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 第22章 触手可及

第22章 触手可及

你不会失望。

他说……你不会失望?

这句话就像大力水手的菠菜,令原本病恹恹萎靡不振的林浅,眼睛一下子亮了。

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因为早上销量还很颓靡,现在能令厉致诚讲一句:“不失望”,那销量岂不是应该……很好?

破2000?不,这绝不足以让厉致诚满意。3000?甚至4000?

跟着厉致诚身后,步入大厦、搭乘电梯,再次走向信息技术部的办公室,林浅的整颗心都像要跳出来,先她一步跳到电脑面前去。

一进办公区,就见早上全都黑着脸的同事们,此刻个个红光满面。听到动静,转头望向他们:“厉总!”“厉总!”“厉总,林助!”他们眼睛里分明有种异常亢奋的光芒。

薛明涛、刘同、顾延之等领导也在,正坐在里头的小屋里,不知在聊什么,同时抬头望过来,嘴角都有笑意。

林浅再也把持不住了,就近伏低在一个同事的电脑前:“今天销量多少了?我下午没在不知道。”

那同事这几天跟她也很熟了,此刻脸上灿烂得跟朵花儿似的,把电脑屏幕用力往她面前一扭:“林助自己看!”

林浅一眼就看见屏幕上的数字,眼睛都直了:

“7853?!”

周围人全笑了,闹哄哄地说开了:

“是啊,总裁公告发布大概两个多小时后,销量才开始突然猛增,500、1000的跳,好家伙!现在下的订单,都要三个月之后交付了,但是数字还在猛涨。”

另一人又说:“林助的网络攻势,功不可没!”

“虽死无憾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感叹道,“我真是虽死无憾了!”

林浅的太阳穴都开始突突的跳。

尼玛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老天终于还是公平了一回么?

哈哈哈!陈铮你个臭混蛋,我们一天卖了7853啊,你听到这个数字会不会气死?不行,她明天要不要发条短信给他?就写:陈总,托您的福,我们昨天卖了800件。哦,对不起,少打了一个0。哈哈哈!

她正眼冒精光盯着屏幕胡思乱想着,小屋里的领导们却已走了出来。顾延之笑吟吟地说:“厉总回来了,让厉总给大家说两句。”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厉致诚,林浅也转身望着他。

他就站在离她几步远的位置,听到顾延之的话后,俊脸神色淡淡的。

林浅的嘴角忍不住就上翘了——他应该更适应和习惯给那群憨直的大兵们打气吧?现在他又会说什么呢?

而厉致诚站在灯光下,抬起平静的眼眸,环顾一周,开口:“今天大获全胜,在座的诸位,都是功臣。”

他顿了顿,大伙儿全都面露喜色。

又听他说道:“现在,我们基本可以判断,这一次的侧翼反击战,已经奠定胜局,竞争对手无力回天。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他们的中档产品市场,会被我们迅速蚕食。而我们其他品类的销售,也会随之回温。”他最后停了停,看着大家说:“我们终于,救活了爱达。”

非常平实的一段话,语气也很平稳,没有任何煽动人心的表情或是措辞,却令所有人同时一怔。因为他说“救活了爱达”。不知为何,这话令人的心情倏地变得凝重。凝重中,似乎又有一种情绪在无声酝酿。

没有人说话。

短暂的沉默后,所有人仿佛同时反应过来,大叫着欢呼着鼓掌着,将手里的文件资料丢下站起来,彼此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林浅的眼眶居然有些湿了。厉致诚讲话的时候,她一直望着他。明明很朴素很刚毅的一段话,怎么听着却让人觉得心疼又骄傲呢!

我勒个去!她现在到底对他是个什么心态啊?怎么有种“我家有BOSS终长成”的欣慰感觉?可同时又觉得甜丝丝的心慌慌的?

就在这时,厉致诚仿佛察觉到她的视线,转头看过来。林浅下意识刚要拍两句马屁,恢复自己正常战斗状态,胳膊却忽然一紧,已经被身旁的高大年轻的男工程师拉进怀里,紧紧一抱:“林助!”

林浅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松手,又去抱身旁的中年工程师了。

林浅莞尔一笑,又跟身旁几人击掌的击掌、拥抱的拥抱,庆祝胜利。嘿嘿嘿,她林浅今后在信息技术部,就算是自己人了。

正东想西想,一回头,就见几个领导,也很应景的走进工程师的队伍中。厉致诚就握着刚才抱她那工程师的手,还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语了几句什么,那工程师一脸荣耀,喜不自胜。

然后厉致诚松开他,又跟其他几个人握了手,然后脚步一转,就到了林浅面前。

林浅心情实在太好,一时也未想太多,笑眯眯的伸手要跟他相握,同时大大方方地拍马屁:“BOSS万岁!”

