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4 万达向全国扩张之初,王健林立下一条规矩

4 万达向全国扩张之初,王健林立下一条规矩

4 万达向全国扩张之初,王健林立下一条规矩

方玉斌清楚,袁瑞朗说的是气话,道的也是实情。人家有牛卡计划,即便所有人反对,又能奈他何?至于三天或一周,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一周后的董事会,方玉斌没有出席,星阑资本的代表在会上投出了弃权票。袁瑞朗所力推的计划,也毫无疑义地获得通过。

亿家的扩张全面铺开,袁瑞朗与美国的风投签署了合作协议,甚至利用二轮融资的机会,企业高管层还获得了相应股权。

一天,方玉斌正在外面和人谈事情,却接到蒋若冰的电话。对方笑呵呵地说:“方总,有件事得麻烦你一下。”

“什么事,你只管说。”方玉斌与蒋若冰的私人关系不错,两人在书店相遇后,感觉蛮谈得来,私下又聚过几次。

蒋若冰说:“上回在旧书店,我记得你把一本台湾翻译的有关互联网金融的书淘走了,对吧?”

“没错。”方玉斌答道。

蒋若冰说:“我也很想看这本书,可昨天去旧书店,已经找不到了,敢情被你淘走的是个孤本。”

“向我借书是吧?可以,但不能白借。怎么着也得请我吃顿饭。”一顿饭是小事,方玉斌倒真想和蒋若冰见面聊一聊。袁瑞朗执意推动逆势扩张后,亿家的状况如何?他想听一听蒋若冰的意见。

“没问题。”蒋若冰爽快地答应。

两人见面闲聊了几句后,方玉斌便有意将话题往工作上引:“最近工作怎么样?”

“还……还行吧。”蒋若冰犹豫了一下才回答。

方玉斌说:“瞧你这样子就不怎么行。说说,都有什么烦心事?”

蒋若冰缓缓开口:“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前几天和袁总吵了一架。”

“你和袁总吵架了?为什么?”方玉斌好奇地追问。

蒋若冰说:“袁总想从车贷部调几千万资金出去,我坚决反对,因此产生了分歧。”

车贷部一直由蒋若冰负责,业绩蒸蒸日上。蒋若冰之前跟方玉斌聊过,自己很看好车贷业务,认为这是国内P2P金融的一种可行模式。她认为,P2P金融必须在大银行的夹缝中求生存,主攻小额贷款。而在小额贷款中,信用贷款风险太高,借钱不还的大有人在,剩下的抵押贷款,大致有房产抵押与车辆抵押两种选择。

房产抵押的弊端在于,各地差异太大,导致平台不得不付出高昂成本。比如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因为所处城市、地段的不同,价值有天壤之别。放贷前,工作人员必须上门评估。车辆抵押就简单多了,一辆奥迪A6,甭管是在北京还是小县城,价格相差不大。贷款人只要把汽车行驶证的资料传过来,根据车龄立刻能够估算出价值。

因为有抵押物,跑路的风险也被降到最低。对风险偏大的客户,平台会将车辆质押,即把车钥匙留存,车辆停到指定的车库里,以保证一旦出现坏账可以有效控制车辆。对一般客户,不会扣下车辆,而是选择安装定位系统,跟踪汽车运行轨迹。

在蒋若冰一手打理下,亿家金控的车贷业务已成行业翘楚。既有建筑老板抵押千万级豪车,换取急需的流动资金,也有一般人从平台贷走五六万用于日常周转。更可喜的是,因为建立了完善的风控体系,车贷业务的坏账率始终控制在较低水平。

“车贷部门的现金流充裕,支援一下其他部门,没什么大不了嘛。”方玉斌知道,蒋若冰拒绝袁瑞朗一定有她的道理,这么说只为激一激她。

蒋若冰果然滔滔不绝道:“当年万达集团向全国扩张时,同时上马几十个万达广场。王健林立下一条规矩,各项目之间的资金不能互相挪用。他的想法是,一个项目资金链断裂,只是局部问题,可项目之间的资金拆来借去,一旦出问题就是一场灾难。袁总推出的扩张计划,让企业的资金链绷得很紧,此时如果还在公司内部拆东墙补西墙,那么稍有闪失,就会出大事。”

方玉斌抿了一口饮料,说:“听你这口气,对扩张计划并不认同?”

“是的。”蒋若冰回答得很干脆,“日日金公司倒闭后,陆续又有几家P2P金融平台出问题。在整个行业步入调整周期后,我们应该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而不是冒险扩张。我当然清楚袁总的想法,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利用行业危机完成抄底。但做企业毕竟不是炒股票。其实,只要我们能活下来、挺过去,就是抄了一回大底。”

前段时间,方玉斌与袁瑞朗争执的焦点集中在二轮融资,对企业的经营战略反倒忽视了。听蒋若冰这么一说,他也认为很有道理。

蒋若冰继续说:“扩张战略本身就值得检讨,在战术动作上更是昏着迭出。比如在公司内部违规拆借资金,这就是大忌。还有,在没有抵押物的情况下,动辄把几千万资金贷给那些高风险项目,实在太冒险。”

