点害羞,不敢往东华的嘴唇上舔。

她觉得他的嘴唇长得真是好看,颜色有些淡,看上去凉凉的,不晓得舔上去,不,她在心中神圣地将这个行为的定义上升了一个层次,是亲,不晓得他的双唇亲上去是不是也是这么凉。酝酿半刻,“这就是我的初吻”,她在心中神圣又庄严地想道,神色也凝重起来,试探地将舌头沾上东华的唇,千钧一发的一瞬,一直睡得十分安好的帝君,却醒了。凤九睁大眼睛,她早就想好了此种状况,肚子里已有对策,是以并不那么惊慌,有些哀怨地想,这一定是全四海八荒最短的一个初吻。

璀璨的星光之下,翠蓝色的雨落在透明罩子上,溅起朵朵的水花,响起叮叮咚咚的调子来,像是谁在弹奏一把瑶琴。东华被她舔得满脸的口水,倒是没动什么声色,就那么瞧着她。

凤九顿了一顿,端庄地收回舌头,伸出爪子来爱惜地将东华脸上的口水揩干净,假装其实没有发生什么。她觉得她此时是个狐,东华不至于想得太多,假装她是个宠物在亲近主人应该就能蒙混过去,这就是她想出的对策。她一团天真地同东华对视了片刻,预测果然蒙混了过去,纵然亲东华的唇亲得不算久,没有将油水携够,但也赚了许多,她感到很满足,打了个呵欠,软软地趴倒在地准备入睡,还无意识地朝东华的身旁蹭了蹭。罩子外雨声渐小,她迷迷糊糊地入睡,东倒西歪地翻了个身,在东华的眼皮底下,一会儿睡成一个一字,一会儿睡成一个人字。

第二天一大早,凤九醒来时天已放亮,翠蓝色的雨水在罩子外头积了一个又一个水坑,几缕朝阳的光芒照上去,像宝石一样闪闪发亮,很好看。东华远远地坐在他寻常打坐的山石旁养身,姬蘅不知从哪里找了一捆柴火,拿了一个方方正正的木材和一个尖利的石头,琢磨这钻木取火给凤九烤地瓜。凤九慢慢地走到姬蘅的身旁,好奇地看她准备怎么用石头来钻这个木,胃却不知怎么的有些酸胀。她打了一个嗝。姬蘅的火还没有钻出来,她已经接二连三地打了七八个嗝。姬蘅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她的肚皮,胀胀的。东华许是养好了神,看着姬蘅这个一向习水系法术的拎着一个木头和一个石头不知所措,缓步走过来。

此处姬蘅正将凤九翻了一个身,打算仔细地体察一下她的症状,看见东华过来,忧心忡忡地招呼道:“帝君你也过来看一看,小狐狸像是有一些状况。”凤九被摆弄得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还有一些朦胧的睡意尚未消散,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瞧着东华的云靴顿住她的身前,蹲下来,随着姬蘅,也摸了摸她圆滚滚的肚子。她有点脸红,摸肚子这个事,倘若在男女之间,比在脸上舔一舔之类要出格许多,一定要十分亲密的关系才能做,她的爪子有点紧张地颤了颤,

姬蘅屏住呼吸,探身问道:“小狐狸它这是怎么了?该不是这个莲花境本有什么浊气,它前些日子又受了伤,或是什么邪气入体的症候......”

东华正捏着凤九的爪子替她把脉,道:“没什么。”凤九虽然半颗心都放在了东华捏着她的手指上头,另半颗心还是关切着自己的身体,闻言静了静心。却听到这个清清冷冷的声音慢条斯理地又补充道:“是喜脉。”直直地盯着她这一双勉强睁大的狐狸眼:“有喜了吧。”

姬蘅手上的长木头咣当一声掉了下来,正中凤九的后爪子,凤九睡意全消,震惊难当,半天才反应应过来脚被砸了,嗷呜哽咽了一声,眼角痛楚得滚出两颗圆滚滚的泪花来。

东华面上表情八风不动,一边抬手帮凤九揉方才被砸到的爪子,一边泰然的看着她,雪上添霜地补充:“灵狐族的族长没告诉你,你们这一族戒律森严,不能胡乱同人亲近的原因,因一旦同人亲近,便很容易......”

