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 第23章 孙子兵法

第23章 孙子兵法

冬日的清晨,天空呈现一种灰暗清冷的白,广阔的园区在这片暗白里,显得格外冷寂。

初战告捷的次日,对于厉致诚来说,并没有太大不同。七点不到,他就如往常般抵达办公室。

七点整。

坐在沙发上的他,低头看了看表,然后抬头,往门外的小隔间望去。

澄亮的灯光下,林浅的办公桌上整洁明净,小小的鲜嫩的绿植,搁在桌子一角。

她还没有来。

厉致诚不急不缓地起身,走到书架旁,取下本行业杂志,翻到某一页。然后又走回沙发旁,把杂志就这么摊开放到茶几上。

等待。

然而到了八点,平时几乎跟他一个作息的林浅还没来。厉致诚再次抬头,看一眼她的座位,而后低下头,继续看资料了。

直至九点上班铃响,才在那一众纷沓的脚步声中,听到熟悉而轻盈的那一个,走进了隔间。一阵窸窣的声响,是她如往常般脱外套、坐下、打开电脑。然后她桌上的电话响了。

“您好,总裁办公室。”清甜的、柔软的嗓音。

一直坐在里间沙发上的厉致诚,这时抬起头来,透过半掩的屋门,恰好看到她的侧脸,白皙清透,唇色绯红。

厉致诚的眉头无声无息地扬了扬,继续低头看资料。

听声音,看颜色,这女人的感冒好得差不多了。

——

林浅挂掉电话,望着桌上几份等待厉致诚批示的报告,沉默了几秒钟。

今早的晚到是她故意的,其实早早就醒了,但就是不想来。因为想着要跟他像平时一样,两人独处一两个小时,怎么就有点浑身不自在呢?

他分明是一匹狼,甚至也许是最凶残强悍的一匹,她却把他当成了一只羊。

唉!好像冲进去对他劈头盖脸一顿大骂,是个什么心态?

林浅当然不会真的去骂了,甚至当她拿起文件,走到他门口轻敲时,脸上还自然而然浮现职业的笑容。只不过,顶多就能这么假假地对他笑一笑了,她一点也不想像以前那样,对他开怀而笑。

哼。当她林浅是什么人?虽然他做这一切筹谋都无可厚非,但怎么能把她也套进去了?她难道是个脑子直愣愣的普通角色吗?

正有些郁闷地想着,另一个相反的念头却又滑进脑海里——话说回来,他布了那么大那么长的局,亦未刻意对她隐瞒才华。她每天在他身边,却一点没看出来。难道她跟他的段数,真的相差那么多……去去去,想什么呢。

从今日起,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对眼前这……

深不可测的男人。

她推开门,抬起头,望着沙发上的厉致诚。

阳光已经从云层后浮现,照得冬日的室内一片橙黄的温暖。他依旧一身笔挺的黑西装,衬衫洁白,端坐于此。双手轻搭在膝盖上,沉静中带着一丝随意。听到脚步声,他抬头望着她,幽黑的眼睛平静如水。

林浅跟他的目光一触,心脏竟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似的。她立刻在心中骂了自己一句:单蠢!

看看,看看!他这眼神,这姿态,怎么看都是一不动声色的腹黑。她过去怎么会觉得他是一只安静的大猫呢!尼玛猫和狼差那么远,她怎么会看走了眼!

尽管心中犹如万马奔腾,林浅脸上的笑容却越发无懈可击。动作干练地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他,同时说:“厉总,这份是技术部今早递交的报告。这份是……”

厉致诚伸手接过。两人便如平时搭档般默契,她简单地说,他仔细地看,同时给出简短的答复或者批示,她记在自己的软抄本上。

期间间隙,林浅不经意间抬头,就见他低头看得十分专注,两道乌黑的长眉下,漆黑的睫毛、挺拔的鼻梁,俊朗沉毅得像一幅画。

昨晚的一个念头闪过林浅脑海里——她真的,从未看清过他。

很快,这例行工作就做完了。林浅拿起那叠资料,转身就要走,甚至都有一丝急切。?谁知一道清冽的嗓音从背后传来:“等等。”

林浅脚步一顿,转身笑望着他:“厉总,还有事?”

男人正低头看着另一份资料,闻言只用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沙发,头也不抬地说:“坐过来。”

林浅心里又抖了一下。

坐……过去?

脑海里倏地闪现那天那个火热的、强势的吻。男人臂弯中清冷的、莫名的气息,仿佛瞬间浮现在她鼻翼。

像是察觉到她的迟疑,他缓缓抬起了头,眸色清亮地望着她。

“这份权威杂志上,有去年的十佳箱包单品评鉴。”他的手指在桌面那份放了许久的杂志上轻轻一点,“也有司美琪的一款产品。”

林浅明白了——这是要她过去参谋呢!

