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 第29章 流光溢彩

第29章 流光溢彩

头顶的雪,还在簌簌的下着。

林浅望着前方男人头顶和肩膀上缀满的细小的雪花,却只觉得整颗心烫得都快要蹦出来。

他这是干什么呀?

在大年夜突然飞跃重洋、出现在她面前,送她一盏灯笼,一言不发牵着她就走——简直就跟……私奔一样。而且她作为“被私奔”的一方,迄今为止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仔细想想,他要找到她,不难。她在公司登记的个人资料里,紧急联络人就写了两个,一个是国内的好友;另一个就是哥哥,其中当然也包括地址。所以他能找来这里。

至于赴美签证……对了,不久前某次管理层会议时,薛明涛还建议厉致诚有空到欧美考察优秀箱包企业,学习经验。当时厉致诚说“再议”。不过林浅已经不是他的助理了,对他的行程安排也不是那么了解。说不定就是在那之后,把签证给办好的。

林浅的目光又落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路灯之下,男人的手干燥而有力,暖暖地包裹着她的。心跳于是更快了,比他此刻稳健有力的步伐更快。

“厉总,你先松手。”她说。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酒店外的一处音乐喷泉旁。周围是稀疏的路人,还有一对情侣站在波光湛湛的水池旁亲吻,很安静,很寒冷。

厉致诚脚步一顿,同时松开了她的手,转身看着她。

林浅被他紧握了这么久的那只手,倏地一轻,心情仿佛也随之一松。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处于一种什么心理,立马把手j□j口袋里。可柔软而温暖的口袋,并没有带给她太多感觉。因为男人手掌的力度和温度,仿佛依旧存留在她的皮肤上,久久不褪。

站在曼哈顿街头的灯光下,林浅看着眼前的厉致诚,依然有种恍惚的不真实感。他今天没穿正装,黑色外套的领子竖起来,身形依旧高挑而冷峻,俊脸眉目分明。他用那沉沉湛湛的黑眸望着她,依旧如之前每一次他的沉默注视,令她心惊肉跳。

“林浅。”他开口了,嗓音缓而沉,“突然就想来看看你。不必有压力。”

林浅微垂目光,看着他的双腿,避开他的眼睛。

怎、么、可、能、没、有、压、力?

可 是,女人是不是天生就是虚荣的生物?明知他对她的心思,明知他城府极深、此行必然是想进一步侵占她的心。可想到他贵为集团总裁,之前似乎还是个从未踏出过 国门的内敛军人,如今却为了她,年都不过,追到陌生的美国来……她就感到一阵阵的心软,和隐隐的甜意。而那甜意,似乎又令她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属于这个男人的危险气息。

与林浅的心头万马奔腾相比,厉致诚的内心,则平稳和淡定很多很多。

他正在灯下,细细欣赏着眼前的女人。

与平日在公司的干练清爽相比,此刻她穿着件浅色连帽衫,外面套件羽绒马甲,下~身是条深蓝色牛仔裤,打扮得像邻家少年。然而简单的装束难掩娉婷,混搭出一种帅气的俏丽。

而她的芊芊素手,还提着那盏红朦朦的灯笼,映得她的脸,也是橙红一片,眼眸湛湛发光。

很美。

这是他要的女人,势在必得,不可取代。

他要她今后,只在他的掌中,绽放独有的耀眼华光。

林浅当然不知道,此刻面前的男人那深沉的心思。她原地纠结了一会儿,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表情开口:“……那厉总,你吃晚饭了没有?”

厉致诚看她一眼:“还没有。”

林浅有点意外,毕竟已经八点多了。莫非他是一下飞机就跑来找她了?

“我请你吃饭吧。”她又有点心软。

厉致诚脸上也浮现浅浅的笑容:“不必,我请你。”他看一眼不远处的酒店:“走吧。”

林浅也看向酒店,一下子反应过来。

糟糕!她彻底把哥哥给忘记了。要是他打完电话看不到她人,势必会找。她手机还扔在餐厅桌上呢,他又联络不上她。要是他再问外头的服务员,知道她跟一个男人牵着手走了……

脑海里浮现林莫臣的脸,是他刚刚以极其冷漠地语气说:“……把他抽筋剥骨……”

林浅连忙瞟一眼酒店入口——还好,还没看到林莫臣人影出现。她立刻看向厉致诚:“厉总,手机借我下。”

现在当然不能跟厉致诚回酒店吃饭了!她也不能把厉致诚丢在路边不管。于是一边拨号,一边伸手打车,同时对厉致诚说:“厉总,这里的饭菜我刚才吃过了,特别难吃。咱们换个地方好不好?”

