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 第65章 心比天高

第65章 心比天高

夜色幽静。

林浅走进别墅前院,首先穿过的,就是那盏葡萄架。

月光之下,去年那几株幼苗,已经长到快齐她腰高。大大的叶子,在夜风中轻轻摇曳。

明年,应该就能爬上高高的葡萄架了吧?

也许是心情有些凝重和茫然,她没有马上进屋,而是拿出手机,给它们拍了几张照做纪念。然后轻叹了口气,推门进屋。

厉致诚就坐在沙发里,穿着简单的浅灰色T恤和黑色运动短裤,那模样利落又结实。他抬起深邃的眼睛看着她,手在沙发靠背上轻轻一拍,示意她坐过去。

林浅跟他并肩坐下,注意力立刻就被电视画面吸引了。

正在播放的,是有关美国DG集团斥巨资收购司美琪的新闻。

当然,新闻里并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信息。因为合作双方似乎都在保持低调,媒体获得的,大多也是些捕风捉影的消息。

大概外资收购这种话题,本身就有些说不清的敏感吧。

但仅仅是看这一段新闻,再回想起今天陈铮的话,林浅有了唇亡齿寒的感觉。

她转头看着厉致诚,开门见山:“你会不会卖掉爱达?”

厉致诚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

“你认为呢?”他不答反问。

林浅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今天跟你哥哥聊了什么?”他又问。

林浅将林莫臣的话一字不漏的重复。当然,掠过了让厉致诚“等死”这种话……厉致诚听完后,点点头,话锋一转却问:“跟他说我们订婚了吗?”

林浅想起哥哥当时的反应,自然不会说实话,答:“说了,他开始有点不高兴,因为我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不过本质上还是挺高兴的,还祝福了我们。”

厉致诚眼中缓缓浮现笑意,低声问:“真的?”

林浅有点心虚,但还是正色道:“当然是真的,不然他还能怎样?”心中却想,这样你都能听出不对劲?好吧,物以类聚,你果然才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幸好啊,这两个家伙不用打架。

厉致诚也没纠缠这个话题,而是看着她说:“等收购的事情了结,我和我父亲,再正式登门拜访他。”

林浅的脸微微一烫:“随你。”

提及这个话题,屋内的气氛仿佛都暧昧了几分。两人凝视着彼此,厉致诚伸手将她拉进怀里,手沿着她的脸颊轻轻抚摸。

“干什么?”林浅立马被他摸得有点心浮气躁。

“你叫我什么?”他缓缓地问。

林浅一怔,听懂了。到底是第一次,居然有点叫不出口。而且对着他这样气场深沉的人,叫这种亲昵的称呼,感觉怎么好诡异?

“你先叫。”她把问题踢还给他。

厉致诚低头在她唇上一啄,嗓音说不出的温凉动人。

“老婆。”

林浅的心,就像被什么突然撞了一下。

她完全没想到,这么普通的、人人都在叫的称呼,从他嘴里跳出来,居然这么令她……

怦然心动。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轻声喊道:“老公。”

他的脸近在咫尺,黑眸幽沉地盯着她。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空气的热度,仿佛又升了几分,叫她的心阵阵悸动。

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你还没说呢,到底卖不卖爱达?”

厉致诚的手沿着她的腰缓缓摩挲着,英俊的脸透出几分冷峻,也透出凝重。他伸手将茶几一角的棋盘连同棋子拿了过来。

林浅来了兴趣:“又要布棋局?”

厉致诚不答,而是拈起四颗黑子,从上而下,一一在棋盘落下。

“如果拒绝DG集团的收购,爱达会面临四个主要威胁。”他的手轻扣在棋盘上,“一、财力。DG的财力远比我们雄厚,如果将来在在市场展开争夺,这一点,我们会非常吃亏。”

林浅点点头。这也是她忧心的。如果说之前攻击实力比自己更强大的新宝瑞,爱达已倾尽全力才占到上风,DG是全球第一的箱包集团,财力何止数倍于新宝瑞?

“二。”他嗓音低沉地说道,“司美琪的壳。之前DG在中国的销售一直未能打开局面,就是因为水土不服,没有成功建立起自己的销售队伍、市场网络。但现在,这个致命缺陷,已经用司美琪补足了。”

林浅默然点点头,最后忍不住恨恨骂道:“陈铮这个蠢货!”