她决定直接装傻。

神色自若地走到他身旁,但坐下时,还是下意识地隔了一尺的距离。无视他停在她脸上的灼灼目光,拿起那杂志,就全神贯注地看了起来。

这一看,倒是十分熟悉。因为这份报道,她之前在别的地方也看过。权威杂志从“质量、外观、性价比、销量、网友评价”五个角度进行评比,选出了2013年十个最受欢迎的箱包单品。

看到这份报道,其实还蛮令人震撼的。因为排名前一到三的,全是新宝瑞的产品。之后有司美琪,也有别家。爱达如今主推的Vinda品牌下的一款包包,也在第八名。只是去年的销量惨不忍睹而已。

不知明年这时候,Vinda是否会杀进前几名呢?

这 么想着,林浅习惯性地拿起报告,就自己所知的情况,给厉致诚讲解起来:“厉总,第一名,是新宝瑞的一款休闲包。这款包据我所知推出有三年了,优点在于外观 时尚、质量不错,价格也有优势;第二名,是新宝瑞的一款专业户外包。国内户外做得好的企业其实挺少,新宝瑞这款也算是卖火了,但价格也偏贵……”

讲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她在干什么呢?还把他当成那个初生之犊不惧虎的BOSS?他既然能游刃有余地将司美琪玩弄于股掌之上,这些企业间的基本信息,又怎么会不了如指掌?

那他叫她过来干什么?

林浅嘴里还心不在焉地说着,眼角余光就往上瞟。只见他姿态闲适地靠在她身旁的沙发里,长腿还轻轻交叠着。一只胳膊搭在她背后的沙发扶手上,另一只手搭在膝盖上。而她不用抬头,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像无处不在的空气,将她笼罩。

林浅的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这家伙……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里——他是个目的很明确的男人。

这么想着,林浅的脸更热了,草草将手上的杂志一放,就想赶紧开溜:“厉总,我知道的就这些。”

他却静了几秒钟。

“你的脸很红。”低沉温凉地嗓音,就在她耳边。

林浅也静了一瞬,旋即抬头微笑看着他:“嗯,可能是感冒还没好吧。那我坐远点,别传染给你了。”说完就想起身,躲开他若即若离的臂弯。

谁知身子刚一动,肩上已是一沉,他的手放了上来,按住了她。

林浅的心头突地一跳——这下是真在他怀里了。

四目凝视。他的俊脸就在离她很近的位置,那只手依旧牢牢按在她肩上,令她坐在原地不动。而那漆黑而疏淡的眼眸里,映着她小小的心慌意乱的倒影。

谁都没说话,屋内的空气仿佛跟他指尖的温度一般,灼烫得她的脸难受。而他就这么盯着她,高大修长的身躯将她环在沙发和他之间。

林浅的心突突突跳得厉害。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嚷道:他怎么这样?!有他这么追人的吗?沉默又强势,难道就吃定了她不会逃离?

另一个声音却冷冷淡淡地嘲笑着:林浅,你确定他这是喜欢你?他这么深藏不露一个人,你现在都摸不清他的斤两。将来就不怕吃不了兜着走?

……

林浅稳了稳心神,望着近在咫尺地的他,开口了:“厉总,我觉得这次,爱达真是柳暗花又一村。”

他看着她,眸色似乎越发深沉。

林浅的心胡乱跳得厉害,有那么点憋屈,又有那么点莫名其妙的慌乱,还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她接着说道:“我们虽然失掉了明盛,但一转头,司美琪的中档箱包市场,却是豁然开朗毫无阻隔。看来天道酬勤,上天还是帮着爱达的。”

这番话她说得平平静静,讲完后,就直视着厉致诚。

厉致诚也看着她,漆黑漂亮的眼里,没有半点起伏。

两人就这么安静对视了一会儿。

林浅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荒唐。他是多聪明的人,这么几句话,肯定听懂了。昨天即使猜出了真相,她也没想过要跟他挑明。可今天不知怎的,肩膀被他这么一按,她就觉得非挑明不可。

然而她尽管纠结,尽管懊悔,尽管冲动,却万万没想到,厉致诚眉目不动地按着她,第一句回答却是——

“生气了?”他轻声问。

林浅不吭声。

他深深看她一眼。倏地松开了她的肩膀,身体也往后一退,暂时拉开了与她的距离。

林浅一时间如释重负,可被他按过的肩头,却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触感残留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静静看着他。

他的神色淡淡的,抬手翻开了桌面左上角的一本书。林浅看清封面,心头一震——正是那本《孙子兵法》。

只见他长指轻拈,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白纸,转头看她一眼,直接放到了她面前。林浅眼睛一瞟,不正是当初那张写着兵法计谋的纸?刚劲有力的笔迹如昔:请君入瓮、借刀杀人……

“我从未主动向你隐瞒。”他缓缓地说,“而是情势所逼。”

林浅还是没做声。

他这是干什么……

这算是在向她主动解释?

一个城府诡谲的人,这么干脆地坦诚自我?

哼……为什么她突然有点想笑呢?

看她不说话,他沉静片刻,再次翻开《孙子兵法》,从里面又拿出一张叠好的纸条,转头再次看着她。

“这样的东西,我大概会写三张。这是已经写好的第二张。”他将纸条夹在长指间,眸光湛湛地望着她,轻声问,“你要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