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第七章 互联网金融

第七章 互联网金融

蒋若冰果然滔滔不绝道:“当年万达集团向全国扩张时,同时上马几十个万达广场。王健林立下一条规矩,各项目之间的资金不能互相挪用。他的想法是,一个项目资金链断裂,只是局部问题,可项目之间的资金拆来借去,一旦出问题就是一场灾难。袁总推出的扩张计划,让企业的资金链绷得很紧,此时如果还在公司内部拆东墙补西墙,那么稍有闪失,就会出大事。”

1 下级说上级的坏话,是无德;上级说下级的坏话,是无能

周末,方玉斌打算去旧书市场逛一圈。身为文艺之都,上海的旧书店特色纷呈,令人眼花缭乱。尤其是那些穿戴时髦的文艺青年,俨然把二手书书店捧上了时尚高地的位置。

比如巨鹿路上的渡口书店,长年不换的林青霞海报是它的标志;绍兴路上的汉源书店,集书店和咖啡屋于一体,深藏着许多老式物件,是张国荣迷来上海的必去之处;毗邻上海图书馆的独立书店,把书店做成了一个乱而美的杂货铺,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是书店的收藏品;猫的天空之城书店,比书更有名的,是店内的招牌手工奶茶;还有常德公寓张爱玲故居楼下的千彩书坊,在张爱玲粉丝的心中宛若圣地……

这些风情万种的旧书店,都宣称自己不仅卖二手书,更是贩卖一种情怀。可惜方玉斌既不是文青,也不想秀逼格,只是正儿八经去淘几本书,所以还得另觅他处。

既然投资了互联网金融,方玉斌自然想多了解些专业知识。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本身是舶来品,市面上的书,大多是翻译外国学者的著作,属于二道贩子。况且,好些书连中译本都没有。比如诺贝尔奖得主,号称“穷人银行家”,多年来专注于小额信贷的尤努斯,他的许多著作就没有中译本。

说起上海的旧书店,苏晋倒十分熟悉。昨晚,方玉斌厚着脸皮打电话,向苏晋求教。苏晋告诉他,想正儿八经淘书,上海滩有两个地方不错。一个是位于长乐路上的韬奋西文书局,这里专卖外文原版书。另一个是毗邻复旦大学的复旦旧书店,那里藏书很多,不仅有外文版图书,还有台版书,或许是开放较早的原因,台湾翻译的外文著作更多,翻译水平也不错。

方玉斌欣喜不已,不仅因为找到了满意答案,更因为他发觉,苏晋对自己的态度慢慢在转变。以前连电话都不接,现在虽说冷言冷语,起码能说上两句。女人嘛,就得慢慢去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话看来不假。

方玉斌的英文水平大概还不足以直接抱起外文原版书啃,就去淘几本台版书吧。纵然都是二道贩子,毕竟也有高下之别。

复旦旧书店位于杨浦区政肃路,旁边就是一座菜市场。书店在二楼,周围开了几家旅馆、网吧。站在书店门口,既能听到楼下菜贩子的吆喝,不时还会传来网吧内打游戏的人的尖叫。比起那些贩卖情怀的旧书店,这家书店的环境简直粗陋无比。

走进书店,里面却别有洞天。店内所有空间都被书架和书籍占领,满眼望去简直是书的海洋。为了拓展有限空间,中间木质楼梯上方的夹层也摆满旧书,店内通道只能单人通过,有些图书实在无处摆放,就堆放在走道两边。

书店的老板并不热情,方玉斌上前询问时,老板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店里有多少书,我说不清。你说的那类书,我也不记得有没有。自己去找吧。”

这时,从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先生,你要找的书,可能在拐角的夹层。”

方玉斌转头一看,只见说话的是一个年轻女子——乌黑的长发,淡雅的连衣裙,标准的瓜子脸,明亮的杏仁眼,脸蛋微微透着淡红。说话时,她的脸上挂着笑容,一双小酒窝看着十分可爱。

