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6 利人利己的事多干,损人利己的事少干

6 利人利己的事多干,损人利己的事少干

6 利人利己的事多干,损人利己的事少干

方玉斌驾驶着奥迪A8汽车,飞驰在通往浦东机场的高速公路上。大概半小时前,他收到一条短信。发来短信的竟是佟小知,她说自己即将登上前往新西兰的航班,这一走,大概很长时间不会回来。临走前,她只想说声感谢与对不起。

这一段时间,方玉斌一直在联系佟小知。可无论滨海还是上海,都没有她的半点音讯,整个人仿佛从人世间蒸发掉。直到今天,方玉斌终于收到这条短信。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的方玉斌,立刻下楼奔向车库。

曾经的方玉斌,无疑深爱着佟小知。即便被对方拒绝,他依旧对这个温婉灵秀的江南女子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好感。后来,当佟小知成为仇人余飞的妻子,甚至害得苏浩身败名裂,方玉斌不知道,自己心中对她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愫?他只是觉得,在佟小知即将远行时,应该去见一面,送一程。

来到机场后,方玉斌赶紧给佟小知拨去电话,她的手机又一次关机。方玉斌心头一紧,莫非自己来晚了,飞机已经起飞?

方玉斌奔去询问台,工作人员告诉他,下午只有一趟前往新西兰的航班,要两个小时以后才起飞,目前正在办理登机手续。方玉斌松了一口气,顺着工作人员的指引,来到办理登机手续的柜台。

在柜台前转了一圈,方玉斌终于找到佟小知。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抓住行李箱拉杆,心里似有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佟小知蓦地一惊,接着挤出一丝笑容:“你来了?”

方玉斌总算憋出一句话来:“飞机不还没起飞吗,怎么把手机关了?”

佟小知说:“我不想和谁联系,这段时间手机一直关着。只是刚才给你发短信,开机了一下。我也没想到,你会赶过来。”

“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方玉斌问。

“应该会很久。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知道。”佟小知答道。

方玉斌摇了摇头,心中叹道,这些话,人家在短信里不是说过了吗,何苦再问一遍?是没话找话还是心头尚存一分侥幸?

方玉斌拉动行李箱,一边走一边说:“离登机时间还有一会儿。别忙着过海关,咱们去坐一会儿吧。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了。”

佟小知呆呆站在原地,见方玉斌朝前走出几步,才跟了上来。两人走进一家饮品店,方玉斌点了咖啡,又帮佟小知叫了一杯她喜欢的果汁。

四目相对,良久无言。隔了好一会儿,佟小知才低声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方玉斌一脸惨笑,心中却压着巨石。他说道:“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要说对不起,也应该去向苏浩说。”

一提到苏浩,佟小知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她哽咽道:“我对不起他。我也不知道,事情最后会演变成那样。”

“苏浩已经没事了。”方玉斌说,“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知道该怎么应付。事情发生后,他很快就辞职了,如今赋闲在家。听说已经有家外资保险公司找上门,打算高薪延揽他。”

佟小知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他是个好人,但愿他平平安安。”

方玉斌说:“其实,你不仅对不起他,更对不起你自己。”

“求求你,别说了!”佟小知几乎泣不成声。

看着佟小知哀戚的神情,方玉斌不禁心生怜悯,但憋在心里的话,还是忍不住吐出:“你为什么这样做?把自己一辈子的名声与幸福都搭进去。”

“不要提这件事了,好吗?”佟小知用乞求的口吻说道。

方玉斌又问:“出国的事,你老公知道吗?他今天怎么没来送你?”

