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3 投资别人说明我有实力,被别人投资证明我有魅力

3 投资别人说明我有实力,被别人投资证明我有魅力

3 投资别人说明我有实力,被别人投资证明我有魅力

方玉斌坐在餐桌前,呆呆望着桌上燃烧的蜡烛。这是一家位于陆家嘴的川菜馆,过去来过几次,感觉味道还算正宗。不久前,餐馆重新装修了一遍,据说砸的钱不少,却令方玉斌大失所望。

一家川菜馆,装修时既想保留中式风,又要引入什么欧陆古典风格,美其名曰中西合璧,实则不伦不类。这种装饰风格,就叫它半殖民地半封建风格吧。如果不是何兆伟指定要吃家乡菜,方玉斌才不会选择这里。

昨天,方玉斌又接到了杨韵的电话。通过上回接触,他便算准对方还会厚着脸皮找上门。因此,杨韵的电话丝毫不出乎自己预料。倒是人家用功之深,让方玉斌颇为意外。杨韵说,他们得知星阑资本投资的亿家金控近来处境不太妙,连大明星楚蔓给亿家代言的广告也被莫名其妙撤下。外界还猜测说,亿家连明星的代言费也付不起,只能终止合同。

听到这里,方玉斌又好气又好笑,外面那些人的想象力真丰富,什么话都能编出来。接着杨韵又说,如果星阑资本此时能出售梦剧场股权,倒能收回大笔资金,不至于被亿家金控项目拖累。

人家可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了买下梦剧场,把亿家金控的情况打听得一清二楚。经过深思熟虑,方玉斌也下定决心,抛掉已经获利颇丰的梦剧场,把资金向亿家金控倾斜。所谓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方玉斌要真正实践一回。所有人争相拥入的直播行业,自己从容撤退,已是人人避之不及的P2P平台,我却咬定青山不放松。

方玉斌唯一忧心的是,对手把自己摸得太熟,连楚蔓广告撤换的事也已掌握。此时去谈,人家难免趁势砍价。唉,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亿家那边可是军情紧急,刻不容缓。

面对杨韵,方玉斌没再严词拒绝,只是说考虑一下再答复。在与聂远国、杨韵展开正式谈判前,方玉斌还得把这个消息通报给何兆伟。当初背着何兆伟,把光迅科技的股权卖给叶云来,老同学之间闹得很不愉快。历史不会重复,却惊人相似!如今,方玉斌又打算出售梦剧场股权,凝聚着何兆伟心血的企业,即将投入地产大亨怀中,不知对方又会有怎样的反应?

不一会儿,何兆伟进到餐厅,两人一边吃一边闲聊起来。几杯酒下肚,何兆伟问:“今天请我吃饭,不光是叙旧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方玉斌正在发愁如何对何兆伟说这事,见对方主动问到,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方玉斌说完后,何兆伟的表情颇为平静,他一边夹菜一边说:“这一次,你可又把我卖了。”

方玉斌有些难为情:“在商言商,我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

何兆伟放下筷子,拉高声调:“既然要卖,别光顾着自个儿,把我也一起卖了。”他接着说:“梦剧场里,你是最大股东,我也有股份呀。聂远国不能只收购你的股份。”

方玉斌猜想,何兆伟大概又和上回一样,要把自己的股份卖出去,再愤而离开公司。何兆伟却说:“这回跟上次可不一样,我没说要拍屁股走人。另外,我也不会把股份全卖出去,聂远国真答应收购,我可以出售手里一半的股权。”

“你真是这样想的?”方玉斌问道。

“当然。”何兆伟点头说,“你今天说这些,其实我并不意外。当初梦剧场资不抵债,后来你几次增资,成了大股东。从那时起,企业命运已不掌握在我手里,对今天发生的事,我早做好了心理准备。”

何兆伟又说:“这怨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商场上,资本就是王道。我也有过手握资本、主宰自己命运的机会。在加拿大开餐馆,回国做视频网站,甭管生意大小,好歹自己是名副其实的老板。可惜我学艺不精,不仅赔光了老本,还欠下一屁股债。”

何兆伟笑了笑,接着说:“既然没有实力投资别人,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别人投资我,起码证明我还有点魅力。不过既然选择让别人投资自己,就得遵守游戏规则。大股东想出售公司股权,我作为小股东,能怎么办?”

方玉斌说:“你的反应,倒大出我的意料。这和你当初愤而离开光迅科技,可是天壤之别。”

何兆伟点燃一支烟,说:“经过那么多次洗礼,我就不能成熟一点吗?”他又说:“当初叶云来也想挽留我,是我不愿留下。你别说,叶云来还有些本事,他收购光迅科技后,最后硬把公司弄上市了。我如果选择留下,没准能发一笔财。”

方玉斌笑起来:“你该不是后悔了?”

“反正世上没有后悔药卖,我也不开这药方了。”何兆伟说,“只是通过许多事,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活在资本时代,可以和人赌气,但别和钱赌气。”

“所以,这次你不但平静接受,还愿意留下来和聂远国共事?”方玉斌问。

何兆伟说:“我可以留下,但得有条件。第一条,就是我刚才说的,他们必须收购我手里一半的股份。”

方玉斌问:“我出售股份,是其他地方急等用钱,你出售股份,为什么?”

