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第四章 合纵连横

第四章 合纵连横

真正的强者,不能一直仰人鼻息,应当把命运牢牢抓在自己手中。方玉斌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今日的自己,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凭借引以为傲的投资眼光,丰富扎实的职场历练,乃至手中掌握的深厚人脉,或许是时候去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了?

1 方玉斌没想到自己居然陷入了艳照门

身为荣鼎创投总经理,200万以内的资金拆借,不必请示总部,方玉斌就能做主。公司的借款很快打到何兆伟账上,方玉斌也把个人的100万积蓄投了进去。方玉斌相信自己的眼光,在他看来,这笔投资一定会取得不俗回报。

接下来几天,方玉斌下班后都会与何兆伟见面。在不断碰撞中,关于梦剧场转型的思路愈发清晰。

方玉斌还给昊辰影视的老部下打了电话,约他们出来与何兆伟见面。双方说好,星期一晚上在新天地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详聊。

快到下班时间,方玉斌收拾起桌上文件,打算早早赶去咖啡馆。这时,吴步达却走了进来,说道:“总部办公室的通知,请你明天去北京一趟。”

“去北京干什么?”方玉斌颇为疑惑,费云鹏人在国外,谁会急着找自己?

吴步达回答说:“总部的人说,是副总裁伍俊桐找你,说有急事。”

“他找我干吗?”方玉斌说着便抄起电话,直接拨给伍俊桐,他要问一问,究竟有什么事?

如果是费云鹏召见,方玉斌只会准时赶到,绝不会打这通电话。不过在费云鹏的一手操弄下,各地诸侯权力渐增,副总裁的权力却被大大限缩。以至于召见下属这种事,人家还要打电话问个原因。

电话那头的伍俊桐倒没表现出多少不悦,只说有重要事情,电话里不方便讲。方玉斌只好答应下来:“我今晚赶过来,明天一早到你办公室。”

梦剧场的事,只能算方玉斌的私活儿,总部领导召见,才是正事。方玉斌给何兆伟打去电话,说要赶去北京,今晚的聚会没法参加,让他自己和昊辰影视的人谈。

第二天一早,方玉斌出现在伍俊桐办公室。两人早有心结,关系并不融洽,因此一见面倒要故作热情地说上几句客套话。

方玉斌恭维道:“伍总荣升副总裁后,我还是第一次到你办公室。这地方好气派呀。”

伍俊桐笑着说:“哪有什么气派,只不过你来了,蓬荜生辉而已。”

寒暄了一阵,方玉斌问道:“急着叫我过来,有什么吩咐吗?”

伍俊桐掏出烟,先递给方玉斌,接着又自己点上。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玉斌,这次叫你过来,是因为有人反映了一些对你不利的事情。”

“什么事?”方玉斌警觉起来。

伍俊桐说:“这段时间,千城集团的股价波动很大,我们荣鼎丢掉了千城集团最大股东的位置。千城的业务,可一直是荣鼎创投在负责。”

方玉斌立刻说道:“荣鼎的确失去了大股东位置,但板子可不该打到我身上。之前我就向总部汇报过,是总部决定按兵不动,静观其变,我不过是执行而已。”

“不要急嘛。”伍俊桐挥了挥手,“又没人说要为这事打你板子。”

“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伍俊桐深吸一口烟,表情变得异常严肃,“千城股价上下波动,身为荣鼎创投一把手,你可掌握了不少内幕消息。你有没有在这里面,搞什么名堂?”

方玉斌一头雾水,问道:“什么名堂?能不能说得具体一些?”

伍俊桐说:“那我就直言不讳了。你有没有利用内幕消息,建老鼠仓从事内线交易,利用股价波动为自己捞好处?”

建老鼠仓,搞内线交易,这可是极其严厉的指控!方玉斌毫不迟疑地说道:“我绝对没有干过这些事!”

接着,方玉斌拉高声调:“伍总,我好歹也是荣鼎的高级管理人员,总不能无凭无据地怀疑我吧!”

“当然!”伍俊桐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不疾不徐地说道:“这么严厉的指控,怎么会是无凭无据呢?我们向来的原则是,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伍俊桐接着说:“有人写来举报信,说近期在股票交易所有两个账户,一直在炒千城股票,而且判断极为精准,总是在低点买入、高点卖出。来来回回几个回合,赚了上百万。”

“这两个账户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开户人是我方玉斌吗?”方玉斌说道。

伍俊桐摇了摇头:“开户人当然不是方玉斌,而是一个叫杨韵的女人。这个人,你认识吗?”

当伍俊桐说出杨韵两个字,仿佛在方玉斌耳边炸开一声巨雷,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萦绕全身。并非方玉斌同杨韵有什么瓜葛,而是从当初在宾馆的那一幕,到今日伍俊桐来势汹汹的指控,方玉斌感觉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向自己袭来。

“我认识。”缓过神来的方玉斌缓缓说道,“但她炒股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我倒要问你,这个女人和你什么关系?”伍俊桐抖了抖烟灰,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这个笑容看在方玉斌眼里,显得无比狰狞。

方玉斌说:“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仅仅是认识而已。”

“不对吧。”伍俊桐摇了摇头,“举报信里可是说,杨韵是你的情妇。”

“胡说八道。”因为太过气愤,方玉斌一巴掌拍到桌子上。

伍俊桐说:“不要激动嘛。有些事情你没有做,谁也冤枉不了。可要是自己做了,也抵赖不掉。”

伍俊桐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他把笔记本摊在方玉斌面前,点开一个文件夹,说:“你自己看吧。”

文件夹里有几十张照片,全是方玉斌和杨韵的。照片中,两人赤身裸体,拥抱在一起。再看周围环境,正是那天方玉斌迷迷糊糊进入的宾馆房间。

伍俊桐说:“这些照片,不是P出来的吧?”