“我老公?”佟小知的手微微颤抖。

方玉斌说:“你不是和余飞结婚了吗。”

泪水依旧挂在脸庞,佟小知的目光中却闪过一丝少有的决绝:“他不是我老公,我们结婚一个月后就离婚了。我和他都清楚,当初结婚是为了什么。”

“这个混蛋。”提到余飞,方玉斌心头总有难以抑制的怒火。

佟小知说:“他的确是个混蛋,但也是个苦命的人。离婚以后,我和他再没联系过。”

“别提他了。”佟小知岔开话题,“在许多人眼中,我是坏女人、丧门星。想不到,今天你竟然来送我,我真的很感激。”

佟小知这番话,一下子打翻了方玉斌心中的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样样在心间。方玉斌忘不了第一次见到佟小知的样子,低眉轻吟,眼中神色清朗,从头到脚,一切都是新的,就像是春天里刚刚发芽的一株绿柳。正是这个可爱可亲的佟小知,让方玉斌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无论是在江州医院病床前的守候,还是塞班岛海天一色中的告白,留给方玉斌的甜蜜与痛苦,后来都变成了相忘于江湖的释然。方玉斌只能劝慰自己,每一个青衫公子与鲜衣少女的相遇,并不都需要一个终成眷属的结局。尽管我曾喜欢你,但不一定要在一起。只是坐下来,在某个春日的下午,静静听一曲琴音,足矣。

正因为如此,当方玉斌从王诚手里看到那段改变了无数人命运的视频时,才会那样阴郁与气愤。他恨佟小知,更恨余飞,乃至于有一丝恨自己。如果自己追求佟小知时再坚决一些,她是否就不会落得这个结局?唉,时光的线条梳过,多少次绿肥红瘦,直到春光渐老,才明白得失只在一线之间。

方玉斌的鼻子也有些酸楚,只得强忍住:“咱们是老朋友,送你一程应该的。”

“对了,”方玉斌接着说,“你去了新西兰,以后怎么联系呀?”

佟小知叹了一口气,表情苦涩:“我去新西兰,就是希望一个人安安静静过日子,不想和谁联系了。”

佟小知凝视着方玉斌:“我没脸见你,也没脸见其他人。”

佟小知的态度,既让方玉斌有一丝怅然,更在意料之中。当初佟小知辞职离开公司,尚且杳无音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事,她更不会和谁联系。这一别,只怕当真不会再有重逢之日。

方玉斌明白,自己不可能和佟小知在一起。过去已不可能,如今更不可能。但一想着从此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伤感。

两人就这样坐着,再无一言。最后,佟小知看了看表,起身说:“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再送送你吧。”方玉斌也站起身,拖着佟小知的行李箱缓步向前。

从饮品店到安检门口,不过百米距离,两人却走得异常缓慢。他们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却又道不出一语。

佟小知心中,默念着村上春村的一首诗:人生种种,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他安好。她希望方玉斌安好,却无力说出。自己已没有资格说这些话,甚至没有资格念泰戈尔的诗。在诗人笔下,爱情何其圣洁,如自己这般被人唾弃的女人,哪儿还有脸提及?

方玉斌的脑海中,正浮现出无数个佟小知。既有曾经头角峥嵘,笑容如桃李春光般明媚鲜妍,也有如今满身伤痕,泪眼模糊。人是有执念的,所以无法超脱。佟小知的执念,让她尝尽苦果。自己的执念,或许到了放下的时候。从此千山暮雪,我的生命再没有你的痕迹。

快到安检门口了。佟小知默默从方玉斌手中接过行李,还是没有开口。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我飞过海的时候,海不回答。让整个世界都沉默吧,只有那些不愿回首的往事伴我走遍天涯。

佟小知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方玉斌的视野中。他转过身,大步流星地朝外面走去。

方玉斌驾车离开机场,正赶上高速路堵车,他的心情越发烦躁。走走停停间,又猛然想到一件事。当初,王诚把余飞操纵股价的证据交到自己手里。这份证据,足以置余飞于死地。对余飞切齿痛恨的方玉斌,曾无数次想把证据公之于众,最终却忍住了。

一切不为别的,只为了佟小知。当方玉斌得知佟小知成了余飞的妻子,他的仇恨之火愈发炽烈,却又平添一股纠结与犹豫。所托非人,佟小知已经够命苦了。正在新婚之际,又要把她丈夫送进监狱,是不是太残酷?

