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 第21章 不要失望

第21章 不要失望

?“……不关!”嘴里迸出这两个字时,林浅整颗心仿佛都倏地拔高,高到不知哪里的晃晃荡荡的地方。

厉致诚只回答了一个字:“好。”

林浅挂了电话,全身仿佛都笼罩在一层寒意里,手心的汗水却热得发烫。

她在小屋里独自转身,却见顾延之不知何时进来了,沉着脸站在门口看着她。

“我已经知道了。”他说,“现在我们只能赌一把。”

林浅轻咬下唇,用力点点头。

赌,一场豪赌。

一场2000万的豪赌。

这是他们能做的最后一场美梦。寄托着他们所有强烈的**、忐忑、侥幸、不甘和不服输。

两人并肩步出小屋。

林浅压低声音:“顾总,我认为接下来,要慢,要拖。”

讲出这句话时,林浅的大脑已经异常的冷静下来。但因为思维太冷静,反而衬得胸膛中的心跳,过于快速激烈。

未料顾延之斜眸看她一眼,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们也这么想。”他说。

顾延之很快代表厉致诚,下达了新的指令:不关站。但降低服务器和活动页面的访问速度,令顾客订购10次,大概只有1次能成功交付订单。同时在页面发布公告称:网站遭受黑客攻击,正在全力修复。

林浅回到电脑前,开始带领她的“水军小组”,在各个购物网站、论坛,以及二三线城市的区域热门论坛,大规模炒作。

……

这晚,爱达总部大厦,彻底灯火不灭。

顾客的疯狂热情,一直维持到凌晨一点。前2000个“喜中一等奖”的包终于抢购一空。而在那之后,销量还往上冲了800多。活动主页的访问量突破了500万,留言区完全炸开了锅,其他各大论坛也是热帖不断——

没抢到前两千位的购买者,惋惜声一片。但大多也表示,这次促销本身就很值,爱达的包质量款式的确不错;

抢到一等奖的人,全都欣喜若狂,晒订单晒中奖通知,如同逢年过节般人人喜庆。

但更多的声音,是强烈的质疑。质疑闹出这个天大乌龙的爱达,是否会如约支付两千万红包?

也有人发帖表示,是爱达老客户了,看到了被黑客攻击的公告,理解企业不易,愿意放弃万元红包。还有人说,也不要一万块了,商家意思意思每人发几千块,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更多的人表示不接受——网站被黑是商家自己的事。如果不如约发红包,今后爱达一生黑。

而因为之前的“致癌物”事件,爱达就颇受媒体关注。这晚之后,各大媒体、门户网站、微博更是争相转发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新闻。其中一则标题就这么写道:“两千万,送,还是不送?”

在万众瞩目、一片质疑声中,爱达始终保持沉默。

按照之前公布的规则,活动周期本就有三天。三天后,获奖者才可凭身份证,到爱达指定门店领取现金红包。

而因为爱达一直沉默,在这难熬的三天里,消费者、媒体的质疑声、吵闹声,以及他们热切盼望结果的心情,越演越烈,几乎达到颠峰。爱达网页总点击量突破一亿,并且每分钟都还在急速攀升。“爱达2000万红包”成为近日十大热门搜索词,微博热门话题第二位。

——

三天后,上午8点55分。

林浅用手撑着额头,还坐在信息技术部那间小屋里,紧盯着电脑。而门外,是同样紧迫的其他员工们。

还有五分钟,就是当初活动规则约定的时限——顾客可以到门店领取红包。而还有五分钟,她面前的这则《爱达总裁公开声明》,就会发布。

内容很简洁,是厉致诚自己写的。大概在这个时候,也没人敢替他写。林浅想过几个版本,但看到厉致诚自己写的后,反复咀嚼,还是觉得言多必失,这个就好。

“诸位顾客、网友及媒体朋友:

众所周知,三日前,我司旗下Vinda品牌网络旗舰店遭黑客攻击,导致错误开出2000个一等奖。面对如此恶意攻击,我司必会进行彻底调查,维护正当权利,维护公正公平市场环境。

面对消费者,爱达始终坚持“一诺千金”的经营理念,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获得一等奖的2000名顾客,请按照活动规则,前往指定门店领取万元现金红包。

预祝新春愉快。

——爱达集团总裁厉致诚”

这则声明发出去之后,广大消费者和网络上会有什么反馈呢?林浅几乎可以想象到,必然是赞誉声一片,皆大欢喜。她甚至毫不怀疑,未来几小时,或者几天,爱达网络旗舰店的浏览量,会继续暴增。

但销量呢,会有大规模的爆发式攀升吗?

不,她不确定。

甚至还有些忐忑。

过去三天就是生动的例子。网页的浏览量已经高得不能再高了,她也相信爱达的知名度,也许在这几天都超过了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相比之下,销量就很低,低到近乎平静的地步。

第一天:427笔;第二天:633笔;第三天:780笔。

林浅不知道,这样的数字,到底是因为万众都在观望爱达何去何从,后面还会有变数;还是说,那华丽的点击量,根本就是一场浮华的泡沫般的热闹。

这么想着,她的头更沉了。连续几日不眠不休,夜间气候寒冷,加上精神一直紧绷,她明显感冒了。

从抽屉里翻出颗感冒药,合水吞下去,她继续撑起精神,盯着屏幕。只是脑子里突然冒出个不相关的念头——这几天她一直在楼下忙碌,指挥水军四处转战。除了偶尔电话汇报或临时会议,跟厉致诚很少见面。他也没临时安排别的事给她。

不知他一个人坐在高楼的总裁办公室里,是什么心情呢?当他看到各部门报上来的,各种或喜或忧的消息,那从来沉静清冷的容颜,是否也会为之眉头紧锁或者舒展呢?

