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火神 > 第一章 鬼门得道

第一章 鬼门得道

鬼门得道

&

大河滔滔多险滩,无风起浪泛舟难。

晴天霹雳乌云滚,浪里白条也枉然。

自古水中冤魂聚,遁入轮回功德满。

幽冥府里森罗殿,鬼门河下鬼门关。

相传世间有一条鬼门河,乃禹王治水所凿,河水湍急,深不见底,常有大鱼出没。当年有这么一位壮士,在鬼门河上射鱼为生,此人姓杨,因为脑门儿上一字排开九个麻子坑,大家都叫他“杨九麻子”。

以前有这么一句话“木匠长、铁匠短”,那是说干木匠活儿,能做长了不做短了,做长了还能往短处改;铁匠干打铁的活儿正相反,往长了打容易,所以是宁短不长;再比如厨子是能淡不咸,各个行当都有规矩有门道,也有各个行当的秘诀。射猎也一样,有射狐狸射兔子的,杨九麻子射鱼,也自有他的门道,世上再没别人有他这两下子了。

每日撑一叶扁舟到河上,窥见什么地方有大鱼,弯弓搭箭射下去,死鱼带箭浮上水面,他再以挠钩将鱼捞上来,开膛破腹收拾好了,拎到市上叫卖,祖宗八代全是吃这碗饭的。

杨九麻子也是爹娘所生,却有两件事,旁人都不及他。头一件,他射的箭叫“分水箭”,透水穿波,非比寻常。是杨九麻子的祖先在鬼门河边采石之时,挖出了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分水龙王庙”,石碑下面就是这

三支“分水箭”。箭由整块玄铁打造而成,摸起来冰凉刺骨,但分量还不及竹箭沉。箭头锋利无比,不说吹毛断发,但不小心碰上也是一个口子。箭头、箭身、箭尾一气呵成,从箭尾拧花直到箭头,入水不偏,疾如流星快似闪电,无论鱼有多大,鳞有多硬,哪怕是带盖儿的王八,都能一箭穿心。

搭弓射箭可是个力气活儿,没有两膀子力气可拽不开这弓。所以要先练站功,背着手拔着胸脯天天站着练腰腿,等腰腿的力量练出来,再吊膀子,都说“两膀一晃千斤之力”可见两个膀子力量的重要,吊膀子吊好了才能拉硬弓。九斤二两为一个“劲”,十三把半的“劲”才能把弓拉满,所以射箭的人膀子上没力气不成。拉满了弓再练眼力、练准头儿,总而言之,不下功夫是练不了这一手儿。

二一件,杨九麻子在河上能够看见深水里的鱼,因为射到大鱼之后,拎上来开膛,有时会剖出鱼珠,鱼珠无光,不值几个钱,却可以明目,所以他的目力惊人。

杨九麻子有这等本领,一天却只射三箭,从来不多射。过去的人讲究留有余地,射鱼也一样,指望这条河吃饭,为了多挣几个钱,把鱼都射死了,以后还怎么吃这碗饭?所以他一天只射三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世无争,活得倒也自在。

有一天杨九麻子做了个怪梦,梦见有人扣门,打

开门进来一个黑脸大汉,二话不说拜倒在地,口称:“恩公救命!”

杨九麻子不明其意:“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一个射鱼的,只会使弓箭射鱼,此外一无所长,如何救得了你?”

黑脸大汉说:“恩公,我乃鬼门河中的一位小神,得罪了冤家要取我性命,如今只有您这分水箭能救我一命。”

杨九麻子是个厚道人,双手相搀:“壮士,但不知如何相救呢?”

黑脸大汉马上接口道:“恩公,明日天至正午,还是在您每天射鱼的这鬼门河心,会见到一个大漩涌,那便是我的冤家对头!您只要拉动您的神弓,往漩涌中连射三箭,便可救我性命。”说罢黑脸大汉便不见了踪迹,杨九麻子一惊而起,方知是南柯一梦,心下暗觉奇怪。

转天又到河上射鱼,半天儿的功夫儿一无所获,只觉今日水中的鱼虾少得可怜,一只瞧上眼儿的都没有。抬头看了看差不多天至正午,便坐在船上掏出了随身带的干粮,刚咬了一口。突然之间,西北乾天“咔嚓”一个晴天霹雳,接着乌云滚滚,雷声隆隆。

杨九麻子一看,坏了!看这阵势自己这小船儿非翻了不可,放下干粮划船就往岸边儿靠。只听得背后水声阵阵,回头观瞧鬼门河上一个巨大的漩涌由南至北疾驰而来。杨九麻子激灵灵一个冷颤——啊!莫不成昨晚的梦出于此!

