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4 方玉斌不耍阴谋诡计,却玩起了商战阳谋

4 方玉斌不耍阴谋诡计,却玩起了商战阳谋

4 方玉斌不耍阴谋诡计,却玩起了商战阳谋

方玉斌坐在办公室里,对面的杨韵微微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我们终究又有了重新坐下来谈的机会。生意嘛,终归是可以商量的。”

“没啥商量的。”方玉斌摇头说,“当初我只说考虑你的建议,并没有答应。今天请你过来,更不是重启谈判。”

杨韵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方玉斌说:“我的情况你们大概知道些,亿家金控的状况不是太好,对那个项目的前景,我缺乏足够信心。因此我决定,启动撤出方案,尽早从亿家抽身。”

关于投资的理论教条很多,方玉斌既然打算说谎,自然可以信手拈来:“你以前在证券行业,对炒股很熟悉。你应该知道,买入任何一只股票时,都应该在心中划一条止损线。如今,亿家已经越过了这条线,我只能忍痛割肉。”

方玉斌又说:“我从亿家撤出,自然要把精力全扑到梦剧场上来。这种时候,更没有理由出售股权了。这是我的正式答复,你可以原封不动地转达给聂远国。”

杨韵脸上满是失望:“我这趟算是白跑了。”

“怎么是白跑?”方玉斌说,“既然是老朋友,公事谈完了,还可以聊私事嘛。”

杨韵苦笑道:“你真把我当朋友?”

“当然。”方玉斌说,“正因为我把你当朋友,所以接下来要说的,才是大实话。”

杨韵愈发纳闷,接下来要说实话,刚才说的岂不是假话?

只听方玉斌说:“我其实是倾向于出售梦剧场股权的,可如果让你们吃定我急需用钱,价格恐怕上不去。所以,我得欲擒故纵。”

杨韵被方玉斌的话搞蒙了,更没见过这么谈判的。哪有直接告诉对手,我要欲擒故纵?方玉斌把自己的计划简单叙述一遍,接着又说:“这个计划中,还缺一个里应外合的角色,我看你很适合。”

“你也太直接了吧?我们可是谈判的对手。”杨韵摸不清方玉斌的路数,不敢轻易接招。

方玉斌说:“这段时间,你调查了我,我也在调查你。我知道,上次你说的都是实话。你离开余飞之后,职场并不得意。如今进入这家公司,正需要好好表现,打一场漂亮仗立威。”

杨韵似笑非笑:“你都知道我的处境,还叫我当叛徒?”

方玉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踏踏实实干,未必能立竿见影,跟我合作,却是一条捷径。”停顿一下,他又说:“你想想,如果你找到我,我也答应上谈判桌,你立的只是小功。按照我的计划,你去找何兆伟,那又是什么局面?到时,你可以四处表功,说你如何百折不挠,被方玉斌拒绝后又想尽办法,最终成功策反了梦剧场的创始人与管理团队。”

杨韵终于明白了方玉斌的意思,她笑着说:“这种招数,以前余飞也未必想得出来。”

“别拿我和他比。”方玉斌对余飞实在没有一丁点好感,“他的那些下三烂招数,全是整人坑人,都是阴谋。我使的可是阳谋。我的计划,没害得谁身败名裂吧?我赚钱,你立功,也就是让你们老板多掏一点钱。他有的是钱,不会在乎的。”

“让我想一想。”杨韵陷入沉思,还从方玉斌的烟盒中掏出一支烟,自个儿点燃。

杨韵手中的烟还没抽完,方玉斌就下了逐客令:“你不用急着答复。我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两天之内给我回话就行。”

方玉斌站起身,和杨韵握手,接着又说:“我让投资总监吴步达送送你。”

吴步达开着车,杨韵坐在副驾驶位置。吴步达嘴巴很甜,一个劲夸杨韵长得漂亮。这种话,任谁都爱听,杨韵也被逗得乐呵呵。见气氛融洽,吴步达又提到合作的事:“梦剧场的事,还得麻烦你哟。”

杨韵不置可否,吴步达又说:“其实我、你,还有方总,出身都挺像。从小城市来到大都会,一个人辛勤打拼,好不容易有今天。不是官二代、富二代,只能吃得苦中苦,争取让自己的儿子做官二代、富二代。”

“是呀。”这几句话,倒是说到了杨韵心坎上。

感情越来越近,吴步达趁势说:“咱们能混到今天,都不是不懂规矩的人。未来把梦剧场高价卖出去,你懂的。”

杨韵露出一丝浅笑,吴步达的话她当然懂。接着,吴步达又从兜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杨韵。杨韵很惊奇:“这是什么?”

