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白色口哨 > 第十章

第十章

台风的痕迹消失的无影无踪,清晨还算凉快,但一超过八点,太阳能毒死人。

凌晨四点多,天还黑着。

裴邺坤站在路口等李蔓,他倚在树上,叼着支烟。

灰蒙蒙的光线里李蔓骑着电瓶车过来。

“上来吧。”

裴邺坤跨上后座,小小的电瓶车挤两个人正好。

“回来能有电吗?”

“那边应该有充电的。”

从家到江滩估计得一个小时。

裴邺坤低头抖烟灰这才注意到李蔓穿了件露脐的衣服,黑色无袖的上衣,后背镂空系带,下半身穿的裙裤似乎和衣服是一套的,腰部中间露出的一圈皮肤那么白。

他靠在后备箱上,修长的双-腿跨在两侧,视线落在李蔓圆润的-屁-股上。

他说:“你这衣服挺好看的。”

李蔓没回应。

裴邺坤双-腿收拢夹紧,夹了下她的-臀-股,“和你说话呢。”

李蔓:“我知道好看。”

“小样儿。”

一支烟尽,裴邺坤困意上头,打了个哈气靠在李蔓肩上,左手环住她腰搁在她大腿上。

他说:“我眯会。”

宽阔的身-躯似乎将她包裹住。

她肩头沉甸甸的,搭在她腿上的手又那么烫,李蔓挺起腰身努力支撑起这份重量。

这里的日出一向有名,又正值暑假,游人难免会多,堤坝上坐满了人。

两个人寻觅好一会才找到个好位置。

江水粼粼,遥远的东边灰蓝一片,交叠的云层里透出几丝微弱的光芒。

裴邺坤单膝屈着,左手搭在膝盖上。

李蔓看他一眼。

穿着黑色的背心和棕色中裤,还有一双塑料拖鞋。

哪哪都透着随意。

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江风吹动边上的芦苇荡,并不安宁。

裴邺坤说:“挺久没这么放松了。”

李蔓知道,他的工作很辛苦,在铁路工作的工务段是最辛苦的,没假没休,三班颠倒,日夜不分。

为了他,她从前特意去了解过。

她说:“不打算换个工作吗?”

“换了老子去找什么工作。”

李蔓把发勾在耳后,低下头,神情淡淡。

这也是她觉得可惜的一个地方,他自小就很聪明,李蔓知道他考试都是故意不及格的,他给她讲题目的时候逻辑思路都非常清晰,而他皮囊好人又血性,不知道多受女生爱慕,搁小说里就是全能的男主角,可很可惜,他中考直接选择去了技校,一方面是裴江的原因,一方面则是他自己的原因。

她想,如果换做是她,她会忍受,然后选择一个好的高中好好念完,可他毕竟不是她,因为那份血性和骄傲他宁愿选择一条坎坷的道路。

裴邺坤瞥她一眼,说:“我不后悔。”

“我替你感到后悔。”

他笑,“发小就是好,什么都为你着想,回头我穷得吃不起饭了你养我。”

李蔓凝视着前方,“好啊。”

裴邺坤凑近她,说:“你知道我问我那些个女朋友这个问题,她们都是怎么回答的吗?”

李蔓转过头和他对视,“怎么回答?”

他勾了勾唇,“她们都说好啊。”

“后来呢?”

“后来都跑了。”

裴邺坤盯着她看,目光下移落在她唇上,他说:“我这人一穷二白,家里什么底细你比我还清楚,你说她们要是不跑那脑子肯定有问题。”

江风拂面,吹起李蔓的头发,她说:“那上次那个呢?也因为这个跑的?”

“哪个?”

李蔓:“你女朋友真多。”

“人自己贴过来,我有什么办法。”

李蔓身-子往后仰,她说:“几年前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不是说要结婚吗?”

裴邺坤轻描淡写道:“她回去和她妈说了说,她妈不肯,不肯就算了呗。”

“戳到你痛处了?”

能带回来的女-人,在他心里分量应该很重。

“你知道什么。”裴邺坤半眯着眼,说的很轻。

阳光穿透云层渐露,天色亮了起来,江面的尽头旭日东升,水面波光粼粼。

李蔓仰头望着,又扭头看向裴邺坤,晨光洒在他身上,她能看清他脸上细小的绒毛。

裴邺坤说:“看着还真挺有希望的。”

李蔓:“是因为爷爷还是叔叔?”

来看日出的原因。

裴邺坤垂眸一笑,“老爷子人都走了谈什么希望,我爸——他给过我希望吗?”

“还有其他烦心事?”

“你说呢?”

他把‘你’字咬的很重。

希望——

李蔓凝视着这份阳光,也许有那么一点希望吧。

短短几分钟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不一会便开始泛热,都准备散场。

“邺坤!小蔓!”

两人步子还没跨出去就听到有人喊他们的名字。

徐洁隔着人流像他们招手,快速穿过去,一脸惊喜的看着他们,“真的是你们啊,咱好久没见了,你们也来看日出啊?”