灯光下,厉致诚身形颀长如修竹,柔黑精神的短发下,眉眼极难得是温和而沉静的。林浅还没反应过来,手臂一紧,就被他拉进怀里。然后他的一只手在她背上轻轻一拍,就像对其他人一样,以示鼓励。

林浅的心跳突突的。她清晰闻到他身上清浅的味道。还有他握住她手腕的手,明明十分有力,就跟烙铁一般。还有他放在她背上那只手,五指指尖蕴藏着力道,分明按住了她,把她按进他怀里。

旁人都在笑都在说,没人注意到他俩的异样。而事实上,他们表面看起来也毫无异样。

“林浅。”他轻声在她耳边说,“我很高兴,没有令你失望。”

——

这一天,是一个开端。到了午夜时分,这个子品牌的全天销量,突破了8500;

第二天,达到了1万2。

之后几天,销量逐渐回落并稳定,但依旧维持在同类网络旗舰店难以企及的高销量上。

而 到这一年年底的时候,爱达这个主品牌的全年销量,在中档皮包中排名全国第一,并且比第二、三、四、五名加在一起的总销量还多。而果真如厉致诚所说,其他品 类的箱包在这个主品牌的带领下,虽不及过去的业绩,但也逐渐回温。及至年底,爱达全年营业额已逼近司美琪,全面翻身。这是后话。

再回到当晚。

这天,林浅回到家也已很晚了。大起大落的心情后,暂时没精力整理某些乱糟糟的思绪,胡乱冲了个澡,躺床上刚要睡觉,却接到了久违的林莫臣的电话。

这段时间,林浅没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有打过来。兄妹俩早有默契,在爱达生死存亡的关头,她不提,他也就不问。

现在好了,雨过天晴,情势一片大好。

林浅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说:“兄台,有何贵干?”

林莫臣的嗓音里也噙着浅浅的笑意:“恭喜你。”

林浅:“谢谢。”

到底对哥哥依赖甚重,林浅忍不住又讲了这几天惊心动魄峰回路转的经历,只除却对自己被打那一巴掌,只字未提。林莫臣一直安静地听着,听到她说跟厉致诚建议要赔掉2000万时,倒是低声笑了:“城门立木。这招用得不错。”

林浅还含着笑,正要往下说,忽的愣住了。

哥哥说“城门立木”?

城门立木,取自古代商鞅徙木立信的故事。意喻采取夺人眼球的奇招,公开树立威信,取信于民。

这个成语,在现在用得并不多。但因为前不久,林浅刚刚看到过一次,所以他现在一说,她就记了起来。

那是做厉致诚助理的第一天,她在露台,他正在看孙子兵法。当时他在纸上写了几个词,其中一个,不就是城门立木?

正想着,却听林莫臣淡笑道:“小傻瓜,现在看清了吗?还说给人家当老师。这一路人家天衣无缝环环相扣,把强于自己数倍的竞争对手耍得团团转。我来交手还差不多。你今后谨言慎行,好好跟人家学,别丢我的脸。”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留下个呆呆的林浅。

哥哥刚才说什么?

林浅只觉得脑子里有根筋在突突的跳,大脑异常清醒,又异常思绪翻滚。感冒的困意瞬间被丢到十万八千里外,因为哥哥的那番话,那个熟悉的成语“城门立木”,令她心中升起个不可思议而又难以置信的念头。

但她又有种感觉,那是她一路跟随厉致诚走来,脑海里隐隐其实一直埋着这个可能性,但只要稍稍往这边一想,就被她否决了——怎么可能?

她的心“怦怦怦”地跳,一下子从床上跳落,抓起自己的背包,从里面翻出软皮笔记本。她记得那天看到他写那几个成语时,出于对BOSS的任何细节都要关注到位的心态,她还记下来了,记在了本子上。

翻翻翻,翻了半天。脑子里却电光火石般,把所有事全部重新串了一遍——

如果按照哥哥的说法,一切都是厉致诚计划安排的,那么一切都要推倒重来。

所以,他当初争夺明盛项目也是假意的,只为引司美琪入局。目的是?对了,他提出了近乎苛刻的投标条件:定价不超过市价的30%、3个月的交货期。这就是他的目的!是让司美琪在高档皮具的市场价格和库存量上受严格限制,不能再狙击他们。

而他的目标,一开始就是司美琪那广阔的、巨大的中档皮具市场?只是要声东击西?

那奸细呢?他是否提前知道奸细的存在,反过来利用了他们,最后还将他们送进了监狱?

是了,还有那三千万,为什么他将获奖人数定为2000?当时她没细想,现在回想,卖地的三千万,刚好用光!难道他早知道会出错?

脑子里乱糟糟地想着,手上却终于找到了当初的笔记。她定了定神,心跳如雷的看着那五个兵法成语。然而瞬间,心跳却变得更快了。

因为那五个词是——

请君入瓮。

借刀杀人。

声东击西。

城门立木。

以逸待劳。

林浅拿着笔记本,呆呆地坐在床上。

她心中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恍然、震惊、茫然……还有陌生。

是了,陌生。

她根本从未看清过他。

她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厉致诚的容颜。但这一次,不是他在火车上惊鸿一瞥的沉默冷峻,不是他背着她走过水洼泥泞时的挺拔温柔。而是他今晚坐在她身旁时,用那双漆黑的、沉如冬夜的眼,势在必得地望着她说:

“我想要得到的,我已经看到,触手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