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5 敌人越强大的地方,朋友就越多

5 敌人越强大的地方,朋友就越多

5 敌人越强大的地方,朋友就越多

当跑过第41公里时,王诚的大脑几近空白,脚下的马路,身旁的绿树、鲜花,似乎都不复存在。人在极限的状态下,再跳跃的颜色也很难构成记忆点。

这是一场国家级马拉松比赛的最后一公里。此时的滨海刚刚下完一场小雨,一层淡淡的白雾正笼罩在滨海大道。

路旁的下属,曾激烈反对王诚参加这项马拉松比赛。此刻,他们又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老板,并大声呼喊着“加油”。下属们当初反对的理由很简单,王诚毕竟快60岁的人,为了身体着想,实在不应该参加马拉松这样的剧烈运动。王诚却坚持己见。在他的心中,这绝不是一场简单的马拉松比赛!王诚要向外界展示的,是一种临危不乱、成竹在胸的气度。自打股权之争公开化,他就被推到风口浪尖。身处旋涡之中,仍能从容不迫地参加一场马拉松,这不叫大将之风,什么才是大将之风?这更是对外界质疑的有力回击。一个还能跑完马拉松全程的王诚,岂可言老,又怎会在股权大战中轻易认输?

3小时58分16秒21,最终王诚坚持跑完了全程,名列612名马拉松全程选手中的第459名。

王诚在助手的搀扶下大口喘着粗气,脑海中的意识逐渐多起来。一桩多年前的往事,不禁浮现出来。还是中学生的他,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已学会了所有农活。一次,他顶着三伏天的高温钻进遮天蔽日的青纱帐中打农药。下午2点左右是打农药的最佳时机,效果最好,而这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青纱帐里不仅气闷,农作物的叶子还会将裸露的皮肤割出一道道血痕,农药喷洒出去落在皮肤上,混着灰尘和汗水,蜇得人直想哭。农村没有洗浴设施,有一次,实在忍无可忍,王诚一头扎进路边的机井,没等浮出水面,冰冷的井水让他瞬间腿脚抽筋。他又惊又怕,一浮出水面,立马用手紧抓石缝儿才爬出井壁。今天咬牙跑完马拉松,倒与当初爬出机井的过程颇为类似。

这时,秘书拿着手机走了过来,向王诚汇报,之前编辑好的文字,已发布到微博:对于我而言,这种漫长而需要强大信念支撑的极限运动,像极了自己创业多年来的心路历程。希望交替着疲倦,极限伴随着下一个极限,还有内心深处对目标的终极渴望……马拉松40余公里中的所思所想,就是自己创业多年的一个浓缩还原。

这段文字,是为马拉松比赛专门准备的,也经过了王诚的亲自审定。秘书的工作尽心尽责,王诚跑过终点后几分钟,便把这段“内心独白”发送出去。王诚看着这段文字,心中若有所思,假如不用这些精心编撰的语言,而是把内心的真实想法,比如刚才脑海中浮现的爬出机井的故事写出来,是不是更接地气,更能打动人?后悔是来不及了,只是当初方玉斌批评自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看来不是没有道理。

王诚坐上轿车,准备离开比赛现场。尽管刚才面对记者时,王诚说今天是周末,自己在周末从不会考虑工作,但当汽车缓缓启动后,他的脑海中仍不禁思索起股权大战。

当千城主动出击后,华海系的资金杠杆没有被立刻打爆。王诚心中虽有遗憾,却谈不上太多惊讶。当初在上海时,方玉斌铁口直断,曹伯华把杠杆率用到如此之高,一定不是真实实力的体现,而是留着后手。方玉斌尚且一眼洞穿的事情,自己怎会浑然不知?之所以装出满不在乎,全因为士气可鼓不可泄。本来嘛,对手不是傻瓜,打一场如此规模空前的股权收购战,手里不可能没有预备资金。

但是,纵然对手有备而来,重兵布防,自己仍要不惜一切地攻出去——这也就是王诚的战略。好比一场足球比赛,眼看比分落后,终场哨即将吹响,此时再不出击,就是默认失败的结局。攻出去未必能扳平比分,守下去却无任何意义。更何况,世上原本就没有密不透风的防线,只要自己的攻势够猛,一定会有人犯错。足球界不是有句名言——每一个进球都是因为对手的错误。王诚就是要使出全力碾压对方防线,逼迫他们犯错。

想到这里,王诚的嘴角浮现出笑容。尽管对手的致命错误迟迟没有出现,但千里长堤上,还是被自己发现了蚁穴。如今要做的,就是发起冷酷无情的打击,让微小的缝隙无限扩大。

这时,秘书汇报说:“方玉斌已经到了滨海,正在去公司的路上。”

王诚点了点头:“让他先等着,我回家换套衣服,立刻赶去公司。”

一小时后,王诚出现在办公室,他笑容满面地说:“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一条好消息。”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份资料,“余飞坐庄千城股票的证据,终于被我们逮到了。”

方玉斌接过文件,认真看起来。才翻了几页,心里便兴奋异常。尽管余飞坐庄千城股票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之前却一直没有逮到能一剑封喉的铁证。王诚拿出的这份文件,却出人意料地详尽。从资金流向到坐庄细节,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对方玉斌来说,余飞不仅是对手,更是曾陷害自己的主谋,他对此人的厌恶与憎恨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方玉斌挥舞着拳头:“有了这份资料,余飞死定了!”操纵股价可不是小事,一旦有了真凭实据,余飞就得准备吃牢饭。

方玉斌问道:“这份资料怎么来的?”