徐洁是隔壁婶的外甥女,小时候经常一起玩,人美成绩好,李蔓从小就不喜欢她,时隔多年,现在一看,她还是觉得不喜欢。

裴邺坤说:“走路上认不出了,越来越漂亮了。”

徐洁笑了笑,指着身后的人说:“那几个是我同事,一起来玩的,我们打算去公园那边烧烤,你们要一起吗?”

“行,正好不知道干嘛。”

徐洁折回去和她的同事说情况,李蔓见人走了对裴邺坤说:“天热,我先回去了。”

裴邺坤一把拉住她,“你走了我怎么回去。”

“让徐洁送你,她应该有车。”

“老子就爱坐电瓶车兜风。”

“和她朋友也不熟,我不想去。”

裴邺坤握着她手腕直接将人带走,他说:“你就闷着吧,一块玩玩反正闲着也没事做。”

他知道她,从小性格比较冷,交不到什么好朋友,总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

林林总总大概七八个人,徐洁的同事两男两女。

公园有烧烤专区,靠湖,夏季荷花开的鼎盛,虽然有些炎热,但迎着风还是凉爽的。

徐洁的同事般烧烤架,裴邺坤手受伤不能帮忙,徐洁搬来啤酒给他们。

徐洁说:“让他们两烤去,我们打牌。”

徐洁外加两个女同事三个人,怎么着都多了个人,李蔓说:“你们玩。”

裴邺坤拉过她,说:“我手不方便,让小蔓帮我拿牌。”

徐洁:“行,玩点有趣的,正经打牌就没意思了,抽乌鸡行吗,谁最后是乌鸡就真心话大冒险。”

裴邺坤点上支烟,“都行。”

长方形的石桌上一边坐一个人,裴邺坤和李蔓坐一起,徐洁洗牌。

徐洁问道:“你手怎么弄的?”

“工作时弄的。”

徐洁:“我听外婆说你在铁路那里工作?”

“嗯。”

李蔓反手撑着下巴看着远处的荷花,粉碧一片。

“小蔓你呢,做什么?”

李蔓:“打算从事教师。”

徐洁发牌,李蔓接过牌一一握在手中,裴邺坤凑过脑袋看牌。

大家各自把手中相同的牌抽出,徐洁说:“现在学生难管,而且上头的压力也很大,不是有很多学校要看升学率吗,你是去小学还是中学?”

“高中的。”

“高中的老师可不好当。”

“还好。”

裴邺坤握住她的手稳住,仔细看牌。

一来二去,只剩李蔓和徐洁手中有牌,李蔓手里两张,徐洁手里一张。

徐洁笑了笑,“怪紧张的。”她从李蔓手指抽过牌,大松一口气。

裴邺坤把李蔓手里的牌一扔,说:“得,输了,要怎么玩?”

徐洁说:“那就真心话吧,你......有女朋友吗?”

李蔓看向徐洁,徐洁是那种职场美人,五官很正,眼睛是月牙形的,标准的美人胚子,她看裴邺坤的眼神那么直白。

李蔓想到小时候,玩什么游戏徐洁都喜欢和裴邺坤一组,两个人年纪相仿,成绩也都好,总像是有说不完的话题,所以每次一到寒暑假李蔓都觉得心烦。

也是从那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有嫉妒心这么强的一面。

裴邺坤回答的简单明了,就两字:“有了。”

李蔓一顿。

徐洁有些失望,但依旧笑得好看,说:“再来一把,他们烤肉得要一会。”

李蔓起身,“我去趟卫生间。”

徐洁:“我也去,一起呗。”

裴邺坤嘀咕道:“女-人这都什么毛病。”

徐洁的同事一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诶,我问你,你和徐洁是青梅竹马吗,我听她说过她小时候有个特别喜欢的人。”

裴邺坤抖烟灰,“青梅竹马可不是这么用的。”

洗手间,李蔓站在洗手台前洗手,徐洁边补妆边说:“他女朋友你见过吗?”

李蔓:“见过挺多。”

从他初中开始,见过很多,最漂亮的属前几年带回来那个,最温顺的属初中帮他抄作业那个,最狂野的属他初三时谈的学姐。

徐洁:“那现在这个呢?”

“没见过。”

徐洁叹息一声,“小时候就挺喜欢他的,这么多年没见,看见他倒还是挺心动的,你说这人没个正经样,也没个好工作,可就是挺心动的。”

李蔓关上水龙头。

就像徐洁说的,他是个很容易让人心动的人。

徐洁抹完口红,说:“他有女朋友就算了,也断了我这份心思,毕竟他不合适。你呢,有男朋友了吗,没有的话你看我同事怎么样,穿黑色T恤那个清华的,IT行业的,要不要我给你们介绍啊?”

“不用了,谢谢。”

李蔓没有等她,径自走了出去。

徐洁冷哼一声,“什么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