“谢谢。”见到如此天生丽质的美女,方玉斌先愣了一下,接着才道谢。

“不客气。”女子微微点头,抱着手中的书转身而去。

望着女子的婀娜背影,方玉斌寻思道,这是店里的服务员吗?看着不大像。是附近学校的学生吗?似乎年纪比一般大学生又要大一些。

店内的柜子横七竖八,方玉斌再抬眼望去,已见不到女子身影。他按照刚才的指引,来到拐角处的夹层。

这里摆放的书,几乎都是金融类的。既有外文原版,也有许多台版书,平常在市面上很少看到。方玉斌蹲下身子,认真翻阅起来。

不一会儿工夫,方玉斌已挑选出七八本书。他心中欢喜,这一趟真是不虚此行。这么多好书,回头必要仔细读一遍。方玉斌抱着书,想去柜台结账,刚才那名女子又闯入他的视野。

女子倚靠在书柜上,手里抱着一本纸张发黄的外文经济学著作,看得全神贯注。在她身旁堆着几本书,大概是她刚挑选的,还没去付钱。在这些书里,方玉斌写的《财富没有神话》竟也赫然在列。

方玉斌原本有些犹豫,主动上去搭讪,是不是有些轻浮?可一看这名女子选中了自己的书,立刻鼓足勇气,走上前去,说了声:“你好!”

书店里都是聚精会神的读者,方玉斌有意压低音量。他一时也想不出得体的称谓,只能将“你好”脱口而出。唉,博大精深的汉语言拥有那么多华丽辞藻,可现在的人们想招呼一个人时,却又找不到合适词汇。假若在台湾,方玉斌可以大大方方称呼一声“小姐”,这是最正式也最得体的称谓。偏偏在大陆,“小姐”二字不能轻易出口。姑娘呢?似乎这是长辈呼唤小辈,平辈之间用着不妥。如今最流行的,大概就是叫“美女”了,然而在书店这样高雅的场所,“美女”“帅哥”地叫着实在太俗。

或许是方玉斌的声音太小,或许这句“你好”,在旁人听来并不知道他在叫谁,总之对方始终盯着书,连眼睛也没抬一下。

方玉斌并不气馁,靠近一步,又唤了声“你好”。女子终于抬起头,盯着方玉斌,眼神中有些疑惑,接着问道:“你在叫我吗?”

方玉斌点了点头,又把怀里的书举了举,说:“谢谢你,刚才你说金融类书籍在拐角的夹层,我过来一瞅,果然没错。”

女子莞尔一笑:“没事。你找到想要的书就好。”见方玉斌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女子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方玉斌说:“我只是好奇,见你挑的书都是经济类的。在我的印象中,女孩子似乎不大喜欢这类书。”

“个人爱好不同吧。”像她这般貌美如花的女子,身边不时会飞来几个无头苍蝇,嗡嗡乱叫。女子淡淡回了句,继续低头看书。

方玉斌却说:“我看你挑的书里,有许多都是经典著作。只是这本《财富没有神话》,不俗不雅,不上不下,和其他书比起来差出一大截。”

“你倒挺有眼光。”女子重新抬起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本书我刚翻了几页,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勉强够得上,有些观点也比较新颖,但和真正的经典比起来,差了好几个档次。”

见自己的书被人家这样评价,方玉斌争强好胜之气又往上冒,他说:“既然这样,你买它干什么?”

女子眨了眨眼:“工作需要,买回去瞅一瞅喽。”

“你做什么工作,需要看这本书?”方玉斌追问道。

被一个陌生人打破砂锅问到底,女子心中生出一丝不悦,但看面前这人,举止有度,言语得体,不像是不务正业之徒,便答了句:“写这书的人,是我同事。”

方玉斌一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骗人不打紧,偏偏李鬼碰上李逵了。他摇了摇头:“不对吧,这书的作者好像没有你这个同事。”

女子一听,脸上满是诧异。她又把对方打量一遍,问道:“你是谁?”

