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白色口哨 > 第二章

第二章

几个人从澡堂回来身板还没在贴-上-床板,宿舍铁门就被敲响,比风狂比雨急,砰砰砰的就差撞门了。

“坤哥!阿金!出事了出事了!”

周金下床去开门。

孙兵站在门口气喘吁吁,浑身--湿--透,下巴还在滴水,他指着外头说:“出大事了!赵师傅他们扩建的那个京桐普速线的祥源一号隧道岩石坍塌!赵师傅他们都还在里头呢!还有两学生!我在隔壁的轨道上正量轨距呢,突然轰隆隆一声,跑去一看隧道里都是大石头人影都没个,有个新来的在外面撒尿没被砸,坤哥,我打你电话打不通一路跑来了!”

裴邺坤下颚瞬间绷紧:“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会有学生?报警了吗?”他下床迅速穿衣穿鞋。

“就刚刚,大约十分钟前。我也不知道学生咋会进去。报警?我......还没报......”

裴邺坤:“出人命的事情不报警你他妈在干什么?!脑子是水泥做的?”

孙兵结巴道:“我...我就想着向上级报告.....就来找你了!你手机不通我怎么敢......”

裴邺坤是桐南工区工长,虽然这职位仅次于工人之上,可总归是个领导,不熟的客客气气喊他一声工长或者班长,搭过几句话认识的都跟着喊坤哥。

孙兵只是个普通工人,怕担责任。

裴邺坤按了按手机,没电,他插上插头,对周金说:“现在打119,请求最快的救援。”

手机开机,裴邺坤翻了翻电话薄打给线路车间主任,立即将事情回报上去。

裴邺坤随手拿过工作服套上,电话被接通。

整个职工宿舍人声鼎沸,楼道里都是杂乱的脚步声,很快楼底下有汽车出发的声音。

挂断电话裴邺坤拿上安全帽二话不说跑出宿舍冲进雨里,正巧赶上最后一辆车。

裴邺坤拉住卡车的铁链一蹬脚就上了,卡车完全敞篷,十几个人紧紧抓着边杆顶风顶雨,台风一吹人都要晃几晃,再加上道路崎岖,那颠簸可想而知,像逆风而行翻滚在风浪里的船只。

隧道洞口外站着那个因为撒尿躲过一劫的小伙子,哆哆嗦嗦还沉浸在后怕中连话都讲不清,地上泥泞一片,一帮人来回走几步这地就成了泥潭,雨滴打在泥水里,溅得半裤管都是黄泥。

隧道800米处是事故点,大量岩石垮塌堵断隧道,隧道口高13米宽20米,一眼望去只有尖锐挤满的岩石,整个隧道共1008米,入口宽高并不是水平延伸,越往里洞口越窄,塌方的点偏偏就卡在最狭窄的那块。

浩浩荡荡几十人站在夜里任雨淋任风吹。

浓重的夜色里唯一的光源就是车灯,实在太轻微。

裴邺坤站在隧道正前方凝视了会对陆北说:“通知电路部门,立马叫人在隧道口打吊灯,要够亮。”

裴邺坤拿过手电筒往里走,很快走到尽头,畸形棱角的岩石堵住了整个隧道。

“老赵!老赵!季凯!”裴邺坤喊着,沙哑沉重的声音在隧道里回荡。

“老赵!”

没有半点回应。

“操他妈!”裴邺坤狠狠咒骂一声。

蒋城跑过来,扶住安全帽指着外头说:“坤哥,黄主任来了,还有段长处长都来了,正找你人呢。”

裴邺坤凝了一眼塌方,跨大步子跑出隧道。

吊灯已经打好,还搭了顶棚,用来挡雨,几位领导人被风雨弄得也是一身狼狈。

消防队和救护车后脚也到。

几十米开外的小路上咚咚咚的有震动声,车灯照过来无比刺眼,七八辆车后面跟着两辆钻机。

“里头情况怎么样?”黄主任问道。

裴邺坤:“都堵着,没人应答。”

许处长和消防队长拿着隧道图纸正在制定计划。

中铁十二局的人二十分后赶到,陆陆续续这片地上站满了人头,黑压压一片,大夏天的因为台风气温直线下降,工人们穿的单薄又被大雨淋得没一处干的,深更半夜,甚是折磨。

经商讨,开始直径180毫米钻机试钻。

裴邺坤站在最边上默默等待着,周金递来一支烟,有些--湿--。

裴邺坤接过咬住,周金给他点火,周金说:“别担心,等生命通道打通取得联系,天一亮,兄弟们齐心协力一起挖,都会没事的。”

裴邺坤吸了口,安全帽边沿上在滴水,落在他肩膀上,手背上。

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比夜还深比石还沉。

周金知道他担心赵师傅,安慰道:“坤哥,赵师傅是个好人,好人都命大。”

裴邺坤默默抽着烟,两道剑眉拧成团。

他不信好人这一说。

大雨渐收,灰蒙蒙的只飘着一层细雨,只有这风愈演愈烈。

生命通道成功打通,通过这条通道与里面四个人已取得联系。

听到取得联系人员名单裴邺坤咬牙,握紧双拳,哑着嗓音问道:“老赵呢!”

