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白色口哨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半个多月里李蔓难得的一次全天休息, 两人临睡前想了许多地方,可思来想去总有不满意的点,户外的天太热, 室内的鲜少有有趣的活动, 最后裴邺坤说要去看电影,最近上映了一部国外冒险片子, 口碑不错,他说他踏上工作岗位后几乎就没踏进电影过, 包括和周蔚初交往的时候。

李蔓想想也就同意了, 她除了小时候学校组织去看电影外自己从未单独去过, 大学里的电影院哪怕电影票只要两块钱她也没去过,她不太热衷于看电影,网络发达用手机就可以看, 她也一直不懂其中情趣。

打发时间还能吹空调,她是这样想的。

桐城中心街上的这家电影院开了二十几年,边上有一家肯德基,差不多的年数, 由于两家挨得近又十分具有特色已经成了这里地标性的建筑。

下午三点十一分的电影,两人买完票距离开场还有四十几分钟,日头毒辣谁也没有逛街的心思, 隔壁肯德基是最好的去处。

周末人流量大,几乎没有空位,但还好不是饭点,不然恐怕门都挤不进去。

裴邺坤让她去二楼找位子, 他点餐。

多数都是学生党,偶然还能看见一两个他们学校的学生,李蔓环视一圈在最角落的窗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吴巧穿着粉色的T恤戴着耳机在写东西,似乎在做试卷,偶尔推一推挂在鼻梁上的眼睛,十分专注,但看上去并不开心。

李蔓在她对面坐下,吴巧手一顿抬头看到李蔓的时候愣住了。

李蔓说:“这里位置都满了,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她摇摇头,垂下眼继续做题。

二楼的视角很好,可以将这里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尽收眼底,底下人川流不息,走走停停,丝毫不畏惧阳光的侵害,李蔓拉下点帘子,几道阴影遮住吴巧的试卷。

李蔓说:“光线很强,对眼睛不好。”

李蔓瞥了一眼她做的试卷,是数学卷子,她才做到填空题第八道,草稿纸已经写满了好几张,她一个人摸索不知道答案到底对不对,或者说她跟根本不会做,摊在边上的数学笔记本已经被翻烂,边角磨损的厉害。

吴巧划来划去就是算不出,她知道李蔓在看她,越来越焦躁。

裴邺坤只看到李蔓,把端盘一放才发现这里还有个小孩,吴巧看见裴邺坤立刻皱起眉,开始收拾东西要走。

李蔓把圣代递到她面前,说:“老师有话想和你说,能不能给一点时间?这是老师的男朋友,希望你不要介意。”

到底是十七八岁的小大人了,沟通起来还是比较轻松,吴巧没有像上一次逃走,她也没有接冰淇淋,只是呆呆的坐着,等李蔓问话。

李蔓让裴邺坤去楼下再买一份,裴邺坤走了几步又折回来,说:“你要吃什么?师公请你。”他抬抬下巴,摸不着边际的自豪。

吴巧轻轻摇头,说:“谢谢,不用了。”

“小屁孩,还矜持。”裴邺坤转着皮夹子下楼。

李蔓想问的挺多,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说起,吴巧就这么怯怯的看着她,李蔓有些紧张,她以前没面对过这样的情况,毕竟是学生她很怕说错话伤害到她。

吴巧说:“其实快毕业了,都没关系了。”她声音很细,就像蚊子的叫声。

李蔓说:“高中是过去了,那大学呢,将来工作的单位呢,要以现在的状态保持一辈子吗?”

她很迷茫,却觉得李蔓说的很对。

李蔓:“老师想问你一些问题,可能用词会不恰当,也可能会让你不舒服,但希望你能够倾诉出来。我对你们班级其实并不是很了解,毕竟六月份才开始接触你们,整个班级三四十人你是让我最先注意到的,最开始以为你只是单纯的压力大,后来陆续听到一些事情,你能告诉我,是她们排挤你,还是你自己不去争取吗?”