来不及多想,从背上摘下弯弓

,急取壶中箭是忙拔紫金镖,拉开一个力推泰山的架势。左手攥着弓把儿,右手攥着弓弦儿,分水箭箭尾认扣,掐住了箭杆儿,把弓箭举过头顶,然后往下落弓这么一撑,前把一推后把一拉,前把拖住了,后把捋住了,一拔胸脯子,一拐胳膊肘,那真是开弓如满月,箭出似流星。

杨九麻子射箭的功夫真叫漂亮,说时迟那时快,“嗖嗖嗖”三支分水箭不偏不倚正好射进漩涌的中心。说也奇怪,三箭下去风平浪静,抬头再看,云开雾散、晴空万里。

杨九麻子一身的冷汗,一-屁-股坐在船里半天没缓过神儿来,等了一会儿只见箭落之处“咕噜噜”直冒水泡儿,冒了一会儿血就上来了,霎时间染红了整条鬼门河。

书要简言,当晚杨九麻子又梦见黑脸大汉,进门便磕头谢恩。杨九麻子满腹的疑问:

“壮士,我不知道我怎么救的你,不过我看你今天能再来见我,说明你已躲过了危难,谢不谢的咱先搁一边儿,你得让我明白明白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黑脸大汉面色一沉:

“恩公啊,我劝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杨九麻子为人耿直,脾气也宁:

“那不成!我这人一辈子都得活一明白!从不做这虚头巴脑之事。”

黑脸大汉无奈:

“恩公,既然如此,我也不必隐瞒,三日之后三更时分,鬼门河边自然实情相告。”说完又是踪影皆无。

有书

则长无书则短,三天之后杨九麻子按时辰来到河边,但见一阵阴风起处,乌云遮住了天上的月光,黑脸大汉从河中走出来,又对他下拜。

杨九麻子问:“阁下究竟何人?”

黑脸大汉说道:“恩公见问,不敢不如实相告,之前没说,也是怕惊了恩公。实不相瞒,我乃沉尸河底多年的水鬼,有棺有-穴-,无奈劫数到了,将受天罗地网格灭,河上那个大漩涌,却是一条老龙,全凭恩公三箭射死了老龙,才使这我躲过一劫!”

说罢了这番话,黑脸大汉一招手,从河里上来三个水鬼,将杨九麻子的船推走了,一炷香过去,推上来一船金珠宝玉。

黑脸大汉说:“恩公取了这一船金珠宝玉,尽可享受一世荣华富贵。”

没想到杨九麻子却摆手相拒,他是要多后悔有多后悔,肠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黑脸大汉是沉尸河中的水鬼,他绝不会射那三箭,射了三箭不要紧,射死的可是一条龙,黑脸大汉是躲过了一劫,这个报应迟早会落在自己头上。他家世代在鬼门河上射鱼为生,不争名不夺利,虽然没有锦衣玉食高官厚禄,却有一口安稳饭吃,没想到惹下这么大一个祸头,射杀老龙,得的了好吗?

黑脸大汉也觉自己事儿做的不周全,见杨九麻子一脸愁容,也只得另寻权宜之计:

“恩公,当年有一头灵龟从鬼门中驮出三卷无字天书,不想撞在一艘大船

上,龟死船沉,一同落入河底,沉船下的无字天书至今仍在。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下河将天书取将上来,恩公带回去供在堂屋,可保平安无祸。”

说罢,命三个水鬼下河抬出沉船,黑脸大汉走入河中,又是一炷香的工夫儿,果真捧上来一个石函,双手交与杨九麻子。

杨九麻子打开石匣,见三卷天书,却是用蜡封住的。黑脸大汉又道:

“恩公,天书虽名无字,实乃金符玉箓,撮壤成山、画地为河、移天换月、兴云致雨、飞沉在意、隐纶无方、坐知过往、洞见将来。但这书却看不得,否则遭的报应可比射死老龙大多了。因为妄窥天机,必遭天报,吃五谷杂粮的人命浅福薄担不住。”

杨九麻子此时已惊得瞠目结舌,黑脸大汉又叮嘱道:

“恩公,有事还需叮嘱,您既已射死老龙,便与天下的水族结了怨,您有射龙之勇他们不敢与您如何,但叮嘱您的后辈儿孙还是离水远些的好。”

简短截说,杨九麻子捧了天书回家,黑脸大汉让水鬼把金珠宝玉也送到家中。可杨九麻子仍甘守清贫,依旧在鬼门河上射鱼为生。到后来寿活八十,无疾而终。打从这儿起,三卷《鬼门天书》便在杨家代代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