孙兵哽咽,“联系不上。”

医疗队很快送来水食物,都通过生命通道运输过去,也送去了手机,和外界视频连线。

四个人情绪稳定,生命体征正常。

救援队正在通道外开挖一条可供被困人员通行的导洞。

裴邺坤捞过铲子二话不说开挖。

这是体力活,没一会人就热得冒汗,尽管温度低。

满头满脑的汗顺着额角脸颊滑落,他掌心的粗茧和铲子木柄不断摩擦,掌心干涸的连掌纹都清晰可见。

岩石不比泥土,挖掘的同时还要注意隧道结构,要打通一条18米左右的通道救人,不是件容易事。

狭窄的通道只能容一个人的宽度,要用木条固定通道,这些活都可以交给别人干,但裴邺坤不听劝自己顺着通道匍匐前进。

消防队员抗来木条,用于固定通道上方防止坍塌。

“裴工长,接好。”消防队员向里张望,小心翼翼的把木条递进去。

陆北:“坤哥这何必呢,交给消防员做就可以了。”

周金叹了口气,和陆北说:“现在也没联系到赵师傅,坤哥比谁都急。”

陆北:“那也不能——”

话音未落只听见轰咚一声,有什么东西坍塌。

那消防队员大喊一声:“坏了!”

周金脑子瞬间一空,随即喊道:“坤哥!操他妈的,坤哥!”

......

李蔓抽完第四根烟坐了会打算回去,刚起身就见轨道那头亮起了强烈的灯光,似乎人声嘈杂。

风雨越发肆意,李蔓往回走。

回到宿舍陈玉躺在床-上在看剧,李蔓脱下外套绑起头发去洗热水澡。

洗完澡这头发还没吹干,教导主任急匆匆冲进来。

“陈玉,你班学生出事了。”

陈玉一怔,一股脑从床-上起来,“出什么事了?”

李蔓关了电吹风看向主任。

“铁轨那边的人打来电话说有两男学生被困在隧道里,那里发生坍塌,叫徐鹏和杨盼,不就是白天你班那两个闹事的学生吗。”

一听隧道坍塌陈玉的心都提到喉咙口,她看看李蔓又看看周围,有点缓不过来。

主任又说:“那边在救援,说是和被困的人取得联系了,学生精神状态还算不错。”

李蔓比较冷静,对陈玉说:“陈老师,换衣服,我们快点过去。”

“好好好,哎哟,这两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陈玉被吓得一身冷汗。

李蔓换上衬衫和牛仔裤也顾不上还在滴水的头发,拿好包和陈玉很快出发。

她是实习老师,跟着陈玉学习,和陈玉带一个班。这两个学生李蔓印象还算深刻,白天刚和她闹了一通,男生,比较心高气傲,又处于青春时期,难免会闯祸。

路上,陈玉眼睛都红了。

陈玉的年纪和李蔓母亲差不多,但她没有这个年龄阶段人的古板和守旧,她活得随性潇洒。李蔓知道她,虽然平常挺喜欢怼学生的,但其实骨子里很软,她非常爱她的学生。

李蔓很尊敬她。

隧道口挤了许多人,风雨交加夜又黑,看上去一片混乱。

李蔓给陈玉撑伞跟在主任后面往人群里走。

教导主任和黄主任谈话,陈玉望着隧道口揪紧手。

“坤哥!坤哥!”

“工长!”

隧道左边的一条通道里有几个医护人员抬着单脚架出来,李蔓下意识的朝那边望去,被人围住什么也看不到。

黄主任见裴邺坤被抬出来,说:“学生会没事的,医药费我们会全部承担,来,孙兵,带几位老师和学生视频聊天,安抚一下学生情绪。”黄主任说完匆匆朝医护车那边走去。

在帐-篷左边有个小方桌,孙兵带她们坐下把手机给她们。

两个男生看到陈玉一下子抗不住了,鼻涕眼泪流的满脸都是。

李蔓看到学生的脸神情不再那么紧绷。

李蔓说:“已经联系你们父母了,这边正在实施措施救援,老师们会在这里等你们。”

徐鹏颤颤的叫了声李老师。

李蔓:“等出来了回去这个假期作业双倍。”

两男生收住眼泪嗷嗷直叫,“老师!我受伤了!不能画画啊!”

陈玉也总算松了一口气,骂道:“你们两个兔崽子!”

李蔓对陈玉说:“我去喝点水。”

得到工作人员允许,李蔓拿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半瓶。

她站在棚最边缘,风对着她吹,雨难免打在她身上,耳边发丝--湿--黏在一侧。

李蔓握紧瓶子,塑料瓶扭曲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她浅浅的吸一口气。

站了十来分钟李蔓回去找陈玉。

“坤哥,你还是去医院吧,得好好检查一下!”

裴邺坤头绑纱布,右臂简单包扎,牟着劲就往通道口走。

夜色浓重,他的轮廓在灯光下却格外清晰明朗。

李蔓的视线随他而走,风打在身上激起一阵冷意,可她浑然不知。