何兆伟说:“前些年我欠了不少债,最近梦剧场发展势头不错,总算把欠债还清了,不过手里却没多少积蓄。趁着大好机会,干吗不落袋为安?江湖老,胆子小,起起落落这几下,我总结出一条,绝不能把所有钱都押到生意上,还得留一笔安稳的养老钱。再说了,我不留了一半股份吗?未来梦剧场发展得好,依然能分享红利。一旦有什么差池,也不至于到你门口讨饭吃。”

方玉斌竖起大拇指:“我天天做投资,这个道理却没你想得透彻。一个人不必把钱全砸到生意上,这也是分散风险。”

“还有第二个条件。”何兆伟说,“以前咱们合作,毕竟有老同学的交情,对那个地产土豪,可没这么客气。假若让我继续做CEO,年薪得谈好喽。”

方玉斌说:“这件事,我一定帮你谈下来。不仅有高年薪,还得把补偿费敲定。假若有一天,他们想把你从CEO位置上请下来,薪水继续发一年,再加一笔补偿金。总之,要把你的一切安排得妥妥帖帖。”

“就数你鬼点子多,我只想到年薪的事,倒把补偿金这一茬忘了。”何兆伟笑起来,“那些大老板,是想把别人的命运操控在自己手中。我呢,反正命运被别人操控着,索性对自己好一点。”

方玉斌也笑起来,心中却寻思,自己属于哪一类人?是把命运操控在手中,还是被别人操控?诸如丁一夫、费云鹏、王诚这些大老板,手中的确操控着许多人的命运,但他们真能操控自己的命运吗?

没想到谈得如此顺利,两人免不了开怀畅饮。何兆伟还在一旁叮咛:“这一次,你可把条件给我往高了谈。”

这句话,何兆伟念叨了几次,方玉斌听在耳里,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又细细想了想,禁不住一拍大腿:“我傻呀!”

“怎么了?”何兆伟不明就里。

“什么年薪、补偿费,那都是小钱!咱们要赚,就赚一票大的。”方玉斌大声说道。

方玉斌兴奋地吞下一杯酒,接着说:“刚才我一直在想,怎么把条件往高了谈。最后才发觉,自己钻了牛角尖。以前我总觉得,你会排斥出售梦剧场股权的做法,所以我得一边和聂远国周旋,一边安抚你。既然咱们一拍即合,卖法可就不一样了。咱俩可以唱出双簧,逼着聂远国出高价。”

“怎么个唱法?”何兆伟问道。

方玉斌聊起往事,在出售光迅科技股权时,身为创始人的何兆伟坚决反对。袁瑞朗利用了这一点,反过来狠敲叶云来的竹杠。没有障碍也要制造障碍,只要有了障碍,人家才会花钱摆平障碍。

“怎么,你又打算如法炮制,让我唱黑脸?”何兆伟问。

方玉斌摆手说:“如法炮制肯定不行,人家一眼就会识破,但可以反弹琵琶。这一回,我坚持不卖,由你去和聂远国他们谈。”

“这不行呀。”何兆伟思忖一下,摇起头,“如今你是梦剧场大股东,你坚持不卖,就算我把所有股份卖给聂远国,人家也拿不到控股权,他干吗掏冤枉钱?”

方玉斌脑筋一转,立刻有了办法:“正规途径来买,聂远国拿不到控股权,但可以走弯路。比方说,你作为梦剧场的创始人与管理者,提出一个二轮融资方案,进行增资扩股。聂远国通过入股成为新股东,星阑资本的股权却被稀释掉。”

何兆伟嘴里嚼着肉:“你这弯路,给人家也绕得忒远了。”

方玉斌头上的伤已经痊愈,此时可以毫无顾忌地哈哈大笑:“就得给他绕远,让他觉得不划算,最后回过头走大路。到时,大路的过路费还能便宜?”

思路越来越清晰,方玉斌也愈发兴奋。首先可以确定,聂远国和他身后的老板对梦剧场志在必得,这是对方玉斌最有利的一面。同时,也有不利的一面——杨韵把亿家金控的情况摸得很熟,此时坐上谈判桌,摆明了告诉对方,自己急等着套现用钱。你越是着急,对手越会砍价。自己一副不着急的样子,让何兆伟冲在前头,那就该聂远国着急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何兆伟说,“先带着他绕弯路,目的是让他知难而退。但这出戏里还是有破绽。比如说,我可以提出二轮融资计划,但你才是大股东,真要反对可以在董事会直接否决,计划根本不会付诸实施。我提出计划,你不吭声,等到聂远国进入后再反对,傻子也能看出里面有陷阱。”

此刻,方玉斌已经把所有细节都想好,他信心百倍地说:“你可以让我的反对无效嘛。”方玉斌向何兆伟讲述起牛卡计划,那个在亿家金控让自己无比窝火的计划此刻却派上用场。把何兆伟的股份变身为拥有巨大投票权的B类股票,凭借这个优势,他提出的增资扩股计划,方玉斌纵然反对也无济于事。

何兆伟还在挠脑袋:“咱们当初的合同里,没约定什么牛卡计划呀。”

方玉斌笑着说:“合同是由人约定的。当初没约定,现在约定不就得了。”“你是说补签一份合同?”何兆伟问。

“不是补签,是倒签。”方玉斌说,“聂远国不是傻子,这时补签一份合同,他肯定会起疑,所以只能倒签合同。咱们重新签一份投资协议,日期就写一年多以前。你就告诉聂远国,早在投资之初就约定了牛卡计划。白纸黑字摆在那儿,你不说,我不说,他看不出什么破绽。”

方玉斌又说:“倒签合同可不是伪造合同。这一招,我以前也用过,还专门咨询过律师。只要双方达成一致,不会有什么风险,法律上也没有禁止。”

“这一招好!把合同倒着签,迷魂阵就算摆好了。”何兆伟拍手叫好。但隔了一会儿,他又面露难色:“我怎么才能和聂远国搭上线呢?主动找上门去?”

方玉斌把手一挥:“主动上门多跌份。法子我都替你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