方玉斌微笑着说:“我就是方玉斌。”

“你就是方总呀,不好意思。”女子赶紧放下书:“我叫蒋若冰。咱们的确不是同事,但早就应该认识。”

一听蒋若冰,方玉斌立刻回过神来。袁瑞朗早就说过,他聘请了一位大美女,更是银行界精英,担任亿家金控财务总监。此人的名字,正是蒋若冰。星阑资本投资亿家金控后,蒋若冰把财务总监的位置让给了投资方代表,自己升任亿家金控副总裁。方玉斌在各种文件上看过蒋若冰的名字,也听周围人提过,蒋若冰是个貌美如花的大美人,却一直无缘相见。

“原来是蒋总。幸会!”方玉斌礼貌地伸出手,与对方握在一起。

蒋若冰脸上有些尴尬,自己刚才那番话,把人家的书贬得太厉害。方玉斌看出了蒋若冰的心思,用一句玩笑话化解:“幸亏咱们之前不认识,否则你哪会吐露心声?我也听不到中肯的意见。”

蒋若冰笑起来:“好几次方总来我们公司,我都出差去了。公司挂牌成立的典礼,你也没来。否则,就不会闹这个误会了。”

两人的声音不自觉放大,引来周围侧目。蒋若冰吐着舌头,对旁边人:“对不起,对不起。”

方玉斌也压低声音,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选好书后,出去谈吧。”蒋若冰微笑着点头。

离开书店后,方玉斌将两人购买的书拎在手中。复旦旧书店楼下的环境算不得好,菜市场的人进进出出。方玉斌看了看表说:“反正快到中午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请你吃顿饭吗?”

蒋若冰点头说:“方总请客,我受宠若惊。”

“那好!”方玉斌说,“咱们一边走一边瞧,见哪儿有不错的馆子就坐进去。”

两人拐过几条小路,见街边有一家上海本帮菜馆,装修还算可以,便走了进去。点菜的事情自然要交给女士,蒋若冰点了蟹壳黄、生煎、年糕、鸭血粉丝汤等本地小吃。放下菜单,蒋若冰说:“之前听过你的很多故事,知道你曾是荣鼎资本最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和袁总还是同事。”

方玉斌笑着说:“我也听说不少你的传奇,知道你在国有银行、外资银行都干过,年纪轻轻就成为业界精英。”

“对了,”方玉斌又说,“你觉得在银行和如今做互联网金融,有什么不一样?”

蒋若冰说:“按道理来说,银行做大额贷款,P2P平台应该专注小额信贷。不过,如今亿家金控的业务种类比较多,一些大额贷款也在做。”

“比如给江州的一家钢铁厂,一下子就贷出一个亿?”方玉斌笑着说。

“你也知道这个项目?”旋即,蒋若冰又说,“对了,记得袁总上回跟我说过,你和他一起去江州考察过。其实类似的项目,在浙江、安徽,亿家还放出去好几笔,数额都有几千万。”

方玉斌问:“你不太认同这种做法?”

蒋若冰停顿了一下,说:“这些项目是袁总拍板的,自然有他的道理。”

方玉斌看得出来,蒋若冰与自己还远没到敞开心扉的地步。再说人家不是职场菜鸟,深知有些话是不能轻易出口的。方玉斌又问:“我和袁总都是做投资出身的,你介绍一下,做投资和P2P金融有什么不一样?”

“最大的差别,应当体现在风险控制的理念上。”蒋若冰说,“投资公司更在乎眼光与魄力,比如一家风投,投资十个项目,哪怕九个血本无归,只要有一个实现挂牌上市,依旧赚得盆满钵满。可在P2P金融,放出去十笔款子,如果有一半没能按期偿还,那就是灭顶之灾。”

方玉斌点了点头。风控的确是P2P金融的重中之重,他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问道:“在你看来,像亿家这样的P2P平台,风险控制中有哪些要特别注意?”

蒋若冰不知道方玉斌是诚心请教还是有意考自己,只好一板一眼地回答说:“我认为,P2P金融平台的风险控制,最关键的就是五要五不要。”

方玉斌坐直身子:“具体说来呢?”