“三、消费者的心态。”他的目光显出了几分淡漠。林浅接口:“的确,不少国人的心态,国外品牌就是比国内品牌好。这简直成了他们的先天优势。”

不过话说回来,她似乎也更加偏爱国外品牌……囧。

厉致诚显然也想到了她那一堆护肤品、衣服、皮鞋……眸光淡淡地瞧了她一眼,林浅顿时恼羞成怒,嚷道:“你不也有很多……”

厉致诚答得很快:“只有户外装备。”

林浅一怔,再想想,还真的是。除了户外的鞋帽、衣物、帐篷什么的,他的其他东西,好像还真的是用国内品牌。

“路虎!”她想到了。

“车是公司的。”

也对……林浅拧着眉毛继续想,忽的眼睛一亮,但又有点讪讪地说:“……还有套套!”

厉致诚微怔,大概也没想到她居然把这个都算上了。

他眼中闪过淡淡笑意:“好,这个我认。”

林浅:“……”扭头看向一边——他可真讨厌。

“第四个威胁呢?”她问。

厉致诚伸手在她微红的脸颊上轻轻一捏,答:“人心。”

林浅一愣,听他继续说道:“DG要收购我们,必然会开出非常优厚的条件,会令很多人动心。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爱达的人心会动摇,这是我们阻止不了的。”

林浅没出声。

厉致诚却又拈起一颗白子,落在黑子对面。

“这是什么?”

“同意收购的好处。”

林浅倏地睁大眼,看着他冷峻的轮廓。

所以……他也在考虑同意收购的可能性了?

“上面的四个威胁,无论哪一个,都有可能让爱达一败涂地。”他缓缓地说,“但如果同意收购,结果就非常简单——我们会得到一笔庞大的资金。箱包行业是传统制造业,总体利益微薄。如果我们拿这笔钱进入房地产、金融投资……我想轻而易举就能赚回比箱包行业高数倍的利润。”

林浅默然无语。

厉致诚说这话,她是信的。以他的眼光和能力,干哪一行不能挣钱?可一想到要卖掉爱达,她的心情怎么就是高兴不起来呢?

莫名的沉重,莫名的茫然若失。

她再次低头,看向棋盘上的五颗棋子,最后怔怔抬头望向他。

所以他的决定是?

“我的确考虑过卖掉爱达。”他看着她的眼睛,肯定了她的猜测。

林浅却心头一动:考虑过?这话的意思是……

厉致诚往沙发上一靠,静静望着她。她原本就侧坐在他怀里,此刻也转身,跟他面对面。厉致诚的双手扶在她的腰间,眼神也变得悠沉。

“今天中午,我上网搜索了外资并购中国企业的资料。”他盯说。

林浅预感他要说的,是很重要的话,不由得点点头:“嗯,然后呢?”

“原来中国的很多行业的著名品牌,都已经被收购。”他淡淡地说,“面对外企收购,他们的选择和结局,基本没有悬念。”

“嗯。”她林浅不是爱国狂热分子,但每次看到这种新闻,还是会有点不是滋味。就算说外资会带来更好的技术和人才,但那个品牌,终究已经不是中国的啊。而且被雪藏的民族品牌,真的不少。

厉致诚却话锋一转,说:“唯独有一个行业,集体抵制外资收购。”

林浅的心怦地一跳,接口:“家电行业!”这方面的新闻,她是看过的。

厉致诚看着她点头:“新闻说——为此,中国企业跟国际家电巨头,血战了很多年,付出惨痛的代价,才把外企击退。而现在的结果是……”他定定地看着她:“在这种激烈的竞争中,中国企业的技术和实力反而不断提高,现在很多产品,都做到了全球第一。外企看到中国家电就怕。”

林浅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全身的热血仿佛因他的话,慢慢变得沸腾起来。他却伸手,将棋盘上散布的棋子一扫,一把抓起丢回棋罐里。

然后他抬头看着她,一字一句地问:“难道我厉致诚的企业,就赢不了外企?做不到全球第一?”