看在佟小知的面子上,方玉斌最终选择了隐忍。可如今,佟小知已经与余飞离婚并远走他乡,自己还有什么可顾虑的,难道眼瞅这个混世魔王继续为祸?

方玉斌心中升起一股快意恩仇的畅快,但隐隐间,似乎又有一股力量在拉扯自己。他反复问,出手干掉余飞,除了出一口恶气,还有什么好处?对这个问题,自己始终找不到答案。

有句话这样说,利人利己的事多干,损人利己的事少干,损人不利己的事绝对不干。按照这个标准,干掉余飞基本就属于损人不利己。余飞对自己已全然没有威胁,是否只凭一己好恶,就要把人家送进监狱?

方玉斌不禁想起了两件往事,第一件是台北的团圆饭。王诚与赵小轻、曹伯华之间,可是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最终,在现实利益面前,他们居然选择了和解。在这些大佬眼中,想必只有利害,没有恩仇。

第二件事,就是自己此刻正驾驶的奥迪A8汽车。费云鹏不仅出手制止了伍俊桐,更颇为豪爽地将这辆车送给自己。他还说方玉斌为公司立过大功,这辆车就算奖励。

笑话!难道费云鹏不知道方玉斌早就背叛了他,心底不憎恨这样的叛徒吗?但是,为了平衡派系利益,他可以重用方玉斌;即便分道扬镳,表面上依旧客客气气,甚至以一辆豪车相赠。费云鹏清楚,方玉斌不可能成为自己的朋友,但也不必做仇人。一辆二手车对他不过举手之劳,却能少个仇人少堵墙,何乐不为?

方玉斌心中默念,从这些前辈身上,自己应该学到——一个人不能被情绪支配,宽恕不仅是一份胸怀,更是一种智慧。宽恕余飞,不会增添一个朋友,但向余飞复仇,却会引来一个死仇。操纵股价不是死罪,以余飞的能耐,大概几年后就能重获自由。那时的方玉斌,是否还得时刻分心,提防这条疯狗?

不结死仇,不谋死党——这话自己曾跟余飞说过,可惜对方充耳不闻,四处结仇,最终落得四面楚歌。此刻的自己,何必重蹈覆辙?

高速路上的交通逐渐畅快起来,一如方玉斌的心境,他猛轰油门,疾驰而去。佟小知已经走了,那份证据,也让它永远躲在阴暗角落里吧。

方玉斌刚回到市区,手机就响起来。接通后,苏晋问道:“在干吗?”

“在公司。”方玉斌随口说道。

“撒谎。”苏晋的音调不高,口气却异常冷漠,“我刚才在浦东机场送客人,明明看到你了。”

方玉斌脑袋嗡的一下,几秒钟后才回过神,说道:“刚才我是去了一趟机场,这会儿已经回公司了。”

“去机场干什么?”苏晋继续问道。

方玉斌知道,此时只能坦白从宽,便说:“我去见佟小知。”

苏晋胸中的火山终于喷发:“上回在飞机上,你偷偷摸摸去见佟小知,我没跟你计较。后来出了那么多事,你居然还对她念念不忘?她可是害得我哥哥身败名裂的女人,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感受吗?”

方玉斌赶紧解释:“佟小知要出国了,很长时间不会回来。我想大家认识一场,就去送一送。也许,这是我和她见的最后一面,以后再也不会联系。”接着,他又说:“咱们都快结婚了,不要为了一个远在天边甚至一辈子见不着的女人弄得不愉快。”

“谁要和你结婚?你要不嫌脏,就去和佟小知结婚!”苏晋少见地大吼起来。

方玉斌又拿出惯用的嬉皮笑脸的招数,说道:“我可不和她结婚,我就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婚不用结了,咱们分手吧。”这一次,方玉斌的招数失灵了。苏晋冷冷地回了一句,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