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白色口哨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周一开学, 教师会议接踵而至,学校一次又一次强调安全问题,再者就是关于高三学生的成绩问题, 学校的名气一年比一年响, 升学率是绝不允许往下降的,校长十分负责任, 接管这个学校后学生填的志愿他都一个个亲自看过去然后给出建议,今年更是用心, 把学生高二四次考试的成绩逐个看过去, 把学生分为三个层次, 一是比较稳定的,二是中等却时高时低的,三是需要努力的, 让老师重点照顾下成绩较落后的,学校的目标是本科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六,去年是百分之九十五点七。

周一至周四下午是高三的美术课,周日全日补习, 刚开学学生忙老师也忙,星期一和星期三李蔓没让学生来补美术,周五放学早, 也各自都稳定下来,她给了杨盼电话和地址让他组织好其他学生周五晚上七点半来补习。

星期五临近放学之时李蔓去了趟学校。前几天课后空余时间她和吴巧又聊过几次,这孩子太胆小,只知道自顾自的埋头苦干, 给她提出解决方法她也不愿去尝试,可想而知她有多害怕。

李蔓敲了敲门,办公室里只剩两三个老师,一个在改作业一个在用电脑,另一个正在收拾东西要走。

李蔓是助教,又是新来的,和这位班主任只见过几次面,平日里美术楼和教学楼又是分开的,几乎很难碰面。

“黄老师,我有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黄卫兵是吴巧他们班的班主任,教政治的。

李蔓的意思是希望私下和他谈,谁知黄卫兵随意讲道:“你说吧,我听着。”他在收拾东西。

李蔓走近他,轻声道:“想问一下吴巧的情况,能去外面谈吗?”

“吴巧啊,她有什么问题?没事,你就在这说,施老师和王老师都是班级里的老师,施老师教语文的,王老师教数学的。”

李蔓静默一会,说:“前几天校长开会,我看了下她高二考试的成绩,并不是很理想,我私下也和她交流过,她确实对课业有所——”

“那姑娘,小李,我和你说,高一开始我也陆陆续续找她谈过几次,看着挺认真的孩子成绩就是上不去我也急啊,也不是没和她父母沟通过,死活就是不行,哎哟,没办法。读书啊,还是得认真专心,她肯定有什么分心的地方,问她也不说,太文静话太少,难交流。我们班总考第一的那个女生,勤奋又好学,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你也知道,现在学生难管,在市里读书诱惑也多,玩的心思重了就读不好书,老师也不是跟班一天到晚追着跑,高中读书全靠自觉。”

“不是,她很努力的去学,但是可能少了老师的引导,她性格比较内向,这样的学生是需要老师主动去指点,女生心思比较敏感,处理的时候态度口吻温柔一点会比较好,一味的死板谈话只会让这样的学生却步,我也不是教文化课的,没有办法过多的帮助她,只是现在发现这个问题想和您说一说,希望她能得到重视。”

黄卫兵皱眉叹了口气,思索后点头,“行,回头我再给她做做思想教育。小李,你刚来,我知道新上任的老师都特别有激\_情,但你没什么经验,等做老师做久了你就会明白,有些学生你怎么也说不听管不了,如果个个都能改邪归正,那学校也不用愁什么升学率了。”

李蔓说:“吴巧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她不是那种打架逃课说不听的学生,她需要多一点的心理辅导。她的家庭家境您也了解吧,肩膀上抗的责任太重有时候不见得是好事。除此之外,她不太会社交,和同学关系也处理的不是很好,这可能导致她在高一高二的时候无法专心学习,这个年纪的学生青春期,心理敏感脆弱,需要有人点灯带路。”

如果学习不在乎学生的心理问题又何必开设心理课程,就连高三这么忙碌的年级也不撤销这门课。

边上批改作业的语文老师笑笑,说:“黄老师,小李说的有道理,吴巧那学生确实太内向了,需要好好耐心的聊一聊,你啊,聊天的时候别板着脸,活像谁欠了你五百万,对女生温柔点,打开心扉好好的聊。我看她平日里上课认真的很,当然,语文成绩还是不错的,可能理科偏弱一点。”

语文老师是个四十多的女老师,瘦瘦的,戴着眼镜,十分端正。

李蔓说:“我看她挺不容易的,也很想学好,高三努力一把还来得及,所以来找黄老师您反映一下情况,多关注一下她,帮一帮她,他们一辈子还长,也许我们多点耐心就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呢。”

语文老师抬头看李蔓一眼,宽慰的一笑。

黄卫兵边琢磨边收拾东西,“你说的确实有道理,是得重视一下这类学生,哎,高三了,有些人还在玩,玩着玩着前途都玩没了,家境富裕的倒没关系,可大多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李蔓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好打下课铃,不出十秒学校像炸开了锅,都背着书包要冲出这个牢笼,有些最后一节是体育课,早就背好书包等在操场上等着校门开。

办公室里冷气太凉,她走出来的时候被太阳一晒手心出了点冷汗。

......

