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3 教皇有几个师?实力才是王道

3 教皇有几个师?实力才是王道

3 教皇有几个师?实力才是王道

团圆饭吃到这会儿,已没有一丝团圆气氛。

费云鹏抖了抖衣袖,准备下场收拾残局。他说:“目前局势很清楚,再斗下去,只会两败俱伤。所以呀,还得以和为贵,大家各退一步。小轻这边呢,大安人寿这条资金管道已经被截断,我看最好鸣金收兵。姜还是老的辣,几个回合下来,你们知道王总的厉害了吧?”

接着,费云鹏又把目光投向王诚:“你也不能得理不饶人,还得给别人一条退路。兔子急了尚且咬人,真把赵总、曹总逼入绝境,也不是什么好事。”

王诚问道:“什么退路?”

费云鹏说:“小轻与华海当初砸了不少钱,是奔着千城的主导权来的。你三下五除二,让人家的希望落了空。东西没买着,钱总该退吧。真要是鸡飞蛋打,人财两空,任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我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王诚耸了耸肩,“这可不是菜市场买东西,觉着不合适,还能原价退货?再说了,他们在二级市场抢筹,钱又没进我腰包,我拿什么去退?”

费云鹏笑了笑:“当然不是叫你退钱。只是大家合计出一个办法,帮助小轻与华海的资金安全离场。”

“你倒说说,能有什么办法?”王诚说。

费云鹏抿了一口茶,说:“千城的股票一旦复盘,面临巨大补跌压力。当务之急,只能是想方设法,让千城的股价保持平稳。”

“这可在给我出难题。”王诚说,“刚经历了股灾,所有人都知道,千城的股价明显偏高。这种时候还要强托股价,简直比登天还难。”

“办法总会有嘛。”费云鹏说,“这段时间,我和北京、上海、滨海的好几位企业家沟通过,他们对千城的股份都有兴趣,也愿意成为千城的股东。说来这全是老王的功劳,你把企业打理得井井有条,谁都想来分一杯羹。千城股票复盘后,我可以游说他们投入资金买入千城股票。只要有新资金进场,股价就能企稳,甚至创出新高。”

费云鹏接着说:“同样是引入新投资者,我的方案与老王的增资扩股截然不同。这套方案,不会涉及稀释股权的问题,只是找人接下小轻手里的筹码。旧人退出,新人入场,其他人各安原位。”

赵小轻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有新资金接盘,那是最好不过。”

费云鹏点了点头:“你们手里大概有25%的千城股份,趁着有人接盘,把其中一半抛出来,资金压力就会大大缓解。同时,你们把最大股东的位置让出来,老王也不用整日提心吊胆。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

“我没有意见。”赵小轻立刻表态。

王诚思忖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华海的持股比例减少一半,这很好。另外,新进入的投资人,应当有两至三家,每家的持股比例控制在5%左右。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一股独大,形成稳定的股权结构。”

费云鹏明白,上一回前门拒狼、后门迎虎的经验太惨痛,王诚大概心有余悸。这一回,他对新投资人的持股比例,一定会严防死守。费云鹏点头说:“这个意见很好,一股独大不是什么好事,大家都不愿看到。”

费云鹏又说:“这个计划要付诸实施,还需要诸位配合。接下来,大家不要在媒体上放话了,企业运转也得维持稳定,最好让外界忘了这件事。只有齐心协力营造出稳定的气氛,戏才演得下去。”

“只要大家按规矩办事,我不会节外生枝。”王诚做出保证。

费云鹏一拍大腿:“我就说嘛,没有解不开的结。你们瞧瞧,各退一步,立刻海阔天空。小轻的资金窟窿补上了,老王也解了心头大患。”

“办法是不错,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曹伯华大声说道,“新投资者接盘,需要一个过程。我手头有两个资管计划,还有两个星期就到期。起码得好几亿资金,才能解燃眉之急。”

“是啊。”赵小轻说,“这是目前最急迫的事。一旦到时拿不出钱来,就会发生骨牌效应。”

“几个亿也不多嘛,你们就不能自己想想办法?”费云鹏说。

曹伯华两手一摊:“别说几个亿,如今华海的账上,连几百万都拿不出。如果到期无法支付,可不仅是这两个资管计划爆仓,而是整个企业的信用危机。”

