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 第24章 我所欲也

第24章 我所欲也

?一个月前。

那还是初冬,林浅刚到爱达集团报道,而厉致诚也刚刚转业归来。

坐落于霖市西郊的绿苑疗养院,仿佛早早被冬的气息填满,河畔树叶凋零,碧绿的水面也透着寒气。

爱达董事长徐庸就住在河畔的一座独栋小楼里。趁着有阳光,护工和助理把坐着轮椅的他,推到屋前的草坪上,晒着暖暖的太阳,喝一杯热腾腾的清茶。

很快,老人期盼已久的客人,终于到了。

年轻的男人终于褪去了军装,然而穿着休闲装的身影,依旧比寻常人还要挺拔英武,在绿茸茸的小山坡上,投下笔直的剪影。

“爸。”他在徐庸的轮椅前站定。明明已经长成成熟稳重的男人,却依旧如少年时期般惜字如金,目光也依旧深沉平静。而在商场纵横数年的精明父亲,也一如既往看不清这个儿子的心。

徐庸却有些感伤,拍拍自己身旁的长椅:“坐吧。”

简短的聊了几句。徐庸问清他的确已退伍,也已说服在军中位高权重的外公,同意他弃伍从商,不由得心中暗暗欣喜不已。

而厉致诚更多的是询问助理和护工,父亲的身体状况。得到肯定答复后,只淡淡点头,亦未见太多情绪反应。

徐庸到底老了。老了,心境也就简单了,所有的兴趣和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于是笑着问:“为什么这次肯回来接手爱达?”

厉致诚亲手推着轮椅,将他推到无人的一棵大树下,这才答道:“大哥生前,曾跟我有过约定。”

听他提到三年前车祸逝世的长子,徐庸不由得心头一痛。他知道因为父母离婚,两兄弟自小分开,但感情一直很好。如果说能有什么人走进这个沉默寡言的二儿子的心,大概就是他的长兄了。

“什么……约定?”徐庸的声音有点哑。

厉致诚站在他身后,鸭舌帽遮住了他的眼和表情,淡淡的嗓音,却是字字千钧:

“如果他有事,我来保爱达。”

所以他归来。

君子一诺。虽然生死相隔、困难重重,待他披荆斩棘、纵横捭阖,开出一条血路去赴约就是了。

父子俩都沉默了一会儿,厉致诚再次开口:“我有三个条件。”

——

厉致诚走后,徐庸还久久地坐在树下,沉思。

身后的助理试探地问:“董事长,您在担心?”

徐庸却笑了:“不,只是有点感慨。”

想着他三个苛刻的条件,就让人忍不住感慨啊。

虽然他是他的儿子,还是个忠诚孝顺又重诺的儿子。但果然被军人外公培养得很好,本质里,已经是一匹凶悍强势的狼了啊。

他也许真的能救活爱达。

然而就像狼的天性,尽管为践诺而来,他也会彻底占有和控制爱达,纳入他的权力范围。连他这个父亲,今后都不允许染指呀。

——

而这时,厉致诚正沿着河堤,压低帽檐,漫步在阳光下。

有的时候,缘分是种奇妙的东西。就譬如他此刻一抬头,就看到个眼熟的女人,站在不远处另一棵树下,望着另一个方向,像是在发呆。

此前厉致诚对林浅的印象,是火车上很吵,但是嗓音又格外动听的女人。而且那么巧是爱达的人,那也就是他的人。所以他出手相助。

还有个印象,就是他初次抵达爱达后,据顾延之所说,赖着不走的前任CEO的助理,也是个挺倒霉的女人,照片上的笑靥如小野花般绽放。

但此刻,她孤零零的站在大树下,表情是悲伤的,泪水闪了闪又压了下去。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动物,沉默、委屈但是又很坚强。

从这里出疗养院只有一条大路。她在前面慢慢地走,厉致诚就在后面无声无息地跟。等看到她上了一辆公交,厉致诚看了看已然漆黑空旷的郊区天色,看着她孤独一人坐在黑漆漆的大公交上,静默片刻,也跟了上去。

——

时间再回到今天,爱达侧翼战初战告捷的次日早晨,顶层总裁办公室里。

“要看吗?”厉致诚的嗓音清凉如水。白皙的俊脸上,黑眸幽沉而平静。

林浅当然想看。甚至连目光,都下意识追随着他手上的纸条。

但是……

他保持端坐姿势不变,人高马大西装革履坐在她面前。阳光从他背后射过来,将他的黑色西装和短发,都涂上淡淡一层光泽。而他一只手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另一只手,就夹着那张锦囊妙计,轻轻搭在一旁的沙发靠背上,离她有点距离。

“要看……”他盯着她,慢慢地说,“就自己过来取。”

他明明什么过头的话都没说,林浅的脸却陡然又热起来。

为什么这句话的潜台词,听起来就像在说:想看,就到我怀里来?