未尽的话被一旁的姬衡结结巴巴的打断:奴......奴还真......还真尚未听说这事......这等逸闻......”

东华眯了眯眼睛:“你也是灵狐族的?

姬衡摇了摇头。

东华慢悠悠地道:“非他们一族的,这样的事当然不会告诉你,你自然没有听说过。”

凤九其时,却几经蒙懵了。她并不是灵狐一族,但此时却是被披着灵狐的皮。也许承了灵狐的皮,也就承了它们一族的一些特性。她虽然一直想和东华有一些发展,但是未料到,无意间发展到了这个程度,她一时,并不是那么的能够接受。

不过,既然是自己的骨肉,还是应该生下来的它?但孩子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生下来的?听说养胎时还有各种需注意的事项,此种问题该向何人请教?还有,倘若这个孩子生下来,应该是跟着谁来姓,东华是没有什么姓氏夫人,论家族的渊源,还是应该跟着自己姓白,不过,起一个正式的学名乃是大事,也轮不到自己的头上,但是可以先给它 起一个小名,小名就叫做白滚滚好不好呢?

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闪过许多的连头,踉跄地从地上爬起来,踉跄地走了几步想找一个地方静一静顺便打算一下将来,一瘸一瘸的背影有点寂寥和忧郁,却没有看到东华淡漠的眼中一闪而逝的一抹笑意。

那个时候她很天真,不晓得正儿八经地耍人一直是东华一个特别的爱好和兴趣。似夜华和墨渊这种性子偏冷的,假若旁人微有冒犯他们多半并不怎么计较,似连宋这种花花公子型的,其实很乐得别人来冒犯他他才好加倍地冒犯回去。至于东华,他的性格稍有些许特别,单这么万万年来,倒是没几个人冒犯了他能全身而退。

说来丢脸的是,她被东华整整骗了一个月,才晓得自己并没有因亲了他就平白的衍出一根喜脉来。这还是东华带着她回到九重天,她无意间同司命相认,用爪子连笔带写地同司命求救孕期该注意什么事项,被他晓得了前因后果,才告知了她真相。她记得那个时候司命是冷笑了的,指天发誓道:“你被帝君他骗了,你能亲一亲他肚子里就立刻能揣上了小东华,我就能谁都不亲地肚子里自己长出个小司命。”她觉得司命敢用自己来发誓,说明这个誓言很真。她晓得这件事的真相,竟然还没出息地觉得有点可惜,有点沮丧。

至于据燕池梧所说,东华与后来同他生出缘分来的姬衡的一些故事,她没有听说过。在她的记忆中,当东华一把苍何剑将十恶莲花镜裂成千万残片,令锁魂玉也碎成一握齑粉的时候,他同姬蘅不过在符俞山巅客套地坐了坐,便就此分道扬镳了。

那时她还十分担心东华可能会觉得她是一头来历不明的狐,他一向好清静,不愿将她领回太晨宫,姬蘅又这么喜欢她,或许他要将她赠给姬蘅。

她这个毛茸茸的样子天生讨少女们的欢喜,又兼懂人言,就更加惹人怜爱,分手时,姬蘅果然如她所料想要讨她回去抚养。东华正在帮她拆换爪子上的纱布,闻言没有同意。凤九提心吊胆地得到他这个反应,面上虽还矜持的装作他如此回答于她不过一朵浮云,心中却高兴得要命。昂首时,瞧见美目流盼的姬蘅为了争抢她眼中蓄出了一些水汽,又有些惭愧得觉得不忍,遂在眼中亦蓄出了一些模糊的水汽,做出依依不舍的模样瞧着姬蘅,想凭此宽慰她一二。

姬蘅果然心思缜密,她这微妙的表情变化立刻被她捕捉在眼中,拭了拭眼角不存在的眼泪,执意地同东华争抢她:“小狐狸也想跟着奴,你瞧她得知要同奴分开,眼中蓄着水汽的模样多么可怜,既然这是小狐狸的意愿······”