李蔓第一次给学生私下补课,生怕有什么环节出错,反反复复对了很多遍,她将客厅的茶几搬到边上,空出一块地方,阳台上的衣物,卫生间里的私人用品,她都收了起来。

临近七点半的时候李蔓突然发现家里没饮料了,这几天他都在看足球赛,早就被他喝完了。

裴邺坤看她转来转去觉得莫名可爱,很少能看见她慌乱的时候,就连上次学生出事故她都能极力平静下来。

“好了,别看了,不该有的东西都给你收好了,干净的连只蚊子都没有。”

李蔓说:“你去超市买点饮料,可乐牛奶果汁都买一点,奥,再买点小面包和水果,我怕他们晚上肚子饿。”

裴邺坤无奈,边换鞋边说:“你小时候补课有老师给你买吃的喝的吗,人补课都是为了赚钱你倒好还倒贴钱,倒贴就倒贴了,还占用我宝贵的时间,你说说,我明天就拆石膏,再待个两三天就走了,还得分些给这些兔崽子,真他妈憋屈。”

李蔓满脑子都是学生,她怕他们找不到路,也怕路上出什么意外,她把钱包递给裴邺坤,完全没听进去他的话。

裴邺坤捏住钱包连带着人一起拉了过来。

“听没听我讲话?”

“什么?”

裴邺坤极为不满的打了下她的-屁-股,“还什么,找打是不是。”

低头刚想亲一口门被敲响。

李蔓推开他,“快去快回。”说着她开门。

杨盼和徐鹏站在门口一脸懵逼的看着裴邺坤,两人异口同声道:“师公!”

“哟,还认得我呢,两臭小子,长点记性,别到处乱蹦跶。”裴邺坤掏出烟叼在嘴里,拍了记徐鹏的后脑勺,下楼去买饮料。

李蔓问道:“怎么就你们两个,那四个女孩子呢?”

“她们说她们一起来,说找得到路。”

“先进来,准备一下。”

裴邺坤下楼的时候蒋大爷刚吃饱饭出来散步,见面第一句就是,“小裴,明儿个来两局。”

裴邺坤点上烟,“不了,明天我媳妇休息,陪陪她。”

“哟,对了,你这手快好了吧,啥时候走啊,你走了我就少了个伴,这边几个老头都不如你下的好。”

“明天去拆,再待个几天就走,休息两月了,是该回去干活了,不然怎么养老婆。”

蒋大爷晃晃手做拉伸运动,说:“两个人在一起开销大着呢,以后还要养孩子,趁着现在年轻做的动,多挣点钱,小李也是,两个人拼搏一下,好日子长着呢。”

裴邺坤深吸一口,抿唇笑笑,“一步步来吧,只要她不嫌我,该有的我都给她整出来。”

“哎哟哟,你媳妇还嫌你?两个人眉来眼去,你们感情不要太要好。”

“她跟着我,委屈了。不对她好怎么对的起她。”

蒋大爷说:“我跟我老伴风风雨雨几十年,什么苦都吃过,歪心思也不是没动过,有时候总会有点混想法,可回来一看她吧,好好一姑娘跟着我硬是折腾老了,再有什么心思也不敢想了,当初啊,她是家里的老小,父母不同意可就是要跟我,我一个穷小子,家里兄弟姐妹还多,她嫁过来还帮我一起还债,当时两千多啊,什么概念。这男人和女-人啊,不能比,你外出工作累,其实她们更累。我记得那时候和她吵架,差点离婚,就因为带孩子的事情,她说她累,我说我在外面搬砖更累,她火气一上来把孩子扔给我就走了,我一个人带了两天,哎哟,是真的吃不消,求着把她哄了回来。是爷们,就得在外面扛得起苦,在里面对得起人。你能这样想,小李绝对不会嫌你的。”

裴邺坤抖抖烟灰,笑着点头,唠嗑一会和蒋大爷分别。

他也不知道学生爱喝什么,零零散散买了一袋子,还挺沉,走到一半才想起李蔓说水果,又折回去。

水果摊就在超市右边,周五晚上热闹,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也很多,有些住校不回去,闲着无聊出来逛街购物。

水果摊那边一个小小的身影让他觉得十分熟悉,还没想起来是谁就有人给解答了。

边上的女生嘲讽似的叫道:“吴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