“我知道你说的那些项目。”方玉斌说,“比如借给江州钢铁厂的一个亿,还有浙江、安徽的几家公司,前前后后也借了几千万出去。”

“不过,”方玉斌说,“据我所知,前几个项目还算成功。除了江州钢铁厂的还款期限没到,其他项目都连本带利还了。说实话,一开始我对这些项目也有质疑,但以结果为导向,似乎我的担心有些多余。”

“绝不是多余。”蒋若冰摇头说,“风投项目有一半的成功率已经不错。但放贷这种事,成功九个项目,最后一个把钱放飞,也是灭顶之灾。”

蒋若冰这番话,让方玉斌陷入沉思,做投资与做贷款虽说都属于金融行业,但差别更显而易见。许多亿家的高管以前追随袁瑞朗在投资公司工作,如今做贷款也自称驾轻就熟。殊不知,驾轻就熟恰恰是大问题!甚至自己,是否也没有跳脱原来的桎梏?

方玉斌重新开口:“你今天说这么多,似乎与当初不评价上级的观念有些冲突。”

蒋若冰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旋即说:“我说这些,也是为公司好。”

“跟你开玩笑呢。”方玉斌笑起来,“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蒋若冰脸上也浮现出笑容:“不用客气。我倒是希望你能抽空与袁总好好交流一下,我们这些下属的话他不一定听,但你的话,想必他能听进去。”

方玉斌点点头:“我会找他好好谈一次。”

第二天,方玉斌来到袁瑞朗办公室。袁瑞朗笑容满面,自打上回起过争执后,方玉斌就没再来过,如今主动登门,令他喜出望外。方玉斌一坐下,就把从车贷部抽钱的事提出来。

袁瑞朗的脸又板起来:“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

方玉斌说:“谁告诉我的不重要,咱们对事不对人。”

“其实,不用问我也能猜到,是蒋若冰吧。”袁瑞朗点燃一支烟,接着把烟盒重重地扔到桌子上,“对公司情况这么清楚,又能和你说上话的,也只有她了。蒋若冰的能力不错,但通过一些事,我觉得她太有心眼。我劝你对她也提防点,别什么话都信。就说车贷部调钱的事,当着我的面不说,却跑到你那里告状,什么意思!”

方玉斌唯恐因为这事,连累到蒋若冰,他说:“你别怪人家,是我逼着她说的。关键是资金链绷这么紧,太危险了。”

“别听蒋若冰瞎忽悠。”袁瑞朗不以为然地说,“亿家处于高速扩张时期,资金紧张在所难免。”

方玉斌强调道:“P2P金融公司里的钱,都是投资者放进来的,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

袁瑞朗说:“咱们早就和担保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真有什么风吹草动,不会孤立无援,这个你可以放心。”

投资人把钱投到平台,通常会得到承诺,即便放出去的资金一时收不回来,平台也会用自己的钱先行代付本息——这就叫平台担保。平台为了分散风险,也会与担保公司合作,平时分享收益,有事时风险共担。诚如袁瑞朗所说,亿家金控比起一般的P2P平台,对于风险管控还算重视。有些小规模平台,压根不会把兜里的钱分给担保公司。袁瑞朗却拿出真金白银,和业内数家实力雄厚的担保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

关于担保公司,方玉斌也和蒋若冰探讨过,他摇头说:“通过担保公司分散风险,出现小颠簸时或许行得通,真遇到大风大浪,估计够呛。如果说近年来P2P平台是野蛮生长,担保公司的路子就更野,承兑、票据、外贸,什么业务都敢接。遇到大危机,谁先垮掉还不一定。再说了,即便按法律程序担保公司会承担一部分责任,但真出了事,那些中小投资者可不会按法律办事,人家不会去找远在天边的担保公司,只会堵在P2P金融公司门口。”

方玉斌又说:“按照最新颁布的《存款保险条例》,假若银行倒闭,最高偿付限额为50万元。这可是国家正式法规!也就是说,甭管你在银行存了多少钱,假若银行破产倒闭,最高只陪50万。银行尚且如此,你能指望担保公司本息全保吗?”

袁瑞朗抿了一口茶:“这些话都是蒋若冰教你的吧!好,就算你们说的这些没错,但我的后手可不只一个。江州钢铁厂的借款,下个月就到期。他们把钱一还,我们的现金流立刻会好起来。”

“更关键的是,”袁瑞朗接着说,“亿家金控和美国的风投早就签了注资协议,那可是3000万美元的真金白银。首笔投资款300万美元,协议签署后第二天就到账了。只不过最近,这家风投的亚太区总裁换人,有些小耽搁。但人家说了,最多一个星期,剩下的钱就会打过来。我之所以敢把资金链绷到极致,是因为身后有源源不断的资金补充进来。没有把握的事,我会做吗?”

方玉斌还有话要说,袁瑞朗却挥了挥手:“对了,这位新总裁明天会来上海,这是他上任后第一次外出,说明对亿家金控很重视。你和我一起去机场迎接一下吧。未来你们都是亿家大股东,彼此也该认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