厉致诚看着她闪烁的眼神,期盼的表情。还有她的语气里,不自觉地透露出一丝柔软的央求的意味。清亮的眼睛眨啊眨,额头上的发丝随着夜风轻轻飞扬。

猫。

这个女人,一直就像一只狡猾而活跃的猫,此刻不知又想着什么小心思,生怕他去那家酒店。

可望着眼前颜色生动的她,他的心却像是被猫爪轻轻挠了一下。痒,然后想要更多。

“好。”他淡淡地答道。

林浅见他答得干脆,心中一喜。这时出租也来了,她刚要习惯性地拉开副驾的门,让厉致诚独坐后排。他却先她一步,拉开了后座门:“进去。”

就在这时,她手里的电话接通了,林莫臣磁性低沉的嗓音传来:“Hello?”林浅立刻坐进后排,先捂住听筒,飞快地对出租司机讲了个地名。这才对手机说道:“哥,是我,刚才出来忘带手机了,你吃完没有啊?”

身旁的厉致诚,不动声色地听着。

女人的声音变得极度的温驯讨好,甚至比当初大言不惭地对他拍马屁时,还要柔软可人。

不过林浅的运气的确好得好。那头,林莫臣刚挂掉工作电话,是以还没发觉妹妹的“失踪”。约莫是电话谈得不错,他的语气也带着淡淡的愉悦:“嗯。你在哪里?还不回来。”

林浅很轻描淡写地说:“哥,你先回去。我有个朋友过来了,陪他吃个饭就回家。”

电话那头,林莫臣微微一顿,将电话移开耳边,看了看来电号码。

是中国大陆的号码。

啧……漫游到美国来了。

“朋友?”他依旧淡淡地答,“是他吗?”

林浅生生被他噎了一下,几乎条件反射地假笑道:“不是的。”刚想说是普通朋友,看一眼身旁静若泰山的厉致诚,又发觉怎么说肯定不妥。

那头……是只狼。这头,也是只狼啊。

见她支支吾吾,林莫臣也不追问,只淡笑道:“把电话给他。”

林浅:“嗳?干嘛?”

“除夕夜带我妹妹走,我身为家长,是否应该交代两句?”

林 浅:“……真的不用了。”下意识看一眼厉致诚,只见他正眸色沉沉地看着她。以他的心机,听不出异样就有鬼了。可这情况真叫她头疼,总不能说:虽然我拒绝了 你,但是我哥已经把你当成了需要狠狠修理一番的假想敌?这要换成普通人也就罢了,肯定被他哥蹂躏一番毫无悬念。可现在是厉致诚啊,谁蹂躏谁还不知道呢。

林浅快刀斩乱麻,对林莫臣说:“就这样。哥新年快乐,拜拜。”干脆的挂断,同时关机。一抬头,撞上厉致诚的目光,才发觉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

好在他没说什么,接过手机,就放进口袋里,也没开机。这举动令林浅心头一动——跟个聪明练达的男人在一起就有这个好处,你不用说什么,他就会在一些很细微的地方,体贴照料到你。

谁知,林浅还在心里赞许着他呢,他却神色平静地看着她说:“告诉司机,掉头回酒店。”

林浅一下子愣住了:“回去……干什么?”

厉致诚看她一眼,不急不缓地开口:“是我来得突然,考虑不周。今天是除夕夜,你理应陪家人。我送你回去。此外——”他声音一顿,用那漆黑沉敛的眼睛盯着她:“我想我和他,迟早会见面详谈,彼此了解。你不必太过紧张。”

林浅一怔,心头又是突地一下,脸也热起来。

什么啊……她一直以为自己脸皮厚,其实BOSS的脸皮才是最厚的好不好?她都还没答应他,还连番拒绝过他,他却依旧笃定得跟什么似的。未免太强势太自信了吧。

“那也不一定……”她避开他直视的目光,轻声地、神色自若地嘀咕道。

哪知他话锋一转,又说:“上次明盛项目,我一直想有机会,当面向他致谢。”

林浅稍稍一僵。

……他讲的是这个事?

一抬头,却撞进他那幽沉的眸子里。他的俊脸神色平和,眼中却有一丝笑意,就这么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林浅忽然明白过来。

他不会是……故意在逗她吧?

好像真的是。

车窗外,是不夜城繁嚣的车水马龙。霓虹流光溢彩,映在彼此的面容上。大雪无声纷飞,将夜色变得迷离而生动。

不知为何,直至今夜此刻,在他清凉如水、含着浅淡笑意的目光注视下,林浅的脸前所未有的滚烫起来,心跳也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急,都要重。

这样闷闷地原地被他的目光“蒸馏”了一会儿,林浅抬起头,很淡定地拒绝了他的提议:“不用回去了。我哥的个人夜生活很丰富的,我们回去,他也不会搭理。你想见他,下次吧。”

——

而隔着几个街区外的公寓里,林莫臣刚掏出钥匙,打开家门。

站在玄关,望着空荡荡的、装饰奢华的家,一股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他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呵……这丫头,说是来陪他过年,转眼就跟那小子跑了。还把手机关机,一副生怕他打扰到的模样。

看来那小子哄女人,还有些手段。

既然已经惊动了他这位“家长”,彼此心知肚明。明天,那小子一定会主动来见他。只有林浅这傻丫头,还以为可以两边糊弄。

那就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