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5 做人可以凭本色,做事还得按角色

5 做人可以凭本色,做事还得按角色

5 做人可以凭本色,做事还得按角色

当日去台北的飞机上,王诚曾答应为梦剧场站台。如今,他果然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参加了梦剧场的大咖秀直播节目。

尽管身处信息爆炸时代,但有些新闻依旧严重滞后。原因很简单,当事人并不想把消息第一时间透露给外界,甚至刻意隐瞒。当王诚与赵小轻因为股权之争杀得刀刀见骨时,媒体浑然不觉。而当各方已然罢战并实现大和解,外界也觉察不出硝烟散尽的意味。

正因为所有人都以为王诚依旧身处旋涡之中,他的一举一动才格外引人关注。这期直播节目获得前所未有的关注,眼看在线人数不断飙升,梦剧场总经理何兆伟笑得合不拢嘴。

梦剧场人气爆棚,同样开心的还有方玉斌。摆脱掉伍俊桐的纠缠后,他正把全部精力投入工作中。眼看着梦剧场蒸蒸日上,身为投资人的他有一股巨大的成就感。

王诚参加梦剧场直播节目,方玉斌本打算全程陪同。不过顾虑到自己刚从荣鼎离职,股权之争的新闻依旧被热炒,此时与王诚一同现身,或许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得知直播结束,方玉斌立刻给王诚打去电话,连声说着抱歉。王诚笑着说:“时机敏感,你不现身是对的。”

王诚又提到投资款的事:“近来伍俊桐的动作收敛了一些,但因为前一段时间的折腾,许多人心里有所顾忌,剩下的1.5亿元投资款看来要缓一缓。”

“我明白你的难处,这事都怨伍俊桐。”方玉斌知道,但凡说缓一缓的事,往往遥遥无期,这1.5亿元何时兑现,只有天知道了。或许,因为伍俊桐的折腾,王诚必须顾全大局稍作隐忍,这种时候,自己不应该再去为难人家。又或许,王诚是利用了伍俊桐的事做幌子,刻意卡住了资金。当初他危在旦夕,为了拉拢方玉斌不惜画下大饼,如今人家已渡过难关,思考方式自然不同。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方玉斌再去喋喋不休反倒自讨没趣。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久,方玉斌认清了一个现实,任何人的话都有可能打折扣。与其怨天尤人,不如靠自己。飞机大炮有飞机大炮的战术,小米加步枪有小米加步枪的打法,总不能说武器装备不如预期,仗就不打了。人家毕竟投了1.5亿元过来,运作得当一样能风生水起。

趁此机会,方玉斌又介绍起梦剧场的发展情况。王诚打断他的话:“梦剧场经营上的事,不用跟我说。我劝你也少管。”

王诚接着说:“今天我同何兆伟碰了面,那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对互联网产业有许多真知灼见。做地产,你不如我,做投资,我不如你,所以我才让你当投资公司董事长;做投资,何兆伟不如你,做互联网,你不如何兆伟,所以你才把钱投给他。如果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何必投钱给何兆伟,不如你自己做。对投资我是外行,却知道一句话:做人可以凭本色,做事还得按角色。咱们都按角色办事吧。”

方玉斌心底泛起涟漪,王诚这几句话,着实令自己受益匪浅。口口声声说不懂投资的王诚,实则道出了投资真谛。身为投资人,除了眼光、魄力,除了给予创业者资金、人脉,还有更重要的一项——放手让创业者发挥,把创业者的潜力挖掘到极致。事事插手,既不按角色,更逾越了本色。

王诚接着说:“星阑资本的副总裁宋祥超,我想给他挪个地方,你有什么想法?”

这个宋祥超,正是王诚当初推荐来星阑的,一来协助方玉斌,二来也是王诚派来的监军。所谓挪地方是指什么?方玉斌问道:“不知你是想让他?”

王诚说:“当初你还在荣鼎,许多事不方便抛头露面,才让小宋在前面抵挡。如今你都亲自上阵了,他也没必要留下。以后的星阑资本,除了少数财务人员由投资方指派,其他岗位都由你安排,尤其在管理层,别人就不要伸手进来了。”

原来王诚是要按角色办事,对方玉斌进一步授权。虽说1.5亿没到,能获得更多自主权也是好事。方玉斌点头说:“我同意。”

聊到新公司的人事安排,王诚又说:“听说你人缘挺好,从荣鼎离职后,引起了不小骚动,许多人都有意投奔?”