……

夜色已深。

林浅躺在床上,脑子里已装不下其他,唯独厉致诚刚刚的一番话,在她心中反复激荡。

爱达现在虽然是中国第一,但要成为世界领先,还有很大差距。

可听到他神色平淡地讲出那么高远的目标,却一点不令她觉得飘渺。

只觉得充满斗志,热血沸腾。

浴室的门打开,厉致诚洗完澡走了出来。猎豹一样的身材,湿漉漉的短发,看起来就是幅英挺性~感的画。林浅现在怎么看他怎么喜欢,不等他走近,就跳下床冲过去,伸手抱他。

厉致诚乍见自己的女人突然如此热情地投怀送抱,脚步一顿,反应也很快,一把就将她接住、托起,林浅整个人腾空而起、缠住了他。

他眸色深沉地望着她。

林浅也看着他,柔声但是坚定地说:“我还要做你的副官。鞠躬尽瘁、赴汤蹈火!”

“好。”他轻声答,“夫人想做什么都可以。”

林浅忍不住笑了,“切”了一声说:“我就要做副官。”语气软了几分,娇嗔道:“长官大人,请把你的锦囊妙计都告诉我吧。”

厉致诚将她丢到床上,低头重重亲了几口,才搂着她一起躺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需要更深入了解他们的情况。”

林浅点点头,这个她知道。那些军事将领们打仗前,都要对对方的兵力啊、粮草啊、将领风格了解透彻,才能百战百胜。厉致诚之前之所有两战全胜,也是深深掌握了陈铮和宁惟恺的人性。

她想了想说:“我哥公司那几个人,之前有过接触。DG公司的资料,我以前也专门做过收集。我跟你讲啊。”

“好。多谢林副官。”

林浅微微一笑,靠在他怀里,开始回忆那些重要的信息。

“我哥那几个合伙人,还有他手上那帮下属,用两个词概括就是:狡猾、心狠。他们会在收购条款里,提很多限制性条件。乍一看,你觉得没什么;等到真的有什么事发生,譬如企业经营不善,譬如外部条件发生变化,这些不起眼的条款就发挥作用了,他们就有理由,一口口把你的企业吃下去。偏偏这些条款还是合法的或者是打擦边球的。不得不说,国内企业在金融收购方面的经验,跟国际企业还差得很远。”

厉致诚点点头。林浅也感叹道:“我估计吧,陈铮肯定着了他的道。”

提起陈铮,厉致诚没有半点心软,淡淡说:“咎由自取。”林浅眨眨眼看着他。其实陈铮讲得没错,这回司美琪走投无路,真的是被他们拖下水的。

新宝瑞的休闲包销量萎缩,出现大片市场空白,司美琪就理所当然地跳进来,然后被爱达的品牌杀得体无完肤……厉致诚的“一箭三雕”,指的不就是面料市场、休闲包市场,以及干掉司美琪。

她又忍不住盯着厉致诚。

当初她被陈铮的人扇耳光时,他就说,他会记住她的这些泪水。

但她万万没想到,他会绕这么大个圈,在这么长时间后,给予司美琪致命一击,也为她报了这个仇。

呵……陈铮的一个巴掌,还真是贵啊。

“DG集团亚太区的几位高层,以及做市场的几个人,也很有特点。”她继续说道,“有的很擅长电商销售,所以他们的业务在台湾香港地区做得很好。我们要特别小心他们发动大规模网络营销策划;

他们的广告团队,是全球最好的。说实话,我们远远不如。我每次看到他们做出的广告,都觉得震撼;

另外,他们的运营流程非常高效、非常快。按照他们之前在其他国家的做法,很可能在准备充分后,就会发动‘闪电战’,袭击市场。

……”

夜色静深,两人就这么低语着讨论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后半夜。

林浅既觉得踌躇满志,也深深的明白,前路只怕一片坎坷。因为他们即将遭遇从未有过的强劲对手,能否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真的还是未知数。

——

与此同时,林莫臣的收购计划,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

他的第二个目标,是新宝瑞。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昨天看了大家的留言,很感动。不管你们是不是女汉子,我可是纯正的女汉子。可看到你们的鼓励和喜爱,女汉子都心潮澎湃了很久。果然,再汉子的女人,也有一颗细腻敏感的心么~~~

会努力哒!

后面会加快进度,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