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大道朝天小说 > 第六十一章刘阿大

第六十一章刘阿大

在碧湖峰顶的西侧,白崖之前还有一片殿群,那里才是碧湖峰师生们修行的仙居。
峰主成由天站在落潮殿前,望着远方的湖心岛,双眉微皱,有些忧虑。
他是前一代碧湖峰主的亲传弟子,与雷破云并非同脉。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青山深处的隐峰里静修,只是隐约知道九峰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根本不想面对这种压力,如果不是想着不能让碧湖峰一脉传承断绝,更不想让上德峰那个老怪抢走,他根本不会从隐峰归来在承剑大会前击败迟宴。
今夜的雷暴来的比预想中猛烈太多,不知道究竟意味着什么。
碧湖峰已经死了两位重要人物,而且并非在与邪魔的战斗里死去,是横死。
很多碧湖峰弟子,因为愤愤不平,想要找掌门要个答案,被他强行压制下来。
难道这就是天罚?因为碧湖峰做了那等恶事?
他看着夜空里蛛网般的数百道雷电,满怀敬畏想道。
九峰里有很多人也在看着碧湖峰,欣赏着难得一见的美景。
只有很少的人能隐约感知到天威里的异常情况。
在天光峰的崖畔,在上德峰的栏边,两道青山间最高大的身影,看着碧湖峰的方向,沉默不语。
无数道闪电从夜空里漏下,被暴雨洗成梦幻般的模样。
看着这样的美景,他们在想什么呢?
……
……
如果白猫真的出手,自己哪怕与普通修道者不同,也有可能会死。
井九默默想着。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只白猫太过可怕。
“我知道你并没有参与那件事情,因为你没有那个胆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那只白猫越是警惕,表现出来的态度却越是随意,显得特别有自信。
“但如果这一次你依然选择不站在我这边,那么你很清楚我会怎么做。”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准备离开。
从表面上来看,他的言语依然足够强硬,离开的动作似乎也很随意,没有把那只白猫放在眼里。
但就在下一刻,他知道自己错了,他忘了那只白猫的观察是怎样的细致入微,这个转折似乎来的太突然了些。
果然,那只白猫忽然抬起右爪,隔着数十丈的距离,向他挥动了一下。
它依然很警惕,很小心,爪子都没有伸直,似乎准备随时收回。
于是它的这个动作看着很可爱,就像是想要给井九挠痒痒。
事实上,这个动作非常可怕。
……
……
夜空里绵延数十里方圆,由数百道闪电织成的那道大网,忽然之间被拉扯的变形了。
仿佛有只无形的巨手,在那片夜空里挠过。
很多闪电从中断裂,在极短的时间里相互融合,变成一道极粗的光柱,向着碧湖落下。
猫爪撕出的寒光,轻而易举地撕破密集的雨水,来到他身前。
就在同时,那道极粗的闪电,与那道寒光一道降临。
一声闷响,闪电与寒光准确地击中井九的胸腹,不分先后。
没有痛呼,也没有惨叫,井九就像一块无识无觉的石头,直接被震飞到了数百丈外。
他落在了湖里,溅起的水花并不大,声音更不可能超过暴雨。
湖水渐渐平静。
这里的平静指的是暴雨里应有的模样,那些均匀涂抹的波浪画面。
白猫离开了宫殿,缓缓走到湖边。
被暴雨打湿的长毛耷拉着,但是它的模样并不狼狈,反而显得很雄壮。
它像是视察领地的兽王,静静地看着湖水,专注而且警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湖里依然没有动静。
它眼眸里的警惕意味渐渐淡去,生出得意与残忍的情绪。
忽然,它眼瞳急缩成豆,身体也微微右偏,随时准备转身逃走。
暴雨下的碧湖仿佛一如先前。
渐渐的,水面生出一道波浪,井九走了出来。
……
……
暴雨里,一人一猫对峙着。
井九知道,白猫挥那一爪并不是真的想杀自己,只是试探。
当然自己直接死了,白猫也会很开心。
又或者,它确定自己很弱小,随时可以杀死,那么……它可能真的会杀死他。
猫,就是这样的一种动物。
需要主人喂食的时候,它可以表现的很温柔,很卑微。
当主人无力提供食物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地跳窗离开,绝对不会有半点留恋。
更可怕的是,如果你死了,它没有饭吃,那么你便会成为它的食物。
最可怕的是,在那时候,它往往会从你的头脸开始撕咬,白毛染血,画面感人。
井九向着那只白猫走了过去。
他的呼吸很平稳,脚步也很平稳,除了胸前衣衫尽碎,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那道恐怖的闪电与那道猫爪带出的寒光,似乎没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看着这幕画面,白猫紧缩的眼瞳里流露出强烈的不解,然后便是不安。
为什么这样你还不死?为什么你会没有一点事?