方玉斌点头说:“有这回事,但大多被我劝住了。我自己出来创业也就罢了,再带走一拨人,对老东家毕竟不太厚道。”

王诚说:“你这样做很对。离职带走一大拨人,不仅对老东家不利,对自己更没有好处。这些人跟着你出来,可以说是共患难,干得好是开国功臣,以后难免尾大不掉;干得不好,你还得对他们担负道义责任,甚至心怀愧疚。”

王诚接着说:“那些肯跟着你一道出走的人,都是你的心腹。在你离开后,他们的日子不会好过,十有八九会遭到排挤。当他们走投无路被赶出荣鼎时,你再出面收留,就是另一番景象。不妨这样说,现在带他们出来,是你欠他们的,将来收留他们,是他们欠你的。”

“谢谢指教,我明白了。”方玉斌诚恳地说。

“好了,咱们都忙,就不啰唆了。”王诚说,“你是聪明人,许多事一点就通。”

放下电话,方玉斌认真掂量起王诚所说的话。这些老江湖,洞察人情世事的本领果真炉火纯青。前同事赶来效力,方玉斌大多婉拒,但对吴步达等几名铁杆心腹,他实则已动了心。现在看来,此事不妨缓一缓。

正想着,秘书走了进来,报告说:“方总,门口有位姓袁的先生找,说是跟你约好的。”

“请他进来。”方玉斌话刚出口,又站起身,“你别管了,我亲自去迎接他。”

来者正是袁瑞朗。星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梦剧场势头喜人,方玉斌自然谋划再接再厉。可惜的是投资款无法完全到位,只能被动收缩战线,许多项目被忍痛放弃,以便集中使用资金。袁瑞朗的互联网金融,却是方玉斌权衡之后认定必须力保的项目。今日邀袁瑞朗前来,正要敲定此事。

一落座,袁瑞朗就说:“不错嘛,自己搞起了一家投资公司,怪不得以前不和我说实话。直说吧,准备给我投多少钱?”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投钱?”方玉斌反问道。

“这不是明摆的事嘛。”袁瑞朗说,“如果你不打算投,一个电话就能回绝我,当面谈反而尴尬。既然你主动邀我,自然是有好消息。”

“什么都瞒不过你。”方玉斌笑起来。他接着说:“你的商业计划书,我反复看过很多次。其他都没问题,只是有一点疑虑。你指定的发展计划,是不是太快了?比如说,两年以内,平台的交易规模达到50亿;三年,交易规模破百亿。”

“这样的速度,我还嫌慢呢。”袁瑞朗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我们做的又是互联网金融,一定得摒弃传统思维。那些互联网企业,哪一个不是快速崛起?再说了,互联网经济的核心,就是让羊毛出在狗身上,叫猪买单。全世界最大的出租车公司是优步,但它实则没有一辆车;全世界最大的旅馆是Airbnb,但它也没有一张床。这就叫分享经济!P2P金融平台,钱也不是我们的,是千千万万投资者的。因此,两年做到百亿,完全没有问题。”

提到互联网金融,袁瑞朗立刻滔滔不绝:“互联网时代一定是快鱼吃慢鱼,谁第一个冲过终点,谁就赢家通吃。比方说第三方支付,支付宝动作最快,先把规模做起来,谁再想赶上就很难,到时几乎就是躺着赚钱。”

方玉斌微笑着说:“说得也有道理。不过就像练武,招式再快,脚下的马步还得扎稳。”

“稳是基本功,快才是撒手锏。”袁瑞朗轻点了一下头,接着说,“总之,抢抓机遇是目前公司的头等大事。如今,互联网金融尤其是P2P热潮方兴未艾,这一次机会如果没能把握,可找不到买后悔药的地方。很多时候,时机比战略战术还重要。”

袁瑞朗的谈话风格还跟以前一样,喜欢引经据典来印证自己的观点。他拿起一份文件,指着上面的便利贴说:“这个便利贴,办公室里都会用到,全球一年要卖出几十亿美元。你知道,它是怎么发明出来的吗?”

不待方玉斌开口,袁瑞朗便自问自答:“美国3M公司的一名工程师,当年想发明一种黏性很强的黏合剂。他打破了许多经验与教条,用全新的比例来混合化学制剂。可最终的结果,却是一败涂地。他发明的黏合剂,黏性简直弱爆了,比许多普通胶水都不如。不过,新黏合剂的聚合性倒是挺强。用一张纸按住它再拿开,要么被纸全部粘走,要么全部留在原来的地方,不会分开。”

袁瑞朗继续说:“这名工程师看着与自己初衷相去甚远的试验品,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公司同事也认为,黏性这么差的产品,毫无实用价值。很快,3M公司便把这款试验品束之高阁。”

袁瑞朗接着说:“直到几年之后,公司的另一名工程师去教会唱诗班唱歌,在厚厚的歌本里,他会夹几张纸条,便于自己查找歌曲。这种方式有一个坏处,就是纸条经常溜出来。工程师想过,将纸条粘在歌本上,但又会遇到另一个问题,一旦不需要纸条了,撕下来时会把歌本一起撕坏。左右为难间,他突然想到,前几年不是有另一位工程师发明了一款黏性很差、聚合性很强的黏合剂吗?用这款黏合剂,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他赶快联系上之前的工程师,两人齐心合力,终于发明了便利贴。”

袁瑞朗跷起二郎腿:“这个故事说明,只要时机对了,失败的尝试都会变为天才的创意。如今的互联网金融热潮,就是摆在我们面前最好的时机。”

方玉斌很熟悉这位老上司的风格,知道让袁瑞朗一直说下去,能说一个下午。他把话题扯回投资上:“上次你说过,希望能筹集到5000万资金,而距离你的目标,还差2000万。”

袁瑞朗一脸得意:“那是老皇历了。如今我又凑了1000万,启动资金已达4000万。你就快说,打算投多少吧?”