看到这些照片,方玉斌的肺都快要气炸了,他几乎是在怒吼:“这完全是一场陷阱。有人在我喝的茶里下药,我迷迷糊糊被弄进房间,发生了什么自己完全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被人下套了?拍下这些照片,自己不知情?”伍俊桐问。

“没错!”方玉斌答道。

“那你又如何解释这件事?”伍俊桐接着说,“举报信中提到,你通过手机银行,给杨韵转账了30万。什么样的关系,才会给一个女人30万?如你所说,两人仅仅是认识,讲得通吗?你说拍这些照片毫不知情,转账总是你自愿的吧?”

面对伍俊桐连珠炮般的发问,方玉斌陷入了沉默。然而正是在此刻,他不再有一丝一毫的迷惑,却把整件事看得无比清晰。这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始作俑者毫无疑问是余飞!先安排佟小知出场,以借钱为幌子,骗自己往杨韵的户头汇钱。接着趁宴请之际,在茶中下药,使得自己进入宾馆,和杨韵拍下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至于用杨韵的名字在股票交易所开几个户,低买高卖赚上一笔,对余飞来说更是易如反掌。而把这些所谓的“证据链”串联在一起时,一切就仿佛成了方玉斌的如山罪状。

离开滨海之后,方玉斌曾经猜测,余飞当初直接送钱被拒,是不是打算改用美人计?没想到人家却是苦肉计、美人计、连环计,一套组合拳打出来,已经不是要攻下一座山头,而是直接把山头夷为平地。手段毒辣呀!

办公室里沉寂了几分钟,方玉斌才重新开口:“所有的事情都是诬陷,我相信很快就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我也会给费总打电话,解释这一切。”

伍俊桐说:“你要给费总打电话解释,那是你的权利。不过在此之前,我已经向费总汇报过,正是他让我负责调查此事。因此今天,我是代表公司和你谈话。”

伍俊桐接着说:“你说自己被冤枉,大家同事一场,我也希望你能洗刷掉不白之冤。可要是确有其事的话,后果也十分严重。内线交易已经触犯了法律,是要蹲监狱的。”

伍俊桐又说:“如今我负责调查这件事,说心里话,我自己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你是荣鼎的高级管理人员,真出了什么事,也是整个公司的丑闻。如果你能知所进退,我是倾向于内部处理的。”

方玉斌说:“这是在跟我谈交换条件吗?只要我引咎辞职,事情就能不了了之?”

“话不用说这么难听。”伍俊桐说,“调查这种事,摆明了是得罪人。我可不想大家最后成为仇人,因此才站在朋友的立场,向你提出一些建议。当然了,路在你脚下,最后的选择也由你来做。”

伍俊桐接着说:“另外,这段时间你就留在北京吧。上海的事情,总部会安排人临时负责。你如今的主要工作,就是把这件事说清楚。”

“这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吗?”方玉斌问。

伍俊桐掐灭烟头:“公司不是检察机关,哪有权力限制谁的人身自由。这只是一种工作安排,总部认为,在事情没有做出正式结论之前,你不适宜继续主持荣鼎创投的工作。你留在北京,方便调查工作的开展。需要你配合的事情,相关人员会通知你来公司说明。”

方玉斌离开办公室后,伍俊桐笑逐颜开地拿起电话。电话接通后,他说道:“刚才我已经和姓方的谈过了。吃了这一记闷棍,他已经慌了神。”

电话那头传来余飞的声音:“伍总,兄弟这次没让你失望吧?”

“好得很!”伍俊桐哈哈大笑,“你这一通连环计,方玉斌大概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余飞说:“姓方的已经是过去时,现在就等着喝你老哥的庆功酒了。”

“应该快了吧。”伍俊桐显得志得意满。此番他与余飞联手,不仅是要把方玉斌扳倒,更重要的还是替自己夺下荣鼎创投总经理的位置。

伍俊桐与余飞认识的时间不算短,可之前并无深交。直到最近,两人才突然走近。捞着一个有名无实的副总裁,伍俊桐过得并不如意,他朝思暮想的,就是外放出去兼任荣鼎创投总经理。余飞在方玉斌那里碰了钉子,更是恨从心头起。两人一拍即合,精心设下这个局。余飞负责把方玉斌拉下水,而一旦伍俊桐成功上位,自然会投桃报李,为余飞敞开方便之门。

见伍俊桐喜形于色,余飞仍不忘提醒:“我可听说,方玉斌的命硬得很,好几次他都大难不死。这一回,咱们可不能有一丁点儿手软。要整,就把他往死里整。”

伍俊桐说:“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整?”

余飞说:“我安排人,把那些照片寄给荣鼎员工,做到人手一份。先不说内线交易的事,光这些照片就是不折不扣的丑闻,让他没脸待在总经理位置上。”

伍俊桐犹豫了一下,说:“这是不是太毒辣了?”

余飞坚持说:“无毒不丈夫!现在可是鱼死网破的关键时刻,给敌人一条活路,就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伍俊桐思忖了一会儿,说:“你和方玉斌无冤无仇,都下得了手。老子和他新仇旧恨,更没道理手软。”

“不过,也不用撒下大网。”伍俊桐又叮嘱说,“动静搞太大,容易引火烧身。我看就给荣鼎的副总裁们寄一份吧,其他人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