井九走到白猫身前蹲下,抬起右手。
白猫盯着他的手,想要转身逃走,不知为何却没有动。
它的毛已经全部竖起,显得格外警惕,因为它感觉到了危险。
这种危险并非源自井九的强大,而是源自它的本能,或者说是无数年来烙印在它灵魂里的印记。
“刘阿大。”
井九看着白猫说道:“喂了你这么多年,结果还是养不熟吗?”
没想到,这只白猫居然会有这样古怪的一个名字。
井九的手落了下来。
白猫转头假装没有看到他的动作,身体却在微微颤抖,明显是在强忍着逃跑的冲动。
井九心想你果然还是像当年一样欺软怕硬,胆小敏感,不清楚对方底细之前,绝对不敢擅动。
想着这些事情,他的手已经落在了白猫的脑袋上,轻轻地揉着。
井九摸猫的动作非常熟练。
他的手从白猫的头顶滑过颈直至后背,直至在尾巴前如清风一般掠过。
接着,他又把这样的动作重复一次。
周而复始,仿佛永远不会停止。
如果让迟宴或者是梅里等人看到这幕画面,肯定不会再怀疑他出身果成寺。
他摸柳十岁与赵腊月的脑袋,也是这样摸的。
这只是他的习惯,与灌顶什么的没有任何关系。
随着他的抚摸,白猫渐渐不再颤抖,情绪变得稳定了很多。
井九看着白猫问道:“你是不是担心他还活着,如果你站在我这边,将来他会来找你的麻烦?”
白猫趴在被雨打湿的草地里,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听着这句问话,依然望着别处,耳朵却动了动。
井九明白了它的意思。
——你这是明知故问。
“那么,在我们之间,你决定继续保持中立?”
井九继续问道。
白猫转头幽幽地看了他一眼。
——像你们这样变态可怕的一对师兄弟,我敢得罪谁?
“我知道了,原来果然是这样啊。”
井九的声音就像他身上破烂的白衣一样,被雨水打湿淋透,变得有些淡。
他站起身来望向西面崖下的那片殿宇,说道:“雷破云那孩子只怕什么都不知道,结果却因为他死了,真是可惜。”
白猫心想那种白痴死便死了,有什么好可惜的。
“以后再来看你。”
井九看着白猫说道。
白猫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意思是,你能活着再说。
井九向碧湖里走去,很快便消失在水里,再也无法看见。
白猫转身而回,来到一棵大树前。
树上的野猫们早已远远避开。
白猫轻身一跃,如幽灵般,跃至十余丈高的树顶。
它懒懒地趴在前爪上,根本不在意暴雨下个不停。
看着湖面,确认井九真的已经离开,它眼眸里的凶残之意一现即隐。
雷雨渐渐停了,殿里的魂木自动下沉,进入灵脉里自行滋养,小岛回复平静。
夜云尽散,满天星辰再次出现。
星光洒落在碧湖上,碧湖仿佛变成了一面镜子。
白猫静静趴在树上,看着碧湖,眼里的情绪变得温暖了些,还有些怀念。
树皮果然还是不如他的手掌蹭着舒服,那是暖的,而且是软的。
它忽然觉得有些疲惫。
井九现在的境界确实很低,但带来的精神上的压迫感太强。
它打了个呵欠,嘴巴张的很大。
夜空微暗,银湖微闪,星光似乎在这一瞬间少了很多。
就像是被谁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