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金牌投资人小说 > 金牌投资人小说2 > 第三章 恶意收购

第三章 恶意收购

痛定思痛之后,何兆伟也在寻思,市面上机会多,陷阱更不少,有些行业貌似红火,但未必适合自己。最保险的投资,绝不是去跟风,而是投资自己的兴趣。做自己感兴趣与擅长的事,远胜过进入一个看似遍地黄金的陌生行业。

1 越是这么神秘兮兮,越证明里面有名堂

因为上午约了人谈事情,方玉斌来到办公室时已是中午12点过。他脱下外套,丢给门口的秘书:“昨天你给我熨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刚穿出去袖口就褶了。拿去重新熨平,我下午还要穿。”

秘书接过外套,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方玉斌又问:“隔一阵子,我要出席一场投资论坛,讲演稿准备好了吗?”

秘书说:“论坛下个月举行,我三天后就把讲演稿交给您过目。”

方玉斌点了点头,说:“虽说时间宽裕,还是得提早准备。再说了,一个人说三天后做某事,并不意味着到时一定完成,而是说三天内他不会去做。”

“您放心,这次我一定按时完成任务。”秘书说道。

方玉斌换上拖鞋,倒在沙发上,朝秘书挥了挥手:“我中午想眯一会儿。公司里谁要找我,不是什么特别紧急的事,就叫下午再来。”

秘书连连点头,轻手轻脚地关上办公室门。可刚过了几分钟,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谁这么不懂规矩,来打搅自己的午觉?方玉斌躺在沙发上没好气地问道:“干吗?”

“方总,是我。”门外传来吴步达的声音。

“什么事?”方玉斌连眼睛也没睁。

吴步达说:“千城股份今天又涨停了。”

“又涨停了?进来吧。”方玉斌这才睁开眼。从上周开始,千城的股价仿佛坐上了火箭一般。一个星期当中,有两天拉到了涨停板。今天是星期一,没想到千城的股价又是一个开门红。

吴步达走进办公室,说:“今天大盘行情并不好,开盘的时候,千城的股价还下跌了2%。本来按它上周的涨幅来说,怎么着也该回调一下。可11点过后,股价直线飙升,不到半小时就封在涨停板。”

“奇怪了。他们要干什么?”方玉斌早就知道,余飞会出手拉抬千城股价,以掩护曹伯华出货。但在股市里,拉高股价以掩护主力出逃,讲究的是文火慢炖,不露声色。如此大动作,实在有违常理。

“还有更奇怪的事。”吴步达说,“上周,华海集团的确像之前说的,抛出了手中的千城股份。可是今天,他们却一反常态,大举吃进千城的股票。今天交易量出现井喷,有一多半都是他们的功劳。”

“曹伯华又开始吃货了?”方玉斌站起来,快步走向办公桌。他打开电脑,认真分析起千城股份近期的交易数据。

当时针指向1点整,经过了午休的股市重新开盘。今日大盘行情并不好,伴随指数下探,千城的股价也从涨停板上跌落,涨幅一度缩小至5%。然而在1点半左右,千城似乎又找到了强有力的支撑,涨幅重新飙到7%左右。如此亮眼的表现,与走弱的大盘形成鲜明对比。

“不用再看了。”方玉斌关闭网页,“股价今天大概就这个样子了,不会涨停,也跌不下去。”

方玉斌抿了一口茶,说道:“曹伯华想吸筹,就得把股价拉起来,这样才能打开套牢盘,吸引卖家出货。要是一直封在涨停板,又没法交易。所以,涨个百分之七八,对他们最有利。”

吴步达点了点头,接着说:“这都是余飞在里面搞的名堂?”

方玉斌扔给吴步达一支烟:“余飞江湖猛庄的名号,可不是白给的。他与曹伯华的合作,更是天衣无缝。”

方玉斌自己掏出一支烟,吴步达赶紧帮他点燃。方玉斌说:“分析千城股份近期的交易数据不难看出,每当股价需要突破某一个关键价位时,总会有人及时出手。这个人,自然就是余飞。”

“千城的盘子很大,人家这次坐庄的手法也是大手笔。”方玉斌接着说,“余飞只会砸几个大单,使股价突破关键价位。接下来,打扫战场的事再交给资金实力雄厚的曹伯华。譬如说今天吧,余飞先将股价拉到涨停板,把人气炒起来,中午过后,再砸开涨停板,方便买卖双方交易。随后,曹伯华的资金便大举入场。”

“明白了。”吴步达说,“就像古时候打仗,余飞冲在最前面,曹伯华率领大军殿后。当余飞夺下城门后,曹伯华的兵马再一拥而入。”

方玉斌点了点头:“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说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

吴步达又问:“曹伯华为了高位出货,使出这些坐庄手段也不足为奇。可我还是不解,为什么今天他又拼命吃货?”