赵小轻也面露难色:“你们知道,我的钱主要在海外,不能直接打到华海账上。如今失去了大安人寿这条资金管道,大额资金的调动很不方便。一旦稍有不慎,被监管部门逮到,就麻烦了。”

“不把眼前的难题解决,未来的蓝图再漂亮也无济于事。”曹伯华的语气颇为焦急。

虞东明开口道:“曹总不用着急。你跟前不就坐着一个大财主?荣鼎实力雄厚,让费总拿出几个亿,想必不是什么问题。”

见虞东明把火往自己这边引,费云鹏笑着摆头:“目前的气氛下,我哪儿敢把钱投进去!前些日子,一直有人对外放消息,含沙射影地说荣鼎和华海是一致行动人。千城的新闻越闹越大,方方面面都很关注,此时我把钱投给华海,不知道又会有什么风言风语。”

费云鹏轻描淡写几句话,把球踢了回去。当初不就是王诚的人四处放话,说荣鼎与华海有一致行动人之嫌,现在嘛,我只能避嫌喽。

房间里沉寂了半晌,费云鹏才重新开口:“能把钱名正言顺地给华海,解燃眉之急的,大概只有老王了。”

“开什么玩笑。”王诚说,“我要是手里有钱,还会眼睁睁看着人家收购千城股份无动于衷?”

费云鹏说:“管理团队手里的确没钱,但千城却有的是钱。马上就到股市分红派息的时间了,如何制定分红方案,这个权力可握在你手里。华海目前是千城最大股东,只要你制定分红方案时大方一点,曹总还怕没钱渡过难关?”

“这回你可得高抬贵手。”曹伯华对王诚投来殷切期盼的目光。

“好吧。”王诚沉吟一阵后,低声答应。

“谢谢王总。”曹伯华一脸激动。

对于王诚的爽快,费云鹏略感诧异。原本想着,让王诚掏钱去救华海,大概并非易事,免不了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人家竟然一口答应下来。费云鹏起初就怀疑,曹伯华为了自保,已和王诚勾搭在一起。如今,他对这一点更确信无疑。

费云鹏又在心底轻叹一声,赵小轻呀赵小轻,你还是太嫩!当初告诉你,干这种事,不能把战线扯太宽。你偏不听!让那个余飞搅和进来,到头来,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还有曹伯华,早就脚踏两条船,你却蒙在鼓里。

见资金退出方案敲定,费云鹏又说:“小轻这边,已经退了一步。老王,你是不是也让一点?”

“我还要怎么让?”王诚知道,费云鹏这个和事佬可不会白当,一定藏着后手,且听他怎么说。

费云鹏说:“经过这一番折腾,千城的管理架构的确需要动一下。董事局主席,我们还是支持你来坐,但其他位置,调整势在必行。”

“怎么个动法?”王诚追问。

费云鹏说:“即便华海的资金撤出,也还握有12%的千城股份,依旧是企业的大股东之一。董事会里,人家派出个代表,参与重大决策,说得过去吧?”

“当然。”对于这一点,王诚并无异议。

费云鹏又说:“华海减持后,荣鼎重新成为千城最大股东。在董事会里,我们的代表人数理应增加。”

费云鹏话音刚落,王诚立刻反驳:“没这个必要吧?华海之前在董事会里没有席位,如今成为大股东,派出代表理所应当。荣鼎此前一直是企业的最大股东,在董事会里拥有相应席次,为什么还要增加?”

费云鹏并未回答王诚,而是说:“除了增加董事会席位,荣鼎也希望在日常经营中发挥更大作用。千城继续由老王掌舵,东明身为常务副总裁,负责具体经营业务,这都很好。但是,企业分管财务的副总裁与首席财务官,最好由荣鼎推荐的人担任。”当费云鹏把底牌掀开,所有人都明白,他这个和事佬,是要来当大赢家的。

王诚端着茶杯,冷笑道:“你让我们各退一步,怎么自己却步步向前?”