凤九听着这个话的走向有点不大对头,刚要警戒的收起眼中的水汽,却已被东华拎起来。她眨巴眨巴眼睛,瞧见他一双眉微微蹙起,下一刻,自己已被干脆又直接地塞进他宽大的袖子里:“她一个心智还未长健全的小狐狸,懂得什么,魔族的浊气重,不适合她。”语声有些冷淡,有些疏离。

她在他袖子里挣扎地探出头,不远处恰逢两朵闲云悠悠飘来,不容姬蘅多讲什么道理,东华已带着她登上云头,轻飘飘便御风走了。凤九觉得东华很冤枉她,她们九尾狐一族,因大多时以人身法相显世的缘故,回复狐身时偶尔的确要迟钝一些,但她已经三万多岁,心智长得很健全。

她拽着东华的袖子回头目送姬蘅,听着她带着哭腔在后头追喊:“帝君你尊为四海八荒一个德高望重的仙,却同奴争抢一个小狐狸,不觉十分没气量吗?你把小狐狸让奴养一养,就养一个月,不,半个月,不,就十天,就十天也不行吗······”

她觉得自己小小年纪就狐颜祸水到此境地,一点也不输给姑姑白浅和小叔白真的风采,真是佐尼恩。东华一定也听到了姬蘅这番话,但他御风却仍御得四平八稳,显然他并没有在意。凤九心中顿时有许多感叹,她觉得姬蘅对自己这么有情她很承她的情,将来一定多多报答,但可见姬蘅并不了解东华,在东华的心中,风度和气量之类的俗物,一向他并不计较。

她对姬蘅的完整些的回忆,不过就到这个地方罢了。另有的一些便很零碎了,皆是姬蘅以东华待娶之妻的身份入太晨宫后的事。

她那时得知东华要娶妻的消息,一日比一日过得昏盲,成天恹恹的,不大记事,只觉得自她入太晨宫的四百年来,这个幽静的宫殿里头一回这么的忙碌,这么的喜气洋洋。东华虽仍同往日一般带着他看书下棋,但在他沉重的心中。再也感觉不到这样寻常相处带给自己的快乐和满足。

姬蘅总想找机会同他亲近,还亲手做许多好吃的来讨好她,看来,自莲花镜一别后从没忘记过这头她曾经爱过的狐,但她见着她亭亭的身影总是绕着走,一直躲着她。有一回他瞧见他在花园的玉石桥上端了几只烤熟的地瓜笑盈盈的向她招手,她拔腿就往月亮门跑,跑到月亮门的后头,她悄悄地回头望了一眼姬蘅,瞧他呆呆的端着那一盘烤地瓜,笑容印着将落的夕阳,十分的落寞。她的心中有一些酸楚。她躲在月亮门后许久,瞧见姬蘅亦站了许久,方才捧着那盘烤地瓜默默的转身离开,天上的红霞十分的耀眼,她看在眼中,却有一丝朦胧。

凤九后来想过,这个世上,人与人之间自有种种不同的缘分,这些千丝万缕的缘分构成这个大千世界。所谓神仙修行。应是将神思转与机身之外,多关注身外之事和身外之人,多看眼他人的缘分,如此方能洞察红尘,不虚老天爷赐给他们神仙这个雅称。比如司命和折颜都是这样的仙,值得他学习一二。他从前却太关注自己和东华,眼中只见得小小一方天地,许多事都瞧不真切。看入他眼中也不知又多么傻多么不懂事。东华自然可能和姬蘅生出情分,甚至和知鹤生出缘分,她那是身为东华身旁最亲近只能却没有瞧出这些端倪,细想其实有些丢脸,她做神仙做的比普通的凡人高明不了多少,不配做一个神仙。她在青丘反省自己反省了许多时日,在反省中细细想过几次东华是不是真的对姬蘅生了别念,究竟是何时对姬蘅生出了此种别念,却实在回想不出,这桩事也就慢慢地被她压到了箱底。

不想两百多年后的今时今日,却在梵音谷的谷底,让当初一手造成他们三人孽缘开始的燕池悟解开了此惑,缘分,果然是不可思议的是。

六月初,梵音谷火辣的日头下,小燕壮士抹一把头上的虚汗,目光悠然的望着远方飘荡着的几片浮云,同端坐的凤九娓娓道来东华几十万年的唯一的这段情。在他看来这段倒霉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