“一些陈年往事。”吴步达说,“你应该还记得,当初余飞公司里的老汤,把余飞操纵股价的证据交给了王诚。后来王诚与余飞达成默契,这些资料没有曝光。再后来,东西又到了方总手里。”

吴步达接着说:“里面的线索,主要是涉及余飞的,但有一些和你有关。方总说了,余飞因为其他事被关进去,也算遭了报应,我们不必再补刀。至于你嘛,咱们现在已经是朋友。所以,把这些资料全部交给你,你自己处理掉吧。”

吴步达特别强调:“这东西只有一份,从没拷贝过。给了你之后,就再没人看得到。”

杨韵接过U盘,表情有些复杂,隔了好久才说:“谢谢。”

回到公司后,吴步达立刻来到方玉斌办公室,汇报说:“东西交给她了。”方玉斌微笑着说:“等着吧,她应该很快会答复我。”

吴步达点头道:“咱们多管齐下,杨韵不会不就范。我看她更不敢耍什么花招。”

方玉斌弹着烟灰:“不要把人家想那么坏,哪有那么多花招。”

吴步达又问:“方总,那个U盘,你真的没有拷贝?”

“当然。”方玉斌回答得斩钉截铁,“我怎么会骗人家。”

吴步达想了想,说:“你倒是真心实意,怕就怕她……咱们手上有能制约她的东西,总是好一点。”

“你呀,”方玉斌朝吴步达比画着手指头,“我问你,你告诉杨韵资料没有拷贝时,她什么表情,相信你的话吗?”

吴步达说:“她的表情有些复杂。不过我敢打赌,她不相信我说的话。”

“那不就得了。”方玉斌说。

吴步达笑起来:“无论咱们手上有没有这个东西,杨韵却始终认为咱们有。结果都一样!”

“不一样。”方玉斌纠正道,“我手里有,却告诉她没有,那是欺骗朋友,就是阴谋诡计。我手里真没有,还实话告诉了她,那就是阳谋。她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

杨韵的答复果然很快,她的行动更快。而何兆伟近来做视频,捧网红,演技也日臻成熟,他与杨韵打得火热,两人还一起去北京见了聂远国。何兆伟一番当初方玉斌背着我卖掉光迅科技股权,如今为了企业发展,我也能寻找新合作伙伴,在商言商,无可厚非的表白,说得聂远国心花怒放。

梦剧场的增资扩股计划提上议事日程。方玉斌立刻表达反对,双方的“交锋”在梦剧场董事会上展开。方玉斌第一个发言,足足讲了半个钟头,把增资扩股批得体无完肤。何兆伟接着又代表管理团队说了40分钟,力陈增资扩股的必要性,并要启动表决程序。

应邀列席会议的聂远国,在一旁默默听着,心里偷着乐。方玉斌呀方玉斌,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几次三番上门,你硬是不卖,现在好了吧,没想到我抄了你的后路,直接策反梦剧场管理团队,让你落了个鸡飞蛋打。对即将开始的表决,聂远国更是一百个放心。他看过梦剧场的投资协议,利用牛卡计划,何兆伟在投票权上拥有压倒性优势,方玉斌再怎么反对也没用。

然而,就在投票开始前,方玉斌掏出一份文件,说:“管理层拥有投票权优势,我反对也无济于事。但是,得把一件事先说清楚。当初不仅有牛卡计划,还有这份品牌转让协议。签订投资协议时,我做了让步,同意牛卡计划。同时,梦剧场创始人何兆伟先生,也把企业的商标名称,无偿转让给了星阑资本,这段时期,实则是经过星阑资本授权,何兆伟才能继续使用梦剧场的品牌与商标,授权费每年象征性收取一元。”

方玉斌又说:“如果你们执意推动增资扩股,那么我可以明确地说,今年使用期满后,我将收回商标。明年,请你们另起炉灶。这个直播网站未来叫美梦剧场、春梦剧场或是噩梦剧场,通通可以,就是不能叫梦剧场。否则我就告你们侵权。”

毫无疑问,这份品牌转让协议与聂远国看到的投资协议一样,也是倒签的合同,目的是让他知难而退。演技纯熟的何兆伟气得仿佛浑身发抖,声言要和方玉斌法庭上见。

聂远国却坐不住了,以前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玩意儿?通过增资扩股计划,进行曲线收购已经费时费力,谁知买来的公司竟没有品牌使用权。无论打造一个新品牌还是再从方玉斌手里买过品牌使用权,势必又是一番波折。这么弄下去,怎么跟老板交差?聂远国顾不得许多,直接让秘书走到何兆伟身边耳语,立刻停止表决,从长计议。何兆伟则是一副心有不甘、恨恨作罢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