他独坐危楼。而她在这里,奋力拼杀、已使尽全身解数。

呵……怎么感觉好悲壮,但又是甘愿的。

一路波折走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生出了“士为知己者死”的情绪?

他不够老道,也不够奸猾,运气好像也不够好。但他初露锋芒,已是天分惊人。无论是那份豪气万千的明盛项目投标书,还是这次独辟蹊径的侧翼反击战略,还是如今临危决断,壮士断腕……他的聪颖通透、坚韧果决,无人能及。

……

——

顶层。

谁也想不到,林浅也想不到,在这个扣人心弦的时分,厉致诚和顾延之居然在下棋。

满室茶香,黑白棋盘。

顾延之眼看就要输掉第五局,实在憋屈的慌,将棋盘一推:“不下了,没意思。”他本来就不善此道,偏偏老板今天要他作陪。

是要通过大杀四方,给自己找一下底气?

还是纯粹消磨时间等结果而已?

他抬眸微微一笑:“你就一点都不急?”

厉致诚没抬头。两道浓黑的眉,清隽醒目。

指间拈一颗白子、一颗黑子,开始自己跟自己下完残局。明明年轻英俊,却老成淡漠得叫人心头一凛。

“不急。”

——

两小时后。

林浅盯着屏幕,实在撑不住了。

没有起色。

在公告发布后这段时间,销量只有147。

也不知是感冒加重,还是心情缘故,林浅的头越来越沉,额头烫得厉害,看着屏幕上的字也一跳一跳的。她从屏幕后抬头,外间的同事们,脸色也都沉寂而严肃。

她推开椅子,起身跟技术部经理打了个招呼,下楼。

——

林浅再次醒来时,一眼就看到窗外漆黑的天。

她吃了一惊,掀开身上的毯子坐起来。

对面,医务室的中年女医生,正坐在灯下书写,抬头朝她笑笑:“刚才给你量过,已经退烧了。”

林浅连忙道谢,心里却哭笑不得——怎么睡了这么久?居然把这个关键的白天给睡过去了?

她中午吃了饭就来医务室开药,当时困得不行,心里又有点烦闷,就想在椅子上靠一会儿再走。谁知就这么睡着了。

医生又说:“下午总经办有人打电话到我这里找你,听说你发烧了,就让我不要叫醒你,好好睡一觉。”

林浅问:“是谁啊?”

医生微笑说:“是个年轻的男同事。”

人刚醒来的时候,总是特别怕冷。林浅裹紧大衣,走下医务室所在的小楼。

对面就是集团大厦,此时灯火通明,玻璃窗后人影攒动。

这一天已经结束了。

林浅一时竟不想上去,在一旁花圃边的长椅坐下。

此时已经七点多,该下班回家的都下班了,周围人影稀疏。林浅靠在椅子里,望着大厦,望着冬季阴沉的夜空,长长地吐了口气。

身旁的小径上,响起了脚步声。有人不急不缓地走来,在地上映出长长的影子。林浅并未在意,兀自出神。

直至那人走到她身旁,站定。

林浅抬头,看清他的脸。

“厉总。”她刚要站起来,他却已在她身旁坐下。

林浅侧眸望着他。他今天穿了件黑色大衣,里头是衬衣领带,即使是冬日,也是简洁而清爽的。他也看着她,那眼睛在夜色灯光下显得更加澄亮。

“烧退了?”他问。

林浅早猜到打电话到医务室的人是他。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但这暖意又是让人心慌意乱的。

她中规中矩地答:“嗯,谢谢厉总。”

他静了一会儿,眼睛看着前方,又问:“为什么坐在这里?”

林浅低声答:“睡了一下午,也不知道销量如何。我先在这里酝酿一下情绪,做好牢固的心理准备。”

这话令厉致诚眼中滑过一丝笑意。但她的下一句话,却令那笑意无声无息迅速褪去。

她说:“我怕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这算是林浅极少的,在他面前袒露自己深深的担忧。讲完这句话,她就抬头,目光清亮地直视着他,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到今天的结果端倪。

可厉致诚的脸色依旧平静,仿佛宠辱不惊。他也转头望着她,两人的眼睛隔得极近的凝视着彼此。

然后他抬手,搭住她身后的椅子靠背。

“我不这么认为。”他说,“我想要得到的,我已经看到,触手可及。”

林浅心头猛地一跳。

他想要得到的……是指?

她看着他隽黑的眼,心跳开始加速,脸也有些发烫。

可是BOSS,现在哪里是什么谈情说爱的时候啊?我心里就像有三座大山压着,沉重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你不要再给我加压力了好不好?

可却是她会错意了。

因为厉致诚已经站起来,双手插衣兜里,侧眸看着她:“你不去看看吗?今天的销售结果。”

林浅立刻也站起来:“……好的,现在就去。”

而他的眼中终于再次泛起温和的笑意,轻声说:“你不会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