吴巧说:“我不知道......军训第一天大家似乎都找到了朋友,就我没有......后来就是现在这样了......我真的不知道......”她声音有点颤-抖,眼眶红了一圈,李蔓的问题一针见血。

如她所说,她真的不知道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李蔓把塑料调羹插进圣代,说:“吃点东西,甜的食物会让人心情愉悦。”

她慢腾腾的吃了一口。

李蔓说:“你性格挺内向,过于内向不是好事,人活着怎么能没有朋友,独立和内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老师希望你到了大学能开朗一些,多交一些朋友。”

吴巧眼泪瞬间哗啦啦的掉下来,哽咽道:“我考不上,考不上,我文化成绩不好,美术也不好......我考不上。”

她很努力,可就是不行。

“怎么会考不上,即使不是本科,专科也是可以的,有很多职业都是很好的选择,比如护士,考大学是为了以后的工作,工作是为了生活,要选择适合自己的。 ”

她慌忙摇头否定,“我一定要考本科......”

木色的桌面上都是她的泪水,边上有人路过,投来异样的目光,李蔓递给她纸巾。

“是你父母的意思吗?”

吴巧拉拢着脑袋,眼泪收不住,像是有无限委屈,她卷缩起自己,恨不得将自己变成别人看不见的一个影子。

李蔓大致从陈玉那边了解过,吴巧是农村家庭,父母四十多岁才有她,是靠种田维生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也无可厚非,可能在教育这方面她的父母做的并不好,只顾着自己的期望没顾及到孩子的压力。

这样家庭的孩子其实很懂事,他们知道父母辛苦所以会努力的争取,可有时候努力也不一定能得到回报,好比美术,真的看天分,有一些人在起跑线就赢了。

吴巧说:“是我太笨了......怎么都学不好,他们因为我考上高中特别自豪,可是我现在......”

她的负面情绪一齐爆发,掩面哭泣,话都说不完全。这些是她心里的痛,长久压抑着,如今一碰就直戳心窝,根本无法控制。

等她哭够了,李蔓说:“还有时间,不冲一冲谁能知道结果呢,你愿意花点时间在我这里吗,美术和文化我都能帮你,等跨过高中这个坎,到了大学要过的开心点。”

吴巧很犹豫,“我很差......我是班里倒数的......老师都看不起......”最后一个‘我’字几乎不可闻。

李蔓手指微微一僵,她终于抓住了问题的所在。

最应该给予鼓励的人都对她冷嘲热讽视而不见,哪个学生会有信心再走下去。文化课那边的情况李蔓不是很清楚,但吴巧说的也是常态,老师都偏爱成绩好的学生,差生多数不想管也懒得管,虽然有些是真的管不了。

一个孩子从白纸一张到色彩缤纷,家长和教师是最重要的挥笔者,他们的思想行为都影着他们的成长,一方面有偏差这张纸就容易染上不适的颜色。

父母给的压力,同学的排挤疏远,老师的放弃,你让她怎么无畏的走下去,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已经很好了,她还在默默努力,即使摔的一身泥。

李蔓许久都说不出话。

吴巧怯生生的问道:“李老师也看不起——”

“没有。”李蔓轻轻说道:“课上好好听,不会的记得去问老师,理直气壮一点,你父母那么辛苦,交了昂贵的学费,艺术生的学费可比普通的贵很多,你来是学东西的,老师就是要教给你东西的人,他有义务为你摆平不解,现在高三刚开学,还来得及。”

吴巧依旧懦弱,“我做不到......”

要她一个人面对老师吗,光想想办公室的低气压和老师的指责她就打了个寒颤。

裴邺坤在后面站了好一会,见时机差不多把儿童套餐往吴巧面前一堆,拎起送的玩具说:“喏,师公的礼物。”

李蔓不想让吴巧在别人难堪,收住这个话题。

裴邺坤打趣道:“你李老师小时候笨死了,数学一直考不及格的,你看就她这个脑子现在还能当老师,你一定能行的,看看别人,都在亲-亲我我谈恋爱,就你还在做题目,你已经悄悄领先他们了。”

裴邺坤站得远其实什么都没听到,就是大约猜着可能是因为高三的原因,总不可能是失恋了找老师寻求安慰吧,看着就不像早恋的孩子。

吴巧怕生,但知道这个男人是李老师的男朋友所以放下戒备心,点头道谢。

这样尴尬的坐着让吴巧不适应,她抹干眼泪要走,李蔓叫住她,说:“如果信任我,我们以后可以多说说话。”

吴巧抿唇微微点头。

裴邺坤往嘴里扔了个鸡块,说:“你还挺能耐,把孩子都惹哭了。”

“哭出来才好。”

“怎么,那孩子考试失利?”

