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 第25章 你进我退

第25章 你进我退

“也是我第一次,想要得到一个女人。”

讲完这句话,厉致诚就抬眸,盯着林浅。

果不其然,女人原本就红晕晕的脸,变得更红了。连耳朵根都染上那胭脂般的颜色。一双原本灵动的眼,此刻忽闪忽闪,躲躲闪闪,就是不与他直视。

厉致诚也静了一瞬。他不急不缓地端起茶杯,低头轻抿了一小口。

她心里有他,这一点毋庸置疑。在那么多个患难与共的夜晚,她用那湿漉漉的、包含着也许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复杂情意的双眼,望着他。

一个女人如果不爱一个男人,不会用那样的眼神望着他。

望到连他的心,都随之无声悸动。

然而尽管对她势在必得,此刻,直接袒露心迹的当下,厉致诚不动声色地望着她绯红的脸,还有她垂在身前,下意识用力绞在一起的十指,竟觉得胸膛中一颗向来沉寂的心,仿佛也随着她的手指,轻轻被拧起。

他的女人。这世上也许唯一可以掌握他的心的人。

她却还在犹豫。犹豫要不要靠近。

“林浅。”他盯着她,缓缓开口,“不要犹豫。”

话音刚落,果然见她神色更窘迫了,雪白的小小的牙齿,轻咬着下唇,脸色酡红得像火。

就在这时,她身后、隔间她的位置上,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

然后厉致诚就看到,林浅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如释重负的窃喜神色,但很快恢复一脸若无其事。

“厉总,我先去接电话!”她飞快地、心虚地看他一眼,转身“噔噔噔”快步就走了出去。

厉致诚坐在原地不动。沉静锐利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的身影,还有她在门外状似专注工作的秀美侧脸。

片刻后,他垂下眼帘,兀自缓缓笑了。

画地为牢,欲擒故纵。他已见胜利曙光。

——

“调岗申请”。

林浅在键盘敲下这几个字,愣愣地看了一会儿,又连按退格键,把这几个字都删除掉。

她往桌上一趴,叹了口气。再用眼角余光瞟了瞟办公室里,厉致诚映在墙上的颀长影子,又暗叹了口气。

大清早的,BOSS居然表白了。

这要怎么办才好?瓜田李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啊。

诚然,她对曾经那个正直实诚、屡败屡战的厉致诚,是有好感的。但那份好感,还不足以令她就此同意做他女朋友。

而现在,他已不是那个他了。她到现在都还有点没缓过劲儿来。

她只觉得陌生。一种空空荡荡的,让人握不住的陌生。

只是想到这一点,怎么心中会有一点点不是滋味的感觉呢?

就在这时,桌上电话又响了。

刚刚那个几乎救了她命的电话,很意外,是一个股东打来的。

爱达没有上市,但股份清晰。厉致诚的家族是绝对控股大股东,此外还有一部分股份,散落在其他管理层和一些老人手里。刚刚打电话的,就是一个退休在家的小股东,也是董事长当年的好兄弟之一。林浅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人物的电话。

他想见厉致诚,同时还询问了网络旗舰店的销量如何,言语之间,似乎很关心是否有股东分红。

林浅立刻就明白了。爱达苟延残喘已久,如今在万众瞩目下开始翻身,相关利益方自然闻风而动。林浅不敢轻易答应,她估计厉致诚多半不会见这股东,于是只模拟两可的应承下来。

而此刻这个电话,也令她挺意外。

是华东区一个大区销售经理打来的。这种人物,掌管着一个大区数十家门店的销售,都是人精。

“林助理,我们几个大区经理,都想向厉总当面陈情啊。”他似笑非笑地说,“现在网络店把价格做那么低,我们门店本就不好做,现在更没法做了。怎么办?”

……

挂掉电话,林浅将刚刚两个电话的内容重点都写下来,然后深吸一口气,望向总裁办公室半掩的房门,起身又走了进去。

厉致诚已经坐到大班桌后,听到脚步声抬头,漆黑锐利的眼,静静地看着她。

林浅还没讲话,在他的注视下,脸竟然自动自觉地飞快热起来。

尼玛……她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眼睛盯着他衬衫挺括的肩膀,避开他的视线,说:“厉总,刚刚来了两个电话……”她将写有重点的纸递到他面前,同时简短地解释了一下。而后就垂首不言,等他决断。

果然,如她所料,厉致诚静默片刻,淡淡的嗓音传来:“不见。”

“好 的。”她答得干脆,心思也转得飞快——爱达本是无望泥沼,厉致诚在危难时入主,靠几个心腹骨干的力量,推动这一系列大刀阔斧的举动。但这个数千人的企业何 其庞大,利益关系也是错综复杂。他赢了这一个项目,并不代表就此翻身,更不代表已将这企业牢牢控制住。现在虽有了一个新希望,但稍有不慎,这个希望就有可 能被其他泥沼拖垮、淹没,而他的努力付诸东流。

林浅忍不住抬眸,看一眼他沉静的容颜。

尽管初战告捷,他未来的路,依旧不会容易。

等等,想什么呢?她竟然还当他是那个经验不足的男人,习惯性的心生怜惜、替他作想。

呵……他根本不需要啊。

“还有事?”低沉清冽的声音,再次轻轻传来。

林浅一怔,这才发觉自己在他面前走神太久了。

她不用抬头,都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似空气般无处不在,笼罩着她。而他那句“还有事”,仿佛意有所指,令她心头一紧。

整个办公室,仿佛都沾染着他强势清冷的气息,陷入一片暧昧的沉寂。

林浅顶着张绯红的脸,抬头看着他。

他也用那黑黢黢的眼睛,一言不发地望着他。那眼睛照旧是深沉的,她看不透。

林浅:“厉总,我个人……暂时还不打算谈恋爱。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