原本的预算被打了对折,方玉斌手里的钱并不宽裕。但是,其他地方能省则省,投资做项目却不能小家子气,其他地方是花钱,投资却是钱生钱,舍不得付出,哪儿来回报?方玉斌狠狠心,说:“我们再出4000万,占股50%。如何?”

袁瑞朗放下茶杯,兴奋地拍着大腿:“加上你们这4000万,我就有8000万启动资金,比我预计的还要多。这笔钱到了我手里,足够让国内P2P金融的格局为之一变。”

“不过,”袁瑞朗话锋一转,“你们一下出这么多,拿走了相对控股权,对我并非好事。”春风得意的袁瑞朗也摆起谱,开始嫌钱多。

方玉斌说:“我们就是奔着控股权来的。这一点,还请你理解。”

袁瑞朗想了想,说道:“好吧,这一点上我让步。”

见袁瑞朗答应得如此爽快,方玉斌嘴角露出笑容。只听袁瑞朗继续说:“控股地位我都让给你了,其他的事,可得依着我。”

“什么事?”方玉斌问。

袁瑞朗说:“我在设计公司股权时,实施了牛卡计划,将股票分成了A、B两类。其他人持有的,都是A类股票,我作为企业创始人持有B类股票。两类股票的市值与收益完全一样,只是在重大事项表决权上,B类股票是A类股票的10倍。”

方玉斌立刻明白,袁瑞朗之前所谓的妥协,不过是让出一块无关痛痒的飞地,真正关乎战略价值的要塞,却被他用牛卡计划守得严严实实。B类股票全在袁瑞朗手上,真要进行表决时,大局仍由人家掌控。这时,50%的股权倒成了一块鸡肋。

牛卡计划的关键,在给予每股的表决权上:流通股每股为1票,而创始人所持股份为B类股票,其表决权每股为10票。这两类股票的投资回报率完全一样,只有在表决的时候,B类股票的表决权才会乘以10倍。这样一来,原始股东在股东会表决重大事务时将具有极大的表决权和影响力。

牛卡计划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此后20多年间几乎绝迹江湖。近来,随着恶意收购的增加,又重新成为香饽饽。美国的谷歌、Facebook、纽约时报、福特以及股神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均相继推出了牛卡计划。国内互联网企业百度赴美上市时,也使用了该计划。

方玉斌心里寻思,牛卡计划的确是创始人掌控公司大权的撒手锏,当初千城集团如果能使用这项计划,任你赵小轻、曹伯华收购再多股权,王诚也能稳坐钓鱼台,到头来不会这般狼狈。不过,袁瑞朗此时提出牛卡计划,却无异于给自己出了道难题。

方玉斌摇头说:“将股票分成A、B两类,那我们的控股地位还有什么意义,干吗还要投这么多钱进来?”

“怎么会没意义!”袁瑞朗说,“两类股票的差别,仅体现在表决权上。在分享投资收益时,你们占股越多,得到的利益就越大。”

“我们都清楚,投资公司不是来分享什么投资收益的。”方玉斌说,“未来公司估值溢价或是成功上市,我们肯定会套现离场。涉及到股份交易,当然属于企业重大事项,你的表决权那么高,到时你不点头,我们连股份都卖不出了。”

“你说的情况,理论上不会出现。”袁瑞朗摇头说,“反正我手里是B类股票,你们的A类股票谁买谁卖,表决权都不会超过我,我犯不着多事。”

方玉斌说:“理论上不会出现的事,现实中却不乏先例。有个不怎么地道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利用牛卡计划把投资人坑苦了。股价在高位时,他担心卖盘太多影响股价,便屡屡行使否决权,不准投资人出售股份。而他私底下却大肆卖出股份套现。趁着股价高,他赚得盆满钵满,后来股价下跌,投资人只能叫苦不迭。”

“你说的这家伙我知道。”袁瑞朗说,“那纯属不要脸了,我会是那种人吗?”

“我清楚你的为人,但投资公司的股东们未必清楚,他们有这种担心也很自然。”方玉斌发觉与老上司谈起生意来挺费劲,有些话不好说得太重,有些话还得借他人之口说出。

袁瑞朗说:“咱们的投资协议不妨这样写,其他股东出售股份,创始人享有优先购买权,但不得干预。”他对自己想出的解决之道似乎很满意:“你们出售股份,同等价格下我有优先购买权,这很合理吧。假若其他人愿意出高价,我也不得行使否决权。”

袁瑞朗双手一摊:“我的让步只能到这里了。总之,牛卡计划一定得付诸实施,这是一条底线。越过这条底线,一切免谈。”

方玉斌知道袁瑞朗的倔脾气,他认准的事,几乎从不松口。更关键的是,熟人之间谈生意,往往下不了狠手。他有些懊恼,今天这次谈判,原本就应该安排其他人来。吃一堑、长一智,不再和熟人谈生意,以后要作为一条准则。

方玉斌权衡之后,答应道:“就按你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