“话不能这么说。”费云鹏语气平缓,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千城之所以闹出这么大动静,就在于荣鼎身为最大股东,没能发挥相应作用。亡羊补牢,犹未晚也!未来,荣鼎必须掌握更多的话语权,这对企业的长远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费云鹏继续说:“未来即便我们的话语权有所增加,也局限在财务管理范畴。对于企业日常经营,还是管理团队说了算。”

王诚一脸的不以为然:“说到底,企业是一个经济组织。经济组织的核心就是钱。你把钱袋子卡住,我没法说了算。”

费云鹏说:“荣鼎是一家股份制企业,我这个董事长,必须向方方面面交代。忙活了大半天,如果还是一切照旧,荣鼎不能获取看得见、摸得着的实质利益,真不知道怎么对外交代?”

费云鹏撕下了所有面具,什么交情、友谊,通通滚一边去!老子要的,是赤裸裸的利益。

王诚调整了一下坐姿:“如果我拒绝你的要求,你会怎么做?”

“我相信你不会。”费云鹏声音不大,却有一股稳操胜券的气势。

对费云鹏的狮子大开口,王诚不能说毫无准备,只是形势所迫,实在缺乏抗衡到底的实力。王诚早年读过丘吉尔的回忆录,书中,丘吉尔提到一段往事。丘吉尔曾与斯大林谈起波兰问题,丘吉尔强调波兰是一个天主教国家,希望苏联在解决波兰问题时,考虑到这一层因素。斯大林却不耐烦地打断丘吉尔,质问说:“教皇有几个师?”

实力才是王道!教皇有几个师?王诚也在心中问自己。假如因为这番拒绝,费云鹏与赵小轻公然沆瀣一气,又会出现怎样的结局?

王诚阴沉着脸,问道:“对老费的提议,大家怎么看?”

“我原则上同意。”赵小轻回答得异常干脆。她当然明白,费云鹏是在乘人之危。不过瞅着王诚被逼到墙角,自己总算出了口恶气。里子是捞不到了,只能眼看着费云鹏吃香喝辣,但也不能让王诚太得意,否则连面子也输到家。

房间内再次陷入沉寂,隔了好几分钟,王诚缓缓开口:“老费的要求,我可以答应。”

“不过,”王诚话锋一转,“我也有个条件,必须修改公司章程。在新的章程中要明确规定,涉及公司董事局主席等高管的人事调整,需获得股东大会60%以上成员的支持。”

王诚担心的是,这一劫算是过了,但指不定哪天费云鹏又和赵小轻联手,罢免掉自己的董事局主席。要让这个位置坐得稳当,就得抬高门槛。

“可以。”费云鹏并不想立刻撵王诚下台,否则,他早就与赵小轻联手。既然荣鼎已经如愿以偿获得千城的财务控制权,不妨也让王诚吃下一颗定心丸。

费云鹏与王诚又把目光转向赵小轻。赵小轻并未有太多犹豫,便点头答应。事到如今,保证资金安全撤退才是大事,反正董事局主席的位置自己坐不上了,王诚要赖在上面,就随他去吧。

费云鹏哈哈大笑:“所有问题都达成一致,这一趟果然成果丰硕。”

“只是光顾着说话,连团圆饭也没吃上。”伍俊桐也是笑逐颜开。之前,费云鹏承诺过,一旦王诚接受条件,就派伍俊桐出任千城的财务副总裁。从端茶递水的大总管到位高权重、吃香喝辣的监军,伍俊桐明白,自己的好日子即将到来。

“没关系。”费云鹏说,“晚餐的时间过了,让餐厅弄点汤圆送来。元宵节嘛,吃了汤圆,接下来一年,大家团团圆圆、和和气气。”

几分钟后,服务员把汤圆送了上来。费云鹏一边吃着汤圆,一边邀请众人走到房间外的阳台,欣赏台北夜景。

台北是盆地地形,四面皆为高山环伺。站在圆山饭店宽敞的阳台上,台北都会的璀璨夜景一览无遗。费云鹏有说有笑,显得兴致很高。王诚心里并不痛快,只是强装出大将风度,还与费云鹏聊起有关台北的典故。赵小轻远没有王诚的修为境界,始终阴郁着脸,少言寡语。

趁着众人聊天之际,费云鹏拍了拍方玉斌的肩膀:“玉斌,这一次你的功劳不小,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费云鹏话中的弦外之音,方玉斌自然能听懂。他说道:“我的确有些想法,不知待会儿您有没有时间,我想单独向您汇报。”

“好啊。”费云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