方玉斌托着下巴,沉思良久才开口:“或许,我们都被他骗了。”

“骗了?什么意思?”吴步达追问。

方玉斌说:“如果我猜得没错,曹伯华一直在暗中吸筹,只不过为了瞒天过海,假装出抛货的样子。今天,他不过是把遮羞布撕掉,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

“你是说,上周曹伯华的出货,都是假象!”吴步达大吃一惊。

“八九不离十吧。”方玉斌重新打开网页,“你看,上周的几个关键交易数据都透着诡异。我想曹伯华大概是左手抛货,右手又在接货。如今,他连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游戏也不玩了,开始明目张胆地抢筹。”

“为什么上周还遮遮掩掩,现在却毫无顾忌?”吴步达依然有些不解。

沉吟了一会儿,方玉斌说:“能把所有人骗一周,曹伯华的目的大概已经达到。到了这会儿,就得兵贵神速了。”他又说:“平津战役时,毛主席给林彪的指示是四野秘密入关。一开始,林彪也的确这样做了。不过,当四野的先头部队已经和华北国民党军交上火,林彪立马调整战术。他认为,双方已经短兵相接,再也无秘可保。四野的百万大军不用抄小路,也不再采取任何隐蔽措施,而是直扑山海关,气势汹汹地杀向华北平原。”

“曹伯华究竟想干什么?”吴步达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方玉斌摇了摇头:“他当然是要尽可能多地抢下千城股份。可拿到股权后,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我也吃不透。”

吴步达说:“前段时间华海大举增持千城,已经把资金链绷到极致。这才多长时间,他又从哪儿弄来的钱,能够在二级市场抢货?”

“曹伯华的钱从哪儿来的,我大概心里有数了。”方玉斌抖了抖烟灰,接着拉高声调,“你马上跟总公司联系,就说我有重要情况,必须立刻向费总当面汇报。”

北京总公司很快回话,说费云鹏明天上午有空。当晚,方玉斌就赶到北京,第二天一早,准时出现在费云鹏的办公室。

“玉斌,急着赶过来,有什么事?”自打当上一把手后,费云鹏愈发慈眉善目,召见下属时也是笑容可掬。

方玉斌落座后,说:“这次着急过来,是跟您汇报千城集团的事情。”

“千城集团有什么事?”费云鹏扶着椅子的扶手,轻松地问道。

“曹伯华违背了之前的承诺,正在大举吃进千城的股份。”方玉斌汇报起来。

曹伯华会继续增持千城股份,赵小轻早就交过底。倒是方玉斌能这么快察觉,出乎了费云鹏的预料。看来这个丁一夫格外赏识的人,还真有几把刷子。

听完汇报,费云鹏问出了与吴步达同样的问题:“曹伯华的资金十分吃紧,这次大举增持千城股份,他哪儿来的钱?”

方玉斌从皮包里掏出一份文件:“费总,您看看这个。”

这是一份从工商部门复印出来的《股权变更登记表》。费云鹏大致浏览了一下,脱口而出:“曹伯华成了大安人寿的股东?什么时候的事?”

方玉斌说:“就是前段时间。”他接着说:“保险公司是一个巨大的资金池,那么多保费放在里面。曹伯华成为大安人寿的股东后,能够名正言顺地调动保险公司的资金。我认为,曹伯华最近之所以财大气粗,正是得到了这个强援。”

“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曹伯华参股大安人寿这么大的事,为何外界没有一点风声?”费云鹏追问道。

自打上回在滨海同苏浩谈过之后,方玉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更格外关注大安人寿的消息。华海集团与大安人寿都是业界赫赫有名的企业,按说他们之间的合作,新闻媒体会高度关注。可在公开的报道中,始终不见动静。方玉斌又委托人去工商局查阅资料,终于拿到这份《股权变更登记表》。原来,人家已经把事情敲定,甚至按照相关法规去工商管理部门进行了登记。只不过没有举行签约仪式,甚至连一篇对外发布的新闻稿也没有。

事情的来龙去脉,尤其是自己与苏浩的关系,方玉斌自然不便对费云鹏交底,他只是说:“一个滨海的商界朋友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参股大安人寿这么大的事,曹伯华竟然暗中进行,连新闻媒体都没有得到风声。他越是这么神秘兮兮,越证明里面有名堂。”

“原来如此。”借由方玉斌提供的信息,费云鹏终于把赵小轻整套计划的最后一块拼图补齐。这个女人,下的可是一盘大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