“不是。”李蔓轻叹一记,端起可乐喝几口说:“她身上问题挺多,不是几句话就能开导好的,得慢慢来,高中三年应该过得挺辛苦。”

裴邺坤拿薯条沾好番茄酱递到她嘴边,说:“没事,咱们李老师铁定能解开她心结,回头她也能考个牛逼的学校,到时候你就等着人家来感谢你吧。”

“你别说话了。”李蔓不喜欢番茄酱,没吃。

他往自己嘴里一塞-,“我说的是实话,就拿李老师自身的事迹来说,很励志。我记得那会你考了个不及格回来被你妈打,你还特别凶的把卷子撕了。”

李蔓:“.....”

裴邺坤想到她小时候的样子不自觉的笑出声,“我就看见你哭得眼睛都肿了,两小辫子翘在那里顶嘴的时候一抖一抖的,凶的像只小老虎。”

李蔓:“我记得当时不知道是谁,翻瓦片翻出条蛇,吓得魂都没有了。”

裴邺坤勾着嘴角斜眼看她,他小声道:“也不知道是谁不吃饭我一口一口把米浆喂进她嘴里的。”说着他捏捏李蔓手臂,“瘦得跟竹竿似的,再不多吃点我再喂你些米浆补补。”

李蔓对上他幽深的眸子,瞬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低头喝可乐,不想理他。

那人来劲,拱她手臂,嘚瑟的问道:“吃不吃?有营养着呢!”

电影开场前十分钟进场,李蔓和他从肯德基出来刚进入电影院大厅迎面撞上徐荞,她手里可乐差点洒了。

徐荞脸上就写着两个字——火大!

她还在打电话,避开李蔓,对电话那头气鼓鼓的问道:“昨晚都说好了,你现在才和我说不来了,有你这么做人的吗,韩傅明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可劲欺负我!”

韩傅明有点无奈,耐心解释道:“本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可临时发现些线索,要去现场勘查,徐荞,这是我上任以来第一件案子,躺在棺材里的人尸骨未寒,我不能丢了我的责任。”

徐荞闷闷的哦了声。

韩傅明说:“下次,等案子了解,我请你吃饭。”

徐荞深吸一口气,“韩傅明,我觉得我要死了。”

“嗯?”他心里一紧。

这些日子被徐荞缠得他自己都没了方向,也像被她牵着鼻子走。

徐荞说:“我要死了,我就喜欢你这种正义感,怎么办,我真的要死了,被你迷死了。”

韩傅明呼吸一滞,还好是隔着电话,要是当面说这些他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

挂断电话,徐荞才和李蔓打招呼,李蔓大约听懂了,韩傅明有事没能来赴约。

李蔓说:“你的告白挺震撼的。”

徐荞把电影票塞-包里,说:“你以为我是你啊,磨磨唧唧。他是警察,又刚上任,前几天东郊那边出车祸,司机逃逸,他们查了半个多月都没头绪,又是人命关天的案子现在有线索当然是要以事业为重啦,这样的男人不迷人还有什么样的迷人。”

说到磨磨唧唧,裴邺坤对徐荞心怀感激,说:“大媒人,回头一起吃饭怎么样?”

徐荞摆摆手,“得了吧,看你们俩秀恩爱?我才不讨虐,先走了。”

裴邺坤说:“你这朋友挺个性。你什么时候也和我说说那种我被你迷死了的话。”

李蔓把票给检票员,说:“你有什么迷人的点吗?”

“我胸口两点不迷人吗?”他拥着她走进放映厅,人不多,他低沉道:“不是把你迷得使劲儿含吗?”

他笑得狂妄,李蔓觉得好气又好笑,这人就没个正经样,好在只在她面前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