蒋若冰说:“第一条,不要只看借贷记录,要看全面履约能力。中国不像美国,并没有建立完备的个人或企业征信数据。甚至有许多人,在与P2P平台合作前,并没有过借贷行为。因此,借贷历史无法覆盖大多数客户,特别是在线小额消费金融客户。所幸的是,随着技术手段发展,已经可以让没有信贷记录的人也有直观量化的信用评价了,比如购物、消费、水电气缴纳、公益等,都可以反馈用户的信用状况。”

蒋若冰接着说:“第二条,不要只重视贷前,要全流程整周期风控管理。客户的风险在贷前、贷中、贷后是不断变化的,P2P平台必须实时对客户信用状况进行动态监测,并及时响应。”

蒋若冰又说:“第三条,不要只关注风险名单,要洞察一切可能的欺诈风险。新形势下的金融欺诈层出不穷,建立所谓的黑名单只是反欺诈手段的第一步。甚至,好人后面也有可能是坏人在假冒。”

此时,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方玉斌夹起一块蟹壳黄,放到蒋若冰的盘子里。这道在上海颇有知名度的小吃,是用发酵面加油酥制成的酥饼。只因形似蟹壳,色呈金黄,才被叫作蟹壳黄。在物资匮乏的时代,阳澄湖大闸蟹并非人人吃得起。于是,这道蟹壳黄也被人称作“穷人的大闸蟹”。

这家餐馆做的蟹壳黄蛮不错,咸甜适口,皮酥香脆。蒋若冰轻轻咬了一口,又把它放回餐盘。她继续说:“第四条,不要迷信人工审批,要利用科技实现自动化决策。人工审批时间长、效率低,还有潜在的运营管理风险。当然了,有人会质疑,全部使用自动化审批,连客户的面都见不着,会不会有冒名顶替的问题。其实,这些问题都能用技术手段解决。比方说吧,如今已经可以根据敲击键盘的速度和频率识别是不是用户本人操作。”

方玉斌点头说:“对于P2P金融平台来说,自动化无疑是发展方向。如果始终抱着人工审批不放,那我们比起传统的银行或贷款公司还有什么优势可言?”

“没错。”蒋若冰很认同方玉斌的理念,“如果一直使用业务员去拉投资人,放款时人工审批的线下发展模式,我们比起传统贷款公司,只不过多了一个网站而已,并没有体现出互联网的便捷。”

蒋若冰又说:“最后一条,不要指望一劳永逸的风控策略,要在攻防中动态调整。欺诈、反欺诈是永恒话题,今天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明天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建立风控模型可不是装修房子,第一次把材料用好,就能管十年八年。”

听完蒋若冰的“五要五不要”,方玉斌沉思良久。尽管互联网金融头顶新经济的光环,但说到底,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而P2P的本质还是贷款。金融是个很宽泛的行业,做股票的、做保险的,或是像自己这样在投资行业浸淫多年的,真要去做贷款,其实中间还隔着不大不小一道山。

比如在投资公司,或多或少还有些个人英雄主义。只要老板的眼光够毒够准,投对了一个项目,往往能扭转乾坤。而P2P金融业务的链条更长,环节更多,融资端、资产端、风控端,每一个环节必须做到滴水不漏,才能打赢整场战争。这种时候,老板是超人也靠不住,只能依靠团队力量。

方玉斌脱口而出一句话:“个人理解,对于P2P金融平台来说,成功80%靠团队,失败80%因老板,只有好的团队才能保证不掉链子,否则风险无处不在。”

见蒋若冰不动声色,方玉斌问:“怎么,你觉得我说得不对?”

蒋若冰说:“这话你说没问题,如果从我口里说出来,袁总听了恐怕不太高兴。”

方玉斌笑起来:“看来你很在乎上司的感受。”

蒋若冰也笑了:“在公司里,袁总经常对我们说一句话——下级说上级的坏话,是无德;上级说下级的坏话,是无能。”

这时,方玉斌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号码,抬头对蒋若冰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他滑动接听键,说:“袁总,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