“得来全不费功夫。”王诚说,“余飞这家伙刻薄寡恩,手下人对他早有不满。他的公司总部也在滨海,千城的几位高管和他的一个手下也算认识。股权大战打响后,此人主动把资料交了过来。”

“如今,我算认清了一个道理——敌人越强大的地方,朋友就越多。”王诚说,“强大的敌人,必然得罪过不少人,只不过有许多敢怒不敢言。股权大战公开之后,我收到了不少材料,都在背后捅曹伯华与余飞的刀子。只不过其中捕风捉影的东西太多,唯独这一份资料价值很大。”

方玉斌喜笑颜开地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王诚说:“当然是把内容公布出去。且让有些人再蹦跶几天,先灭了余飞这个马前卒,也是一场胜仗。”

能够目睹余飞败落,方玉斌自是欢欣鼓舞。但他脑筋一转,一个计谋又跃上心头。没错,余飞这种人,即便是死,也不能让他死得太痛快。方玉斌重新拿起材料,说:“从里面的内容来看,千城股票停牌后,余飞的资金链很紧张。”

“这是自然。”王诚点头说,“余飞的资金实力,比起曹伯华尚且差多了。千城停牌,首当其冲的就是他。”

方玉斌目光中露出杀机,说道:“既然如此,何不等余飞的资金链彻底断裂后,咱们再把手里的东西抛出去。”

王诚思忖一下,微笑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就像抓老鼠,可以下夹子、放鼠药,也不妨以毒攻毒。抓一只个头大的老鼠,用一粒黄豆塞进它的屁眼里,然后用线缝上,几天以后,黄豆发胀了,老鼠疼得像发疯似的,从这个洞钻进那个洞,见着老鼠就咬,咬死一大批之后,自己也疼死了。不让余飞痛痛快快完蛋,而让他当那只屁眼里塞黄豆的老鼠。”

方玉斌也笑起来:“余飞资金链告急,一定会向曹伯华求援。曹伯华如若出手,没准就能让我们抓住他俩串通一气的证据。再不济,也能浪费曹伯华的资金。他把钱借给余飞,到头来余飞还是在劫难逃,他的钱也打了水漂。”

“你这一招,可比我之前的想法高明。”王诚点头说,“在战场上,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就是神枪手,到了资本市场,最好一枪干掉两个敌人。”

方玉斌说:“当务之急,就是让余飞的资金链尽快断裂。”

王诚手指敲打着办公桌,说:“余飞的状况已够糟了,但我们还得使点巧劲,推一下波助一下澜。”他接着说:“不妨让一条消息在圈内广为流传。就说余飞的现金流遭遇空前危机,他的公司破产在即。”

方玉斌问道:“这么一条消息就能推波助澜?”

“岂止是推波助澜!”王诚志得意满地回忆起一段往事,“2008年金融风暴后,全球知名的大投行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收购,延续了85年的品牌被终结。我在纽约出差时,与贝尔斯登的几名前任高管见面聊过。”

王诚接着说:“贝尔斯登成立于1923年,被华尔街称为‘从不冬眠的熊’。次贷危机之前,这家公司安然度过了1929年大萧条,甚至在2003年,一度超越高盛与摩根斯坦利,成为全球赢利最丰厚的投行。因为次贷危机,市场看空次贷衍生品,贝尔斯登受点冲击原本不足为奇。”

王诚又说:“2007年6月,贝尔斯登发布公告,称受抵押贷款市场疲软影响,旗下两只对冲基金受损。不过报告也清楚地说明,两只基金损失资产不过几亿美元,算不得太大的损失。到了2007年底,受大环境影响,贝尔斯登自成立以来首次宣布亏损,亏损金额为8亿美金。对于一家拥有数百亿美金的大投行来说,这点亏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进入2008年3月,穆迪公司调减贝尔斯登债券评级。在当时,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华尔街的许多公司,都被调减了评级。”

王诚继续说:“偏偏在那时,一条致命的谣言出现了,到处有人传说,贝尔斯登遭遇流动性危机。这是不折不扣的谣言,与事实完全不符。更吊诡的是,直到今天也没人知道,谣言究竟来自何处。”

贝尔斯登的结局,在全球投资界无人不晓。方玉斌接过话,说道:“就因为这则谣言,全球金融机构几乎同时下达命令,要求任何同贝尔斯登的交易都要经过信用风险经理批准。这样一来,贝尔斯登就被推入险境。贝尔斯登的事情,还惊动了美联储。几天之后,美联储决定向企业提供300亿美金借款。”

“是啊。”王诚点头说,“拿到借款后,贝尔斯登的高管还高兴过一下,认为企业的现金流本来问题并不大,又得到了300亿美元借款,自此稳如泰山了,他们甚至准备好了一季度的预盈公告。不曾想,就是这笔300亿的借款,成为压垮贝尔斯登的最后一根稻草。”

方玉斌接着说:“美联储借款的消息,被许多人理解为坐实了传言。你看,美联储都出手了,还敢说贝尔斯登没有遭遇流动性危机?仅仅一个晚上之后,市场出现恐慌性挤兑与抛盘。那些原本心中没底的做空机构,一个个也抡圆了膀子,砸下真金白银,大举做空贝尔斯登。公司股价一溃千里,从48美元跌到2.5美元,几天之后,贝尔斯登管理层就面临二选一的抉择:要么破产,要么出售股份。到了3月底,贝尔斯登不得不被摩根大通收购。”

王诚笑着说:“一条谣言,竟然击垮了曾经的全球大投行。况且咱们说余飞的现金流出了问题,还不是谣言,而是确凿无误的事实。这就叫趁他病要他命!”

方玉斌点了点头:“众口铄金,何况余飞口袋里已经没有金子了。”

王诚说:“余飞的大本营就在滨海,而在滨海商界,想让一条消息不胫而走,我们有的是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