林浅一动不动,看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紧握的双手。

是的,他就是这个意思。

这纸条上如果写着他下一步的谋略,那就关乎着他的身家性命,关乎着爱达数亿的将来。他凭什么给她看?除非她是他的……女人。

除非她选择到他怀里去。

他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坦荡而直白,强势而……蛊惑。

林浅的脸晕上一层层的红。

她抬起头,静静地望着他。

还是那张没有太多表情的脸,眸色沉沉湛湛,身姿笔直挺拔。林浅脑子里,却突然冒出许久前的那个晚上,他沉默地坐在她身旁,吃着烤红薯,耳边的虎爪一动一动的样子。

“厉总。”她轻声地、但是平稳地答道,“我还是不看了。如果没其他事,我先出去了。”

她朝他点点头,起身,朝门外走去。

眼角余光,能瞥见他一动不动,坐在原地望着她。

刚走到门口,却听他的声音再次传来:“林浅。”

林浅脚步一顿,转头望着他,笑意平和:“还有什么事?”

他静静望着她,眸光明亮:“那晚,是我第一次吻女人。”

林浅心头突地一跳,没出声。却又听他温凉的嗓音再次响起:“也是我第一次,想要得到一个女人。”

林浅倏地抬头望着他。

尼玛……

挑明了!

在她委婉的回避后,他的反应居然是……不退反进,更加直接的挑明了!

望着他黑漆漆的漂亮眼睛,林浅的视野仿佛都跟着心跳,突突突的震动起来。

这下好了,她……要如何作答?

——

同一个上午,陈铮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听到下属汇报爱达昨天的销售数字,愣住了。

他有点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但事实又是如此清晰的摆在他面前。他心中闪过某个猜测,某个异想天开的可能性。这可能性,令他的心情越发阴郁起来。

最后,在静默了许久后,他终于把一切线索都串了起来。他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定格在一个冰冷的微笑上。

下属试探地问:“陈总,咱们怎么办?”

陈铮抓起桌上的茶杯就丢到地上,冷冷地说:“怎么办?我们现在,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吗?”

他抬头,看着窗外灿烂无比的冬日蓝天。

厉致诚剑锋所指,明眼人都能看出,司美琪原本占据的中档品市场已岌岌可危。

他在心中发誓,一旦摆脱明盛项目,势必全力反攻,将这块领土夺回来。

——

同一时间,新宝瑞总裁办公室里。

宁惟恺听到助手汇报爱达这几日的动向时,先是一怔,而后是微微一笑。

“这么说,我们埋在爱达的探子,因为修改网站数据,已经被公安机关扣留了?”他轻声问。

助手答:“是。但是不是他做的,我也没收到消息,查不到了。”

宁惟恺坐在水漆沉光般的大班桌后,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在桌面点啊点。过了片刻,笑了,抬眸看着助手:“原浚啊,我们有对手了。”

助手原浚从他多年前白手创业时就跟着他,对这一局亦看得通透。他想了想,点点头,又说:“这个厉致诚,的确是个厉害人物。不过以爱达实力,就算这个品牌做起来,距离新宝瑞还是有很大差距,无异以卵击石。”

宁惟恺点头:“是啊,好在我最擅长的就是恃强凌弱、赶尽杀绝。”

原浚微微一笑,将收集的爱达一众人等的详细资料递给他。

宁惟恺仔仔细细看着,翻到最后,突然扯了扯嘴角,笑了:“林浅?是中X大毕业,今年25岁,看似圆滑实则嚣张的那个姑娘林浅?”

原浚有些意外:“宁总认识她?”

对一切都轻描淡写、嬉笑怒骂的宁惟恺,这一回,却沉默下来。盯着属于女人的那一页薄薄的资料,看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

“怎么不认识?她是我的初恋。”他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当初分